在安寧病房的年初二在復活節清晨說再見 /郭世鼎

清晨六點,急促電話鈴聲,太太娘家妹妹來電。

剛剛過了耶穌受難週,原本為復活節預備的節慶心情,倏然變成明瞭時候已到的扎心不捨。

歸心似箭,但太太姐妹詩班的事工交待、兒子教會頌讚禮拜的音樂服事,我們只能儘量趕搭中午之前高鐵南下。只是,小姨子傳來岳父於上午10:15 停止呼吸心跳的簡訊,催化了大家心中所有的傷痛、遺憾、難捨、委屈與孤單無助。

摟著哭泣的太太顫抖肩膀、握著她的手禱告,我也止不住淚水的放肆。懂事敬虔的兒子說:「媽媽,不要難過,因為在復活節的早晨,耶穌牽著外公的手,一起重生復活了!」

在生命旅程中,我曾經遇見不少好人,但岳父卻是我所見過,極少極少數配為基督信仰中的義人之首。

在我剛與太太結婚、仍還輕狂自高時,我看岳父是個台南鹽水鄉下的國小老師、因早年車禍腳步一拐一拐、固執堅持教會的諸多事工、周旋在幼童之間的主日學校長。

我很難理解,每一次的家族旅遊,無論是到高山、去海邊,在國內、或赴海外,旅程的第一天晚上,岳父總要掃興地舉行一板一眼的家庭禮拜。

我不懂,為什麼每個農曆新年初二回娘家的歡樂團聚,岳父總是煞有其事地主持家庭禮拜,還要指定人做記錄。在交通彼此代禱事項時,岳父總是太認真單純地為了他的朋友、同事、學生的信仰得救而祈禱。

一直到了我重重跌倒、失去所有、走在看不到盡頭亮光的深遂山洞時,我才驚覺,這個一直覺得有點遜的老人,竟是牽著我的手、帶我真正低頭謙卑、領略認識榮美信仰與生命意義的天使。

後來,在一次咳血後的檢查,岳父罹患肺腺癌第三期。我依然很難了解,為什麼會有這麼喜樂歡笑的癌患家庭。每一個重大的手術、每一次難熬的化療,我見識到了對主最大的順服與信心、也慢慢體會到平安的本質。

八年來,cancers grow,從肺、到腦、到攝護腺,那個佝僂緩行的背影,其實是我這輩子見過最勇敢的巨人。

去年八月,病情急轉直下,從頻繁往來急診室、到長期住院,岳父時而昏迷、時而稍醒,癌末的蝕骨椎心之痛,折騰凌虐著殘弱身軀。

偶爾聽見岳父用微弱聲音呼喊著:「主啊,救我、別拋下我!」,想起他一直期盼能有機會到以色列耶路撒冷,實際地走一趟耶穌被釘十字架前走過的苦路。終究,沒能夠親自前往,但躺在病床上的岳父,竟然以不同的方式,背著十字架,真真實實地走過一樣的苦路。

今年農曆新年,年初二,我們到安寧病房回娘家,女兒們握著深陷昏迷父親的手,唱詩歌、禱告。喜慶的春節,我們在寂寥冷清的醫院,心中卻有滿滿的平安與愛。

只是,我不瞭解上帝的意思,若沒醫治岳父,為何又放他在如此長久且深刻的痛苦折磨之中?

直到,今天清晨,復活節上午的電話鈴聲響起,我驀然理解,上帝竟是親自陪著岳父走上這條苦路,為著是,幫助我們看見,這最偉大的愛、盼望與信心。

高鐵載著我們,嘉義太保的風急了,進門,來不及為慈父擦洗身體、更衣,太太一邊擦拭冷凍櫃玻璃窗口的霧氣、一邊溫柔看著父親的容顏,哽咽地訴說著她對他的愛。

彷彿看到岳父穿著潔白亮光的衣服,在救主耶穌的懷裡,他已息了世上的勞苦病痛,在天上的新家,等著與我們團聚的恆久喜樂。

我們在復活節的清晨道別,只是暫時、期待永恆。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6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