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上帝成為異鄉人(上)/林信男

前言
新約腓立比書2章6至8節說:「他原有上帝的本質,卻沒有濫用跟上帝同等的特權。相反地,他自願放棄一切,取了奴僕的本質;他成為人,以人的形體出現。他自甘卑微,走那順服至死的道路,且死在十字架上。」這段經文說上帝在他愛的行動中,以神-人(God-man),即基督耶穌,經歷人的一切苦難生活。成為道道地地的異鄉人,為的是把人類(靈性上的異鄉人)帶回家鄉,上帝的身邊。

二千多年來,歷世歷代的宣教師也學習耶穌基督的榜樣,遠離自己的故鄉,放棄在家鄉的名利,家鄉的舒適生活,到偏遠地區,忍受流落異鄉的各種壓力。為要使人了解,創造宇宙的全能者是一位愛的上帝。那些宣教師效法耶穌,使人從他們身上經驗上帝與人同在。他們為上帝的緣故,成為異鄉人,使「道成肉身」具體延續於人類生活中。本文將從幾位早年來台灣的宣教師故事來了解道成肉身的信息。

井上伊之助
在日本琦玉縣入間紀念公園內有一座墓,墓碑上用日文刻上台灣泰雅語TOMINUN UTOF,其意思是「上帝在編織」。這句話是宣教師井上伊之助於1947年4月28日,日僑接到命令被強制遣送回日本,要離開羅東時,心中喊出的一句話:「再見吧!羅東!不知何時方再見;祈願你永遠幸福!神啊!求你好好地編織吧(泰雅語Bilasoka、Tominun、Utof、Ke)」。這位井上伊之助先生為了宣揚耶穌基督的愛於1911年到台灣山地,於1947年被遣送回日本。

井上先生於1882年出生於日本高知縣。1902年開始慕道,並於1905年進入聖經學院。1906年8月獲知其父親在台灣花蓮附近山區被原住民殺害。在哀痛之餘,他想起耶穌的話:「要愛你的仇敵」,並開始為台灣原住民禱告,萌發向台灣原住民傳道的念頭。他於1908年經長期的禱告後,得到上帝的默示,到台灣傳福音。他在他所著「台灣山地傳道記-上帝在編織」一書中寫道,他當時已婚有家眷,從人情上,他希望不必飲此苦杯。但是上帝的意思卻是告訴他「你要離開妻兒、親族、友人而去台灣,對台灣原住民傳福音。於是他開始為到台灣山地傳福音而準備。他特別去與一位醫師學醫術,也開始學原住民語言。」

1911年10月9日他將妻兒留在東京,搭船往台灣。同年12月他進入新竹的山地。但日本政府只准他在山地行醫,不准他在山地公開傳道。對一位滿懷熱忱要傳福音的年輕傳道人,好不容易來到計畫中要傳福音的地方,卻不准傳福音,這實在不是好受的事情。當時在山地有多重危險,有傳染病隨時侵襲的威脅,有遭原住民砍殺的危險。他記述第一個在山地所過的聖誕節說:「今天是快樂的聖誕節,以往每年都是和許多弟兄姐妹共同參加慶祝會,一起慶祝、一起談話、一同訴說上帝的恩典,今年卻是只有自己一個人,連個可以一起禱告、一起分享、一起讚美的朋友都沒有。」充分表達宣教師在偏遠異鄉的寂寞與孤單。井上先生在台灣前後有37年(中間曾回日本)之久。他的長女及次子也在台灣生病過世。他自己及妻子兒女都曾染上傳染病。他曾為了不能公開傳道而感到對不起上帝。二次大戰結束,他以為有機會傳道,希望能歸化為本地人,但最後是以戰敗國日本僑民身份被強制遣送回日本。

井上伊之助和史懷哲差不多是同時代的人。井上於1911年到達台灣新竹山區工作,而史懷哲於1913年到達非洲的蘭巴倫開始工作。井上是被當時的日本政府限制不得公開傳福音,此種情況一直到二次大戰結束都是如此。史懷哲剛到非洲時卻是被派他去的法國傳道會規定只准行醫,不准傳道(因差會認為他的信仰不純正)。他們兩人開始的情況很類似,但史懷哲後來的情況遠比井上好,既能行醫,也能傳道。史懷哲成為世界名人,得到諾貝爾獎。井上很長一段時間一直默默無聞。但他們都有一樣的心志,不求世人的肯定,但求能傳揚道成肉身的愛給弱勢的人。甘心樂意為上帝成為異鄉人。離開高度文明的家鄉,到最落後未開發的地方,讓當地的人感受上帝親臨的好消息。他們所走這條愛的道路實在是不好走的路。
(待續)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9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