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遇 - 遇見老同學----在追思會上/洪逸民口述/黃政枝整理

教會的追思禮拜我都儘量參加,不管熟與不熟,家離教會很近,又不須過馬路,何況牧師每每呼籲要與哀傷的人同在,帶給他們小小的安慰和溫暖。


    今天我來參加邱玲娟長老父親的入殮火化禮拜及追思禮拜。在禮拜中,當我注視前方,照片的人影有點眼熟,好像在哪裡見過?仔細再看,越看越覺眼熟,腦子裡一直想會不會是他?看看名字,「邱槐榮」,日語發音「Kiu Kai-Ei 」。「邱桑」,啊!這不是當年台大的同學嗎?真的是他嗎?照片雖然年老,依然有當年年輕時英俊的影子,真的是他嗎?記得畢業後我選擇台糖公司,他則去了工礦公司,後來他到省政府建設廳當科長;這是我兼任美商康乃爾公司的台灣負責人及會計師職務時,常與省政府有接觸,才得知的消息。省政府建設廳科長在當時可是台籍人士難得的高職位。


    玲娟長老的爸爸,幾年前曾參加教會松年團契的日本之旅,我們有過幾天的相處,因為年紀差不多,背景也相似,所以一路上相談甚歡。只是當時都只談老年的事,沒有提到年輕時代,而且彼此只客氣地互稱「邱爸爸」、「洪爸爸」,也沒特別注意對方的名字。


    翻看手中的故人略歷,台大畢業,服務過工礦公司,當過省政府建設廳科長,真的就是他!怎麼可能呢?怎麼在同遊日本時彼此都沒有認出來?這些年來我們都有開同學會,可惜他都沒參加過,噯!回想當年在校時他就是經常這樣沉靜而寡言。


    回家查看同學錄,「邱槐榮,台北市臨沂街...」,他的住處離我家不到一兩百公尺,竟然從不知道這位老同學就是玲娟的爸爸!而玲娟又是教會幾十年來熟悉的好友,甚至與他本人同遊過日本數日,如此眾多機緣,卻都錯過相認的機會!此刻回想起來真是扼腕!真是遺憾!


    唉呀!誰知道,最後的相認,竟在畢業六十幾年之後,在他的安息禮拜上!真不敢相信這事實,如果早認出多好,可互相安慰、互相加油、餐敘等等,也許亦會早日一起來認識主,一起來教會敬拜主。


    少壯別離,垂老重逢,相見卻無從再見,心中深深覺得無限的不捨與無盡的思念,如今滿腹的情懷也只能對遺像傾訴!安息吧!老同學!


黃昏中,獨自的懊惱伴著我回家蹣跚的腳步!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31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