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的使者(1)/劉漢鼎

「使我作你(上帝)和平之子,在憎恨之處播下你的愛。
在傷痕之處播下你寬恕,在懷疑之處播下信心。
使我作你和平之子,在絕望之處播下你盼望。
在幽暗之處播下你光明,在憂愁之處播下喜樂。
哦!主啊!使我少為自己求,少求受安慰但求安慰人,少求被瞭解但求瞭解人。
少求愛但求全心付出愛。
使我作你和平之子,在赦免時我們便蒙赦免。
在捨去之時我們便有所得,迎接死亡時我們便進入永生。」
----聖法蘭西斯祈禱文

前言
去年(2017)六月,我與和信駐台東的護理師雅欣和佩玲一同受邀,前往東排灣中會做分享。我們在達仁長老教會,與東排中會的許多長老執事談我們如何分別受召來到台東,又如何從無到有,在台東基督教醫院建立起癌症及安寧照護團隊。會中也談到台東癌症醫療未來的展望。會後反應相當熱烈,讓我們受到很大的激勵。隔了幾天,有一位長老打電話來,提到她想將在外地治療惡性腦瘤的女兒轉回台東,改由我們團隊來進行照護。當時因為女孩仍在積極治療中,我們請媽媽準備資料,好一起研究看看如何幫女孩的忙。

2017年8月,女孩從外地轉回台東大武,由媽媽照顧,在家中突然發生嘔吐和意識昏迷,被送來台東基督教醫院的急診。原來女孩得的是惡性腦瘤中最難纏的多形性膠質母細胞瘤(Glioblastoma multiforme),雖曾經歷過手術切除,放射治療,化學治療和標靶藥物治療等,腫瘤依舊在左腦復發,影響了女孩的語言和右側肢體的活動功能。這次來急診,則是因腫瘤惡化水腫引發的典型腦壓過高症狀,女孩陷入完全昏迷的狀態中。我在看過女孩的狀況後,就直接告訴媽媽女孩的病情相當不樂觀,她已經接受過幾乎所有可行的治療方法,腫瘤仍然惡化,如今若是腦壓持續升高,一旦發生大腦脫垂壓迫到腦幹,女孩很快就會離開我們。媽媽心中雖然相當不捨,卻也做好了心理準備。我們讓女孩住院,並給她施打降腦壓藥物,原本估計也許只有幾天的時間,就讓女孩在昏睡中安靜走完最後一程。沒想到奇蹟出現,女孩逐漸恢復意識,開始會用簡單的語言來跟人對談,還表現出原本調皮的個性,常常逗人哈哈大笑。兩個多禮拜後順利出院。

還記得女孩第一次回來門診時,雅欣推著他坐著輪椅,很開心地和我打招呼,恢復的狀況出奇的好。也許我當時對女孩的恢復過於樂觀,想快點將類固醇減量,以減少長期使用的副作用。結果幾天後又在急診處見到女孩,同樣又是腦壓過高的情況。這次我學乖了,步步為營來幫女孩調整類固醇劑量,很幸運的是女孩也再次恢復意識,順利回到家中。

回到家中
因為女孩的行動不便,家裡離醫院又遠(約一個多小時車程),我們決定幫女孩安排居家安寧療護,由護理師雅欣定期前往探視,讓女孩不必再受舟車勞頓之苦。女孩回到家中,平常只能臥床,玩玩手機,有狀況時他會用手機連絡媽媽,在附近工作的媽媽隨時可以就近幫她。由於女孩必須長期服用類固醇來控制腦壓,食慾變得超好,好像永遠都吃不飽。再加上平常在家沒有太多娛樂,「吃」就成了女孩最重要的慰藉。她最愛麥香魚堡,每次雅欣和志工去探望她時,她一定會問有沒有帶...(我最愛吃的)?。她的床邊永遠都放著足量的麥香紅茶和各種小點心。當然,她的體重也逐日增加。我們知道女孩愛吃的幾乎都是所謂的高熱量的垃圾食物,對健康並不好,但想到她是癌症的末期病患,剝奪了她吃的樂趣,剩下的日子恐怕會很難過,所以也就順著她。還好女孩的家人也並不在意她的愛吃,看著她吃得津津有味,我們也很開心。(待續)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8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