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數位奉獻的隨想/達米

10月底正是秋風颯颯的的季節,我們因著原勝協會哲榮傳道的邀約,到了花東進行拍攝工作,和煦的暖陽領我們一路到了台東海端鄉的崁頂,抵達布農族部落的中福教會,期間拜會邱雅各牧師,進行專訪的工作,也紀錄下整個禮拜的過程。感覺中福教會的空間寬敞溫馨,看似人數不多,但參與的族人和信徒都沉浸在聖靈的洗滌和滋養當中。原鄉人口眾所皆知,結構上就是老人與小孩,和各地方的部落一樣,教會中壯的人口幾乎都離鄉出外闢生機拚經濟找未來,所以一起參與教會活動的信徒和同工若能維持在二三十人已算不少,我看著教會外的景緻顯得草木扶疏門庭有序,想像應該是花了很多心力在建構維護。然而偏鄉要維持一間教會的正常運作要有多少的供應,這除了靠神的恩典外,我認為靠著信徒在奉獻上的甘心樂意,還要穩定持續地付出才能行的長久。

上周我跟一位賽德克的牧師聊著就聊到教會奉獻的一些看法,這位牧師年過六十了,但卻是一位不折不扣的3C控,對於牧會數位化的推動很有心得,他在很早以前就運用手機強大的功能將講章聲光影像化,並呈現在每周的禮拜講堂中,他說手機不僅製作方便,投放操作也順手。關於奉獻他提到有些教會先驅早已提出新的奉獻觀念跟模式,他建議我可上網查查了解。果然我在網路上看到很多文章,早已提倡數位奉獻的新知和方法。原來拜科技的昌明,現在的手機支付方式,已漸漸成為現代人活絡經濟與交易最便利的模式,身處在人手一機的這個世代,手機可購物可支付早已不是什麼新鮮的秘密,況且小額捐輸與打賞功能更是許多社群軟體重要的功能。原來運用這樣的功能也可成為信徒支持教會付出奉獻的便利方式,尤其這樣的奉獻方式最適合偏鄉部落或資源不足的弱小教會,因為每每教會到了需要推動一些重要的事工時,若要籌募經費總是一件非常非常困難的事情。

很佩服原住民得勝戒酒協會,這麼多年來持續在原住民戒酒事工的守望與推動,這不是一條易路,改變一個喝酒成癮的人,等於是在拯救一個被酒戕害的家庭,這10幾年來他們翻轉了許多弟兄被酒綑綁的人生和命運,但是夜黑燈孤,原勝協會為了要持續推動原住民戒酒事工,總是需要外界很多的奧援去因應支付,現今在找尋穩定的捐輸何其困難,協會想必經常面臨捉襟見肘的窘境,雖然已經有很便捷的傳統捐助管道,但在奉獻這件事上我卻認為應該與時俱進,運用數位奉獻方式提供給更多認同他們理念的廣大群眾,在隨時有感動、隨處有心想小額捐助,透過群眾自己的手機就可實際支持心意。整個過程除了很便給透明也能避免善款不被挪用或誤解,通透地交代運用的出處,甚至過去在交付捐贈需要開立證明的環節也能簡化成為電子憑證。

整體而言,我認為運用手機做數位式的小額奉獻,有太多的便給之處,對教會與機構也有太多管理帳務的方便,當群眾生活上已經開始有了數位支付習慣的現今,相信在教會募集更多支援及認同的時代也正式來臨了。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6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