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診室荏苒(上)/王嘉男

自65歲公職退休(2009/01/16)後翌日,我就開始擔任馬偕醫院急診室志工,持續不斷近6年,才因身體健康因素在2014年結束志工生涯。當初決定做急診室志工,有兩個原因。一是陳建仁副總統夫人羅鳳蘋女士無言的感召,一是先母王劉○○女士(1915~1987,曾在1976~1986馬偕急診室多年受到良好的照顧,要感恩回饋)。陳建仁副總統夫婦兩人都是很虔誠的天主教徒,羅鳳蘋女士退休後,仍經常到台大醫院、社區、教堂等擔任志工,無私奉獻。羅女士身為副總統夫人,能如此放下身段,從未對人談起此事,總讓我感佩,忍不住覺得「低頭的才是稻穗,昂頭的是稗子(不好,沒營養的劣稗子)」。

我的雙親,兩人晚年健康狀況都非常不好,服侍長輩真的是很繁瑣費神的事。當時尚未有健保制度,鉅額的醫療費用幾乎壓垮我們,只能用房屋扺押借款來支付。俗話說久病無孝子,這句話是真的,錢之一事真不知害慘多少人,但我感謝上主帶領我渡過這長期的危機,能隨侍長輩終老也是一種福氣。先母辭世前,經常往返馬偕醫院急診室受治療,在急診室陪侍時,看見許多等待救治的病患,加上自己又有醫藥方面的經歷與背景,經常在禱告時讚嘆主對我的恩典,決定待公職屆退時讓自己以有用之身,行主的旨意,並單薄仔回饋馬偕醫院。

馬偕醫院急診室志工每次輪值約2~3小時,一組3人,協助100多床病患及家屬處理各式各樣的疑難雜症。多數人放長假出去玩時,更是急診室最忙碌的時段,每天就有150多名瀕臨生死關頭的病患湧入急診室(現在2019年更多到500多人),包含重傷、車禍、自殺、急慢性傳染病或愛滋病等各式各樣的病患,若再加上家屬隨床,超過600人,將急診室的走道都塞滿。醫護人員和志工全部都是忙到連1分鐘的喘息時間都沒有。來到急診室的病患都需由醫師初步觀察、迅速來診斷,並加以篩檢分類,再隔離或治療,以確保其他人的健康並預防傳染。而志工做的多是旁人不願做的雜役,有時也會被院內正職醫護人員當成「工友仔」似地使喚,或受到病患及其家屬的責罵,協助簡單處理病患排泄物更是常事,我始終沒有透漏過去服職的身份。在急診室,看多了生死、離別和生命的脆弱,反思自己,退休時還算健康,有月退俸可領實在太幸福,讓我安心投入志工生涯。整理這幾年的所見所聞,有幾個讓我印象深刻的故事想和大家分享。

人正就無所懼
醫院,特別是急診室,怪力亂神的傳聞特別多,一般民間寺廟,甚至有嶽地廟,看了非常恐懼,很多人都是敬鬼神而遠之。我本人就很無膽,剛開始擔任志工也對此有些畏懼。剛好請教我家隔鄰的法醫權威也是台大法醫學科的方中民教授。方教授曾解剖過上萬具大體,我好奇問他:「有沒有遇過鬼?」,他回答說:「從來沒有見過,人正就平靜。」這句話永銘我心,讓我思悟,我僅做小不點,不到方教授的萬分之一。方教授認為,鬼是人造成的假相,心不正才會杯弓蛇影以為撞見鬼。五年的志工生涯,也讓我從無膽變成有膽,憨膽變成憨呆,要接受這堅苦的熬練。

在擔任志工時做一個憨呆人,就不會見鬼也沒有惡夢,反倒因為值班過後身體勞累,回家後特別好睡。民間迷信遇到遽死者會走衰運,許多人都害怕來到太平間(停屍間)。每當遽死者要移位時,憨呆的志工(譬如我)會尾隨著,要陪同死者家屬到太平間有否灑冥紙,一同等待死亡證明書的給予或猝然死。這是家屬最痛苦的時刻,無預警間痛失親人,一時難以接受而慟嚎:「我(家屬)以後怎麼辦?」為了避免觸動周遭病患及家屬而引起騷動,身為志工的我就必須盡力安撫他們勿過度哀傷哭泣,我也不知怎麼勸退,只有用上主話語安撫,同理心、與哀者同哀,也是對我的一種社會大學的訓練,有些基督徒認為,這是販夫走卒的事,高人一等的大咖,都認為不關他事,在急診室兩佰多位志工,看到基督徒不到5%,難怪主耶穌來藉著撒瑪利亞的故事,來指正我們。

隔海同心 偏向虎山行
在我擔任急診室志工初段時期,要經過2個月的專長訓練(包括CPR),同時也在一些胸腔病房安寧療護的工作。當時在院牧部的潘牧師和牧師娘,都是我的啟蒙恩師,帶領我進行病房關懷,學習如何傾聽陌生重病患者的痛苦,將心比心,與哀者同哀。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不但要先學會放下自己的身段:而不是高高在上地我來服侍,如同現在流行接地氣!而是要感同身受,病患和家屬讓我們有機會可以來服侍你們,最難過艱熬,且要嘗試著用聖經話語祝福或給予安慰,對我來說真是高難度,因我靈性不高耶。

來到急診室的患者,大多能康復出院回家,但在安寧病房,志工所面對的,不分年齡大小,卻都是即將邁向人生終點(前一站)的病患。潘牧師和牧師娘倆人以身踐道,他(她)們20年來在這一條漫長艱苦做很久,我就自願持續做了20多年的志工。前頭有他們領導,跟著他們的腳步,走到我不能走為止。那段期間我在急診室和胸腔病房每周各輪值二次,2011~2012年間,又正值台灣罕見、持續好長一段時間的B型流感大流行,全世界人心惶惶。我也借此機會複習以前學過粗淺的公共衛生、流行病學、預防醫學等,並徹底實踐帶口罩、勤洗手、不握手及酒精消毒的步驟。輪值回家後馬上更衣,立刻洗衣淋浴,暫不與家人做近距離接觸。自己要有責任跟義務,不要變成走動的帶菌傳染者。(Carrier)

我兒良誠長居日本,是婦產科醫師,在2011年311海嘯大災難期間,也被政府硬奉派進駐日本東海岸二千公里災區體育館照顧難民,當時日本東海岸呼召所有醫師(近千人),日本人民族性很團結、服從。當時災區的醫療體系瓦解,全部儀器都被震壞,導致不能用,他所能做的大約就是簡單的體檢、有無重病確認、尤其是孕婦,會優先後送到臨近醫院治療。日本人重秩序,會耐心等待,不爭先恐後(日本人特優民族性),大家都被發給簡單的碘片、髙劑量的維他命丸等增強抵抗力。每天食物也嚴格控制,大家都遵守,不爭先恐後,給男性1粒大飯糰加一瓶水、女性2粒大飯糰加一瓶水、孕婦3粒飯糰加一瓶水。因為體育館住了六、七百人,因沒有車輛載運,主要交通路線都被震壞,主要靠人力搬運,男性負責清潔焚燒完每天的垃圾及穢物,以至減少疾病的可能傳染。而醫護人員採取做一天休一天的輪值方式,每次休息都要在附近溫泉飯店淋浴、飲食,並將衣服全換掉,再換上新的才能回家,並叮囑服用加量的碘片、豐富的晚餐,因為醫師不能倒,一倒就影響、減少成千上百的病人。因醫護人員在高輻射地區為災民服務是一種犧牲,近似Suffer,很受當地人的敬重,每當進出都會受大家多次90度鞠躬敬禮。因醫師給他們看病,或拿聽筒聽一下,就會給他(她)們慌緊張的情緒安定下來。身為父親的我,雖然擔心不捨,卻也與有榮焉。我們父子分處台日兩地,遵循上主的旨意,協助需要幫助人而努力。(待續)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6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