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無聲中「聽」見祝福/蔡尚志

一個月的收入是2萬5千元,其中有2萬元要幫家族償還債務,剩下5千元,要支應一家三口的生活費。聖經教導要將收入的十分之一奉獻,該奉獻2500元還是500元?
「2500元」,師母毫不遲疑地回答。

二十幾年前的往事,問他們當時到底是怎麼度過的?他們說「不知道」,這是吳信蒼牧師-全台灣唯一受過神學教育的全聾牧師,以及他的代言人慈美師母的答案。或許,他們一生所經歷的風波不只這一次,但每一次上帝總以奇妙的方式帶領他們走過,生活中得到點點滴滴的幫助,真的不知怎麼細數。

吳信蒼天生失聰,因為聽不見,無法學習說話。家中七個兄弟姐妹,他與兩個姐姐都是失聰,從小有比手畫腳的伴。父母忙於工作無暇照顧與教養孩子,倒是家中經濟尚可,雖身體有缺陷,上帝也讓他生長在合適的家庭。學齡階段進入盲聾學校(現在的啟聰學校),與盲聾同學一起在特殊教育中學習成長,愛運動的他,是學校的運動健將,有不錯的體育表現。

15歲的某一天,他突然在睡夢中發生嚴重的癲癇症,驚嚇了全家人。為了治療癲癇,不但要定期服藥,他所喜愛的任何運動都要停止。正值青春充滿活力的少年時期,身體的行動力卻受到拘束,也因為服藥產生副作用,讓許多事情都不對勁。同學知道他的病,常常言語嘲笑或是排擠,讓他的心靈世界充滿烏雲。

民間信仰相當虔誠的父母,帶著他拜盡大小廟宇,求神問卜也不得其解。極度痛苦之時,有位基督徒同學問他要不要去教會,從未接觸過基督教信仰的吳信蒼,在一番躊躇之後,走進了教會。幾個禮拜過後,透過教會的教導,他內心的痛苦得到解脫,他決定要相信這位上帝了。

不過,這在傳統信仰的家庭可是大事一件,父母雖然疼愛孩子,但對基督教誤解的他們,卻認為信基督教就是要背棄父母,數典忘祖。費了一番工夫,他讓父母看到自己在信仰基督教之後,品格與行事都有很大的改變,才逐漸將阻力化為認同。他甚至停止服用癲癇藥物,上帝也真的祝福他,從那時之後,癲癇的症狀再也不曾出現。

吳信蒼最初在印刷廠上班,具有套色專長的他很得老闆器重,薪資也不錯。親身經歷耶穌醫治的他,利用假日到聾人的教會,關懷這些朋友,帶領他們在信仰上成長。他除了照顧台北的聾朋友,也南下照顧在台南的聾人教會,在交通不便利的當時,吳信蒼週六要上整天班,下班後隨即搭車前往台南,將休息的時間都投入在教會幫忙聾人。從小住高雄的慈美師母,父母都是聾人,因為教會活動認識了吳信蒼,擅長手語又能說話的慈美師母,也在教會中服務,大家漸漸覺得她與吳牧師是天作之合,於是在眾人的祝福中,他們結為夫妻。

吳信蒼熱心於教會,許多牧師與長輩看在眼裡,鼓勵他應該去唸神學院,以幫助聾人更深入認識聖經與信仰。不過他覺得自己過去也不愛唸書,聰明才智不如人,而且不會聽,不能說,怎麼有辦法接受艱深的神學教育。
在一次以色列旅行中,他來到加利利海旁的一所教會。聖
經記載耶穌復活後曾在此地向門徒顯現,並三次問彼得︰「你愛我嗎?」前兩次,彼得都回答︰「主啊,是的,你知道我愛你。」耶穌接著說:「你牧養我的羊。」第三次,耶穌又問︰「你愛我嗎?」因為耶穌第三次這樣問他,彼得就憂愁,對耶穌說:「主啊,你是無所不知的;你知道我愛你。」耶穌於是再次確認對彼得的召喚︰「你跟從我吧!」吳信蒼也在這裡,清楚地聽到耶穌問他︰「你愛我嗎?」回想起過去曾在不同的場合,深深感受到耶穌召喚的自己,也像彼得一樣不斷地逃避、拒絕,不禁淚流滿面,儘管再度聽到耶穌的召喚,他仍不死心地想著︰「我又聾又沒辦法說話,怎麼能唸神學院當牧師?」但心裡似乎有另一個聲音告訴他︰「我不是已經幫你把人預備好了嗎?」他才恍然大悟,上帝早將慈美師母帶到他的身邊。

在不懈地的努力和慈美師母的協助下,吳信蒼辛苦地完成神學院大學部及碩士班的課程,並被封立為牧師。他在手語教會服務超過二十年了,總是以自己身為聾人的角度來思考,怎麼樣透過手語幫助聾朋友的信仰和生活。

這一生常常遇見欠缺的他,卻發現在缺乏中,上帝總是讓他得到意想不到的祝福,讓他有更豐富的體驗,來訴說份奇妙的愛。儘管他聽不到這個世界的眾聲喧嘩,卻在無聲中「聽」見上帝的祝福。

(轉載自2018年新使者聖誕特刊)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8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