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把歐洲名小提琴流浪的史實 (搶救雷恩大兵的另一版本)名為遺愛/王嘉男長老

2019/1/1
記得先伯父早年(九十幾年前)就讀台南神學校時,係奉先祖父令(在臨終前)要獻長子做傳道,先祖父在台南新樓醫院,病重給馬雅各醫師外科手術,雖然沒有成功,但從外國傳教士得到基督信仰,雖因家產花掉醫藥費上仍無怨言,先伯父記得先祖父遺言就決定要讀台南神學校,當時先祖父給先伯父取名叫西頓(以色列一個北部大城市),一般信徒都取名摩西、亞倫、撒母耳、大衛、彼得、約翰、提摩太(Tim)等,這個問題我一直不解先祖父的用意,一百年前,由外國傳道師傳教而得到信仰者寥寥無幾,當初中國大陸已有宋美齡先父宋牧師,在上海出版華語聖經已在中國大陸海岸邊城市流傳。

後來先伯父就試問台南神學校,對外國宣教師:我身無分文,可否讀神學校,神學校答應說好,但要做工友、整理學生衛生環境、教室、外國宣教師的住處,抵學費、食宿費,看到別人的神學生,真好命,也覺得自己矮人一截身無分文,這樣苦讀二年(含做工友)才畢業。

有一次,在學校整理一位外國傳教師的房間時,聽到他拉小提琴的聲音,聆聽時非常神往,就開口向傳教師試問想學拉小提琴,但沒有錢,可否暫欠學費,老師知道他是窮學生,也就一口答應(免收學費)教他,並借小提琴給他師生共用,連續教導二年,我聽過先伯父拉過小步舞曲(生前),所以程度上應該也會演奏聖詩,在當時九十幾年前會玩這琴的非常少,寥寥無幾,現台灣學琴超過千人,這位英國傳教士,在近百年前,遠從英國把這一把琴是1932年的捷克(Czekoslovikia)製帶來台,寫Copy of Antonio Strarvaidus(琴內標籤尚可明顯看出)應是Antonio Stravaidius死後(約1750年)他的嫡系生徒繼續製作,有一群徒弟遷到捷克首都布拉格續做,小提琴的取材,來自寒帶的冷杉,且年輪要百年以上,且要堅實,輪紋要優美,取材後要自然風乾二、三十年,才在開始製作,現Antonio Stravadius的琴迄今三百年,被世界頂級小提琴家所喜愛,公認如同聖典一樣,保存較好,而音色優美者,現一把都超過一千萬美金以上。

當時1934年左右,歐洲戰事吃緊,英國號召海外英國人返鄉,保衛國家服役,這位英國傳教士也就要返回英國衛國,就把這名貴的小提琴交託給我的先伯父(窮學生)保管並使用,他以為戰爭很快結束,等在來台灣時再取回,不料歐洲戰事(第二次世界大戰)越來越擴大,直到歐戰完畢,再也沒有聽到他的消息(可能為國捐軀),先伯父自神學校畢業後就下鄉(屏東萬丹)做農業傳道(兼務農),偶爾拉小提琴,怡然自樂,約在四十幾年,我到屏東去探訪時,順看小提琴,想聽他拉小提琴的聲音,有一次在大水淹沒整個鄉村,我再去看先伯父家,唉呀!一看琴頸脫落,看了好傷心,因我知道這是名琴,先伯父說是給暴風雨大水淹過如同現在的大洪雨,我就提議,把我一把日製小提琴給先伯父,而我把受損的小提琴帶回台北,給小提琴製造工廠老闆徹底整修,再重新上漆。經整修完後,聲音很沈悶,琴好像蠻有靈性,你對它好它越出色,經過三十幾年,又漸漸顯出優美的音色,小提琴最怕潮濕和水,去年(2017年)有一次弦樂團在台東露天公園演奏,忽然間下大雨,一位首席小提琴家的名貴提琴被淋濕了,演奏完後嚎啕大哭,這一千萬名琴也就折損一半了,也始悟為什麼師傅取材要放置三、五十年後再製作。

時間過的真快,一下子自己以逾七十五歲了,往後的日子也不是很多,運動神經都變遲鈍麻痺,尚有拉簡單的曲子自樂,避免腦神經鈍化,勉能玩這把琴也非常心滿意足了,去年初經陳昭華長老介紹一位留歐的修琴老師高玉美女士,特別在檢修此琴,換裝最好的弦、弓、琴橋、音柱再度轉展出優美的聲音,心中無限感慨,哎呀!這一段四十年,如同以色列在曠野四十年修練苦等,也像搶救雷恩大兵一樣死而復活,如今回復上主的聖殿,心中甚為喜悅,現開始思索這把琴的定位問題,既然是早期英國傳教師,留在台灣的遺品,上帝的歸上帝,凱撒的歸凱撒,我現已把這把琴整理完妥後永遠留存在台北東門教會(上帝之殿)託管,也有點依依不捨,相處四十年看他破壞、補修再四復正常。不是當作博物品,而是給後輩的學弟共同使用,因琴要常常被操練,聲音才會越來越好,應可再使用二﹑三百年以上,嗣後將委請林一忻老師督導保管,並且也要感恩外國傳教士(英國、加拿大)們等來台灣傳播福音的種子給我們(台灣),且帶來西方醫療音樂及現代科學教育等,我們要飲水思源,敬懷百多年前來台的宣教師們,並一切榮耀、恩典都歸給上主。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7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