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落的印加古城—馬丘比丘遺跡/曾榮振

2005年2月,我從聖保羅搭機飛越安地斯山脈,降落在祕魯首都利馬(Lima),這是個擁有800萬人口的城市,也是三分之一祕魯人的家。
當時,南半球恰好盛夏,在亞馬遜流域赤道的氣溫可能高達37℃,而在我抵達馬丘比丘(Machu Picchu)時,正是海拔3,500公尺處,當地正值隆冬。
16〜18 世紀,利馬曾經是西班牙帝國的首都,當年版圖涵蓋今之哥倫比亞、厄瓜多、祕魯、玻利維亞、智利和阿根廷。然而,因為西班牙掠奪成性,瀰漫殖民心態,導致國力日衰,最終在1824年崩解。
利馬-這個祕魯的縮影,是一無能政府治國失當的陰鬱例子。
這座首都緊靠太平洋而建,但地太平了,看不到海,全年無雨,像是被熱高原包圍的沙漠城市。俯瞰市區,車站周邊河岸的長串貧民窟,多以藤蔓編成,通通沒有屋頂,居民利用河水煮飯、洗濯甚至大小便,而當他們的貓狗死去時,河又接納了這一切。於是,這條河成了利馬窮人的生命線兼下水道,就觀光客看來,相當的諷刺。
12世紀時,印加人(Inca)定都於海拔3,200公尺高的庫斯科(Cuzco),15世紀開始大肆擴張,一百年中,對將近一千二百萬安地斯山脈高原的居民進行統治。
所謂印加人,其實就是南美洲的印地安人,屬於克丘亞族,沒有文字,口操克丘亞語。16世紀西班牙入侵前,曾經統治一個帝國,史稱「印加帝國」(Inca System),其幅員沿太平洋岸及安地斯山脈自北而南延伸,約為今之厄瓜多北境到智利這片土地。
當年,印加人的社會階級森嚴,皇室依貴族官僚體制統治,高壓推行政令。其建築和農耕技術高度發展,如今仍能看到昔日灌溉系統、梯田耕種以及宮殿、教堂和碉堡,每個印加人都是農民,衣食自給自足。
如今,印加人的後裔,祕魯約佔人口45%,玻利維亞為60%,生活方式基本上沒什麼改變。
1535年,西班牙征服者皮薩羅(Hernanado Pizaro)攻陷庫斯科,俘虜了印加帝國王阿塔華巴(Atahualpa)為人質,騙他交出作為贖金的全部金銀後,將其處死一併滅了印加帝國。
翌日,由利馬飛了兩個小時到達山城庫斯科,而庫斯科為前往馬丘比丘遺跡的起點。這裡,山形壯麗,碧空如洗,感覺空氣稀薄,宛如仙境,彷彿另一個世界。
原來,這座古城一幅老舊的寒帶景象,殖民風貌猶存。市街瀰漫一股懶散的平靜,冷冽難耐的氣候,使居民縮頭縮手,毫無生氣。
擁有30萬人口的山城,目前留下泥磚造的牆面,紅瓦的屋頂,壯麗的教堂,所有建物幾乎全是西班牙殖民式風格,外表美觀,家徒四壁,光看大街小巷,處處充滿了粗鄙的突兀感。
在安地斯山脈,大約海拔2,800公尺以上就可能出現高山症(又稱高原症),依人狀況不同,反應厲害的若不及時返回低地,便有喪命危險。高山症的表現是暈眩、頭痛、噁心、水腫、四肢無力......最嚴重者是肺浸潤,此時液體在肺部積聚,產生缺氧現象。一般需在高地漸漸適應,由低而高反覆進行,必要時自備氧氣筒,免得樂極生悲。
從庫斯科坐單軌火車到馬丘比丘,需要三個半小時,沿著河岸通過印加聖谷,安地斯山脈轉為綠意盎然的森林。抵達終點便是村莊的市集,越過激流上方的一座人行橋,然後搭乘小巴循彎曲的Z字形山坡道,一路攀爬一千公尺抵達馬丘比丘遺跡。
1911年,美國考古學家赫倫.賓漢(Hiram Binghan)到達祕魯時,安地斯山失落的印加古城視為民間傳說,為了證實它的存在,他展開了探險之旅,就是這樣,才發現後來被命名為馬丘比丘的山頂廢墟。
當年,探險隊穿山越嶺後,終於來到一處頂端被雲層覆蓋的絕壁。他們奮力往上爬時,遇到一些印加人,得知「房子就在拐角處」,沒多久果然找到傳聞中居住超過2,500人的失落之城-馬丘比丘遺跡。
直到今天,沒人確切知道這座城市為何而建。據說,馬丘比丘可能是當時印加帝國的休憇之所,類似渡假的行宮,因為居住這裡的大部分是女性,使得外界對馬丘比丘存在的原因,更是霧裡看花。但毫無疑義的是,這座城市被西班牙統治後隨即被廢棄。
自遠處看,馬丘比丘沿著山脊伸展,一路延伸到華那比丘山頂。這座黑岩的錐形山脈護衛整座城市,在毫無人煙的廢墟中,野草蔓生,繁花盛開,一條河流圍繞山腳,山峰則自北、東、南向西攏聚,峽谷飄盪迷霧,難以置信的陡峭,有一種不可思議的神祕,甚至令人有壓迫感。此際,不禁好奇,人們何時開始在此定居?為何而來?又為何被拋棄?由於印加人沒有文字無從查考,凡此種種造就了馬丘比丘的與眾不同。
穿過外城牆的城門,循著寬廣的石梯往上爬,就能抵達廢墟的頂端。其間,各式各樣無頂的牆面,建材全是黃色岩石,目光所及處處是巨石,重量約為1〜2噸之間,當初不藉任何馱獸,如何運送堆砌,心中充滿了震撼。時至今日,任何人看到大石塊密合的程度,沒人能置刀刃於其間,甚至有的石塊彎曲互嵌,有如黏土般擠壓進去。可以想見,印加人組合巨石的技術非常突出,連現在的建築技術也望塵莫及,得知五百年前印加人已有時鐘、疏水道、梯田、祭壇、店鋪、噴泉、監獄......人們的感動更加強烈。
印加人是世上唯一信奉太陽神的民族,庫斯科的太陽神殿就是整個帝國的宗教信仰中心。傳說中,馬丘比丘峭壁的上方,穿著美麗袍服的太陽祭司,每天黎明都會站立在險峻的這面岩石,面向東方,而當太陽-他們的神,開始普照安地斯山脈時,祭司便會對它伸展雙臂,並且「飛吻給它......一種最深沉的信奉和敬意。」我想,宗教需要這樣的程度,即使對不迷信的人們而言亦然。
午後,從高山一路下來,依原路折返庫斯科過夜,天色已黑。想道:在這古都內,幾間泥屋,一隻皮毛糾結的羊駝,幾個抱著嬰兒的女人,還有敞開雙手大叫(錢!Monis!)的小孩。
真的,祕魯是南美洲第二窮的國家(玻利維亞第一),說這裡的人什麼也沒有,這些印地安人只擁有自己。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9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