窮寡婦(三)/方麗華

一星期後,祥琴第一次到和信醫院,因害怕癌症而顯得驚荒失措,她連填初診的資料都腦筋一片空白,無法填寫,拜託我幫她填寫。我帶她到社會服務室先備案,萬一需要花許多錢時,就可以馬上得到適當的補助。外科醫師在觸診與超音波下檢查她的乳房,很有信心地說這是良性腫瘤,只是水泡囊腫。但需要做更進一步的抽吸當成最後的確診。她到放射科排檢的時候,很焦慮地拜託櫃台人員,是否可以今天檢查,因為在台北多待一天或再上來台北一次,對她的經濟都是壓力。醫師也從善如流解決她的憂慮,在抽吸檢查過程中,當下的放射診斷科醫師也很有把握認為是良性,告訴她說不用再上台北,會將病理報告寄到家裡,省去舟車勞頓。下午5點的時候,祥琴很快樂地到我辦公室告訴我說︰「很高興可以保留我的乳房。如果沒有你,今天我就在台東的醫院,整個乳房都被拿掉了。」我突然很羞愧,上帝用祥琴來回應我對祂的挑戰,順便教育我祂的承諾永遠為真,同時祂也是慈愛的神。上帝應該把我的挑釁禱詞丟到垃圾桶或當成沒聽見。


我以前喜歡戲稱同事為貴婦,因為她的皮膚白晢柔軟、胸前偉大,長得很福氣且單純。她搞不清楚先生的事業到底有多成功。但我告訴她要假想自己是貴婦,將來就會夢想成真。同事的單純總將我講的瘋話當真,且奉為圭臬。她生病後果真邀我喝下午茶、去 Häagen-Dazs冰淇淋店大吃,給我看先生為她買的名牌包。她也真成了貴婦,先生每天將她帶在身邊。我說貴婦當完,要進階當董娘了。想不到她是好命沒福氣,先生自她生病後,事業飛黃騰達,賺很多錢。同事要求先生無論如何要救她。先生對無法實現對她的承諾,一直很焦慮,找不到情緒的出口。8月初,我告訴先生,窮寡婦沒癌症,錢用不上。他卻決定在和信醫院成立基金專戶用來幫助有經濟困難的病人,每個月5萬元,只有我與同事的腫瘤醫師邱倫瑋可以動用。同時他也給榮總照顧同事的陳明德醫師同樣的奉獻,用於退行性星狀細胞瘤的腦部放置晶片的補助,這種化療晶片放置要價高達50萬,健保不給付。當他決定要幫窮寡婦時,他經驗到一種壓力的出口與遺憾的釋放,他知道同事會喜悅他的決定,因為她向來是慷慨的人。


Viktor Frankl醫師是一位維也納的猶太精神科醫師,從集中營的人間煉獄歷劫歸來,如同現代版的約伯,失去摯愛的雙親、兄弟、妻子與一切,卻沒有報復的衝動。他的「意義治療學」(logotherapy),強調一個人的生命意義。意味著奉獻自己,成就自我之外的人或事,或遇見的他人,人愈是忘記自己,為理想或愛他人而奉獻自己,便愈有人性,也愈能實踐自我。並非佛洛伊德所言的追求快樂,也不是阿德勒所說的追求權力或卓越的意志,而是追求意義。Frankl認為意義的來源有三:一、為工作或創作(做重要的事);二、為體驗某事或遇見某人,來體驗自然、文化中的真善美,最重要的是藉由愛人來體驗他人的獨特之處。愛才是人生最終和至高的真諦,使得人類的存在能為它振作起來,愛才是人類詠嘆、思考與信仰的最終極意義;經由愛,並在愛裡獲得釋放!三、對不可避免的痛苦所採取的態度。痛苦與受苦本身毫無意義,我們的反應才能賦予痛苦意義。我們無法控制的外力能奪走我們的一切,但不能奪走我們選擇如何應變情勢的自由。我們絕對能控制自己的感覺及能做的事。


同事所受的苦難、犧牲及緩緩邁向死亡對我與先生的意義在那裡?它賦以我們對人都有愛與信守承諾的能力、我們無法控制上帝要奪取她的生命,但先生選擇讓別人在將來有機會在疾病的治療中,得到一些恩典。而在同事的死亡過程中,我們也得到了釋放,死亡並沒有想像的痛苦,至少它有了意義。(全文完)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30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