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2017年聖樂靈修營/蔣茉春

聖誕讚美禮拜結束,接著就是聖歌隊同工籌畫已久的聖樂靈修營。原本自己忙到差點忘記,但是昌華牧師原本另有安排的跨年行程卻沒有下文,於是趕快幫他報名,並且買了1月1日下午從羅東回花蓮的火車票。所以他看到1月1日晚餐的安排非常扼腕,但是假日的火車票本來就不好買,只能跟他說抱歉(笑)。

12月31日清晨6點50分在教會集合,大家穿著全副禦寒裝備,帶著行李,在一樓副堂等候,心情十分興奮。程牧師穿著牧師服,精神抖擻地為我們做行前祈禱。我們分乘兩部遊覽車,在車上享用同工分發的早點,準備前往寒溪教會。

原本以為寒溪部落是在山上,但是到了教會聽牧師的介紹,才曉得原來這裡海拔只有250公尺,旁邊是冬山鄉的大進村。濛濛的細雨並未澆熄眾人的興緻,教會外觀還保留著聖誕節裝飾,映入眼簾的是滿滿的喜氣。據說每隔19年的12月31日才會是星期日,我們能夠在如此特別的時刻來到寒溪教會,非常感謝上帝美好的安排。聖歌隊在寒溪教會的獻詩,就是德國神學家潘霍華在過世前所寫的《所有美善力量》(Von guten Machten)。在東門教會聚會的黃啟洋弟兄是Syat(黃志堅)牧師的叔叔,賢伉儷為了迎接聖歌隊的到訪,特地在前一天就來到寒溪教會。

因為是2017的最後一天,所以牧師講道改為會友的分享與見證--「在恩典中改變與成長」。舉凡部落的泰雅美食,應當如何提升至餐廳的等級;對神要有足夠的認識,將信仰生活化,並且以基督信仰帶領班級學生,學生的好表現受到學校和家長的肯定;也有長老分享親人的見證:小兒子在高雄接到福音單張後開始做禮拜,在聖誕節受洗;師母強調「真正的事情就會讓人感動」;Syat(黃志堅)牧師勉勵會眾在目前的聚會人數上要繼續突破。會中也進行新任各團契會長的就任以及慶生會。

吃過蛋糕之後,眾人乘車到三星田媽媽蔥蒜美食館享用午餐,利用空閒時間到隔壁參觀青蔥文化館,裡面有各類農特產的販賣。我和昌華牧師買了兩罐蔥油,一罐帶回台北給媽媽,另一罐給牧師帶去花蓮。原本有點想吃三星蔥冰淇淋,可是午餐實在吃太飽,只好打消念頭。

平常在聖歌隊大家齊心服事,這次靈修營可以有機會在乘車、用餐和走路的時間,聽到許多長輩和兄姊的分享,實在非常有趣。黃傳吉長老告訴我,他小學畢業時領取台北市長獎,當時的市長居然就是吳三連。我很喜歡聽別人聊天講故事,但是又怕如果全部寫出來,以後大家都不敢跟我說話,所以大部分都會放在心裡靜靜地想。也用心靈和身邊的事物對話。

離開用餐的地方,到了蔥仔寮體驗農場。戶外仍然飄著細雨,是典型的宜蘭天氣。門口有賣金棗和花生的攤位,我試吃了醃漬的金棗覺得還不錯,香脆的炒花生是昌華牧師的最愛,原本安排的體驗活動是蔥油餅DIY,可是昌華牧師不是很感興趣,所以我們就坐在外面談天。他如果有哪些答應別人要寫可是還沒寫的文章,我都會幫他記得,然後時常面帶笑容「提醒」他要儘早把功課完成。但是我也會有類似的情形,所以他也會「禮尚往來」。這裡的活動結束,一行人就繼續前往香格里拉農場check in並休息。

農場就在梅花湖旁邊的山坡,佔地十分遼闊。只是因為下雨潮濕,加上白天活動後的疲憊,所以,我和昌華牧師就回房間看電視。結果德國之聲播放的是路德會的禮拜實況,詩班唱出了熟悉的旋律,竟然和我們早上的獻詩是同一首詩歌!太神奇了!感謝主再次讓我們複習這首饒富深意的詩歌!

晚上大家再度回到寒溪教會,準備享用豐盛可口的泰雅風味餐。在用餐之前,有一些人去走了寒溪吊橋。原本我以為走吊橋沒有什麼了不起,可是天黑了還不打緊,重點是人站在吊橋上,吊橋就開始搖晃了,好可怕啊!我的平衡感原本就很差,走路移動的速度和吊橋搖晃的程度始終無法配合一致,只好抓著昌華牧師的手臂哇哇大叫。吊橋長324公尺,走了大約一半還看不見盡頭,又擔心耽誤用餐時間,所以中途就折返了。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回程就不覺得那麼恐怖,所以我就不再喊了。看起來我這個「白浪+飼料雞」要野外求生,大概只能靠昌華牧師的學生們照顧了。

色香味俱全的泰雅風味餐照片,也是我上社會課時的補充教材。很多學生都很羨慕,對於「馬告」也很好奇,我告訴他們馬告就是山胡椒,又怕他們以為是珊瑚礁,所以就上網找植物圖片。其實我對原住民議題的關注,是因為湯英伸事件。湯英伸大我兩歲,事發時(1986年)我讀師專二年級,無法想像為什麼師專生竟然變成殺人犯,所以我的結論就是:這個社會一定出了問題,我要找出問題的根源。昌華牧師去玉神教書,我其實很高興。高興的原因當然不是因為他平常不在家,而是有更多機會去接觸學習原住民的文化,他也會時常跟我分享,我也可以跟著學習。

寒溪教會值得學習的是在社區推動的各項事工,像是老人文化健康站,兒少課後陪讀,生態產業,馬來西亞宣教等。透過師母和牧師的分享,讓我們有了不一樣的看見。在此引用ppt的一段話做為小結:
真理上必須「保守」;在實務與經驗上必須「創新與革新」,如此,我們才能在這個新的時代建造神榮耀的教會,為主贏得靈魂,使萬民作主門徒。

之後教會有安排跨年祈禱會和煙火秀,只是因為入夜天氣寒冷,所以就和其他的兄姊坐遊覽車回休閒農場休息。聽留下來參加的人說,煙火秀十分精彩。去牧師館參觀師母家居設計的兄姊,也覺得不虛此行。真希望日後還有機會可以再來補課。

或許是因為有點年紀了,所以覺得在房間裡躺在柔軟溫暖的床上一夜好眠,就是很圓滿的跨年(其實是昌華牧師說的)。第二天一早走出房門,整座農場籠罩在縹緲雲霧之中,風景十分優美,可是我們太晚起來,沒有時間在附近散步,實在可惜。用完早餐之後準備到壯圍穀倉,車子停在餐廳外面,我一看對面就是農會大樓,才發現這裡距離以前我過去曾經任教的學校並不遠。那也是十幾年前的往事了。

看到了割稻飯用的大碗公,其實眾人都有些傻眼,但是看到了白米雞湯、櫻桃赤坂鴨、三寶豆腐等傳統農家菜,也就很高興地往碗公裡一直夾。還有番茄做的糖葫蘆和麥芽糖DIY更是有趣,從小朋友到阿公都很歡喜。

用餐完畢,幸兒長老就載昌華牧師去坐火車了,一行人繼續前往蘭陽博物館。因為之前曾經和昌華牧師來過一次,所以這回我沒有買票,選擇用比較多的時間去走上次沒有走過的戶外溼地步道。進入步道之前,我先參觀了樓下的「考古台灣-經典雜誌巡迴攝影展」和「姿態‧織泰─沉浸式泰雅傳統織布工藝工作坊成果展」。前者剛好是我上課教過的史前時代,所以我又很高興地拿出手機來拍照 ,其實《考古時代》這本書,之前我和昌華牧師去逛誠品書店曾經看過,編得很好又有很多圖片,原本考慮要買,但是看到定價就猶豫了。這次展覽內容就是選擇部分內容大圖輸出。至於泰雅織布展已經是倒數第二天,能夠看到覺得十分幸運。尤其是在每一條布的旁邊都有織紋與配色的設計理念,讓參觀者可以了解傳統與現代是如何融合在美麗的成品之中,讓人感動。戶外雖然飄著細雨,但是水鳥依舊辛勤覓食,渾然不知我在雨中佇立良久。過去在宜蘭的日子,我時常有機會看到田裡或水邊的各種鳥類,也會跟兒子阿宜一起看,大自然的生命讓世界更美,令人讚嘆造物主的奇妙作為。

因為天候關係,我們沒有去北關海潮公園而是轉往烏石港漁貨直銷中心,因為擔心太多東西拿不動,而且家裡還有團購的花枝丸,就只買了兩包魚酥。有兄姊買了魚丸,最後多出一斤,決定送給程牧師。

晚餐在北關海鮮城,同樣也吃得很盡興。儘管回台北天色已晚,可是當我們回到教會時,程牧師已經在外面等我們,而且我們還沒下車,牧師就在兩部遊覽車旁邊來回奔跑,還幫忙拿了兩箱詩袍。有人問牧師會不會很重,牧師笑呵呵說:「我這飼料雞剛好拿得動!」真的很謝謝牧師,我們看到您對眾兄姊的疼惜,我們真的是最有福氣的羊群啊!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8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