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過七星/劉興政

幾年前在騎單車後開始了跑步運動,完成了幾場馬拉松,在足底筋膜炎後跑步被迫減少,直到去年開始越野跑,足底筋膜炎也逐漸變好。最近才又開始增加跑步量,也會更加注意伸展保護。越野跑就是在山林野外沿著山徑跑,路徑不明顯時就會像披荊斬棘,在雜林草叢鑽,一次在福州山後面鑽進亂葬的墳墓堆裡,找了半小時的路,那可是很刺激的。台北盆地環山,可以越野跑的地方相當多。居住臺北的人大部分應該都去過七星山,即使沒去過,也應知道七星山是台北最高的山,海拔1120公尺。越野跑後去了數次七星山,其中一次是陽明山東西縱走,從東邊到西邊共十個山頭一次跑完。但本文不是要講跑七星山的事,而是跟我們教會相關的七星。

這麼跑著,就會想給自己一些跑步的創意以及挑戰的目標。因為東門教會是屬於七星中會,約兩個月前就想說,何不把七星中會所屬的教會跑過一遍。某個晚上上網搜尋一下,才知道屬於七星中會的教會包含事務所就有89間,還遠到宜蘭蘇澳,原來我們的七星轄區可不像七星山只在台北市,是大得多。當下就先修正為先跑「台北市內七星中會的教會」,經過這個篩選共有49間。然後逐一在手機的MAPS.ME上標示出來,看著地圖就簡單規劃,每次從家裡坐車到一個目標教會開始跑,終點就是回到東門教會。在11月12日開始第一次的「跑七星」,坐車到公館從公館教會開始,跑了建國南北路以西共17間。第二次在11月26日從五常教會開始,跑民生社區和大安區共12間。第三次在12月3日,從六張犁教會跑信義南松山,共12間。第四次在12月9日,從大直教會開始,跑內湖南港共8間,第四次的教會最少但是最遠,四次加總的距離大約是75公里左右。在跑的過程中,拜現代科技之賜,到一間教會就照相自拍,然後上傳到我們「男聲詩班」的Line群組,照片上面同時標示號碼,讓大家知道目前進度。詩班同工們就會給我按讚,同時留言加油打氣,這給我很大的鼓勵。友直,友諒,友多聞是益者三友,男聲詩班的同工是現代三友(有)的典範:「有讀,有回,有按讚。」

約在第二次跑步後,程牧師知道了我這個規劃,要我寫篇心得報告。這可是有點傷腦筋了,原本只想跑步,多了週報心得的任務,跑步好像變壓力了。之前就有不少人問過我,跑步時候都在想什麼?這是個很難回答的問題,跑步時思緒也像跑步,總是飄來飄去,常很難維持一個念頭很久。這次跑七星的過程,反倒有一些不同的體驗,因為和以往練跑的路線不同,去了一些從來不曾去過的地方,或是從前只是開車或坐車迅速經過的路段,從未仔細看過。發現內湖民權東路六段附近有個小而美的上灣和下灣公園。微雨下跑過灑了落葉的民生東路,那個畫面居然覺得有點驚艷,以前總是來去匆匆沒注意過。跑過南湖大橋時,映著薄薄彩霞的基隆河讓我不禁慢了下來,這是開車沒有過的體會。生活總是被每天的日常事務填塞到匆匆忙忙,就連讀經也常是迅速讀過,細節常沒注意,有時甚至忘了去思考經文和自己生活的關係。記得上次去蘆洲信義教會獻詩,明儒牧師分享了使徒行傳裡腓利遇到衣索比亞太監的經文,他提醒當時天使是要他往曠野去,過去真的沒有特別注意這部分細節。福音的傳播真的不是都要擠在人多的市區,常常是需要往荒涼的曠野去。馬偕博士和過去眾多傳教士在當時也是到台灣這個曠野,經過多年才讓福音在台灣扎根。沿著教會跑,七星中會在不同區域的教會密度也可以看出台北的發展,比較晚開發的內湖南港教會的間距也較遠。臺北現在早已然不是曠野,到處便利超商林立,讓我在奔跑的過程可以方便得到補給,但以福音傳播的事工上來說,曠野仍然很多 。在七星中會轄內的教會間,我只是匆匆跑過,和前人辛苦的建立教會來比實在微不足道,想到這些不免汗顏,自己為福音的傳播總是盡力不足。

走筆至此,也給自己的愛動找個藉口吧。常認為運動健身也是見證福音的一部分,我們是照上帝的形象創造的, 把自己身體照顧好也是應該的本分。各位會友,有興趣一同去跑台北市以外的七星教會嗎?把身體照顧好之外, 也讓我們一同努力,把七星區的會友人數或教會密度再提高一些。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9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