閒晃•維也納/曾榮振

維也納,它是一座每每令我傾倒的城市,就像看著滿室的風景明信片一樣,世人譽為「音樂之都」,名不虛傳。

從13世紀開始,哈布斯堡家族在此開疆拓土,後來併吞匈牙利成立奧匈帝國,稱霸歐洲640年,維也納成為王朝統治中樞。1914年王儲夫婦在波士尼亞首府撒拉熱窩(Sarajevo),被塞爾維亞青年暗殺身亡,引發空前的第一次世界大戰,1919年敗戰後,奧匈帝國瓦解,進而成立共和政府至今。

耐人尋味的是,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後,俄國、德國、鄂圖曼帝國均因國內發生革命而瓦解,唯獨奧匈帝國在寧靜中罷黜了國王,沒流一滴血,如此龐大帝國竟一夕之間滅亡,叫人越想越糊塗。然而,維也納人說得貼切:「我們容忍一切,忘記一切,熱烈感受一切,也隨意拋棄一切......包括它的國王,它的榮耀,不管是舊的或新的......」或許,他們就是這樣「逆來順受,隨意拋棄」的民族,歷經數個世紀,造就樂聲流瀉而出的一座城市,堪稱維也納的浮光掠影。

由於音樂受到宮廷保護,維也納得以音樂之都聞名於世。曾經在此發光的音樂家多如過江之鯽,諸如耳熟能詳的貝多芬、莫札特、海頓、舒伯特、史特勞斯等等。現在,這些音樂大師的故居散落在街頭巷弄,紀念雕像遍布公園廣場,他們的傑出音樂成就--創作曠世名曲,令人肅然起敬。

德國哲學家尼采(Nietzsche,1844〜1900)這樣說過:「當我要用另外一個詞來表示(音樂),我想到了維也納。」意味音樂指引了一條正確的方向,音樂家沉浸其中抒發靈感,環顧宇內,像維也納這樣的民族,讓人覺得如雷貫耳。

在舊城區,一條星形環城大道,順時鐘方向的單行道,行駛雙向有軌電車,從國家歌劇院起,經過兩旁林蔭大道,周邊的博物館群(自然史、美術史博物館)、國會大廈、霍夫堡王宮、市政廳、維也納大學以及迷人的玫瑰花園,最後回到了800年歷史的聖史蒂芬教堂。對維也納而言,環城大道如同一座古老的城牆,守護著這座歷史悠久的城市。

霍夫堡王宮(Hofburg)是1287年起哈布斯堡王朝的統治中心,前方英雄廣場氣勢非凡,聳立二座騎馬銅像,右邊是趕走土耳其人的歐根親王,左邊是打敗拿破崙的卡爾大公,象徵組成奧地利歷史的元素。王宮的正門取名「瑞士門」,是16世紀為紀念瑞士禁衛軍而建,裡面連接花木扶疏的市民公園,靜謐而優雅,足見當年帝國的氣勢。全盛時期,領土廣及匈牙利、波西米亞(今之捷克、斯洛伐克)、巴爾幹半島(前南斯拉夫)等地,國王又是神聖羅馬帝國數百年間的世襲皇帝,成立奧匈帝國後躍升歐洲霸主之一,只有英、法兩國足以媲美,德國當時尚非民族國家,還是一個姍姍來遲者。

這個王朝除了興建霍夫堡王宮外,另外蓋了貝爾德雷宮(Schloss Belrebere,俗稱冬宮)、熊布朗宮(Schönbrunn,俗稱夏宮),都在維也納市郊,18世紀前期完成。

貝爾德雷宮,原本是歐根親王的夏宮,分為上宮和下宮,兩宮之間的大片草坡,綠草如茵,建有噴泉、雕像以及階梯狀的花壇。1955年英、法、美、蘇四國在上宮簽訂條約,結束對奧地利十年的占領,現改為美術館。

熊布朗宮,因正門一池甘美的泉水而得名,欲與凡爾賽宮一較高下而建。宮殿氣象萬千,外牆黃色,窗框綠色,廣大法式庭園散布羅馬遺跡、神像和海神噴泉。正前方高丘上,巍峨聳立「榮耀拱廊」,乃為紀念1775年戰敗普魯士,由此遠眺雄偉宮殿和美麗花園,高達137公尺的聖史蒂芬教堂尖塔(世界第二高,第一高是科隆大教堂)以及位在聯合城252公尺的多瑙河塔,全部一覽無遺,感覺神清氣爽。

「音樂神童」莫札特的誕生地是薩爾斯堡(Salzburg),故居開放參觀。據說,他從小就展露驚人的音樂天分,六歲被父親帶入熊布朗宮,為當時女王泰瑞莎演奏鋼琴。也許太過緊張而摔了一跤,瑪麗安東尼公主(後來路易十六皇后,法國大革命時上了斷頭台)扶他起來,小莫札特當場誇口要娶她為妻。其後便在維也納發展,大起大落,33歲猝逝,為世人留下數百部音樂作品,名留青史。

霍夫堡王宮對面的國會大廈,建於1883年,莊嚴而肅穆。為了象徵其民主來自於希臘,大量利用希臘神殿的格局,立面八根柱子採柯林斯式柱,前方高達四公尺的一組噴泉雕像,頂端聳立雅典娜女神,象徵智慧。下方基座的四尊塑像,分別代表奧匈帝國時代四大河流--多瑙河、萊茵河、易北河和摩爾多瓦河。夜晚時光,別出心裁的照明,浮現一幅寧靜的噴泉幻象,透過精巧雕塑,輝煌燈火的牆柱閃閃發光。

流經維也納市郊的多瑙河,正如史特勞斯1863年創作,被暱稱為奧地利第二國歌的《藍色多瑙河》一樣,洋溢詩情畫意,浪漫夢幻,沿途景致十分迷人。自梅克(Melk)至克雷姆斯(Krems)間35公里的河谷,被稱為「瓦豪」(Wachau),是整條多瑙河的精華區域,沿岸自然景觀優美,巧奪天工的岩壁以及城堡遺跡處處,列為世界遺產。搭乘遊船欣賞,只見河面、天空都是藍色,真是水天一色湛藍無比,在午後陽光中閃閃生輝。河上幾道起伏的波紋,一起在水面譜出《華爾滋圓舞曲》,不知是悲是喜,是怨是慕。

維也納跟巴黎市區一樣,是一個只讓行人看見的世界,因為只有閒逛的步調,才能將豐富而耀眼的街景盡收眼底。

從國家歌劇院往克爾特納街走去,盡頭就是聖史蒂芬教堂大廣場了,這條維也納最時尚的行人徒步區,兩邊連接名勝古蹟,遍布無數精品店、餐廳和露天咖啡座。黃昏時分,觀光人潮摩肩接踵,寬廣大道上,無止盡的座椅,同一模子沖壓出來的街燈......在在增添維也納夢幻般的真實感。就在這一瞬間,心眼忙著梭巡,這座城市由四面八方展示出來,彷彿是一片沒有門檻的風景,古代現代兼具,仰望窗台花串輕垂,這一瞥你看見的就是維也納了。

三百年前,土耳其人入侵留下香醇的咖啡,從此維也納人的生命中就少不了咖啡。不過,維也納咖啡口感多樣化,喜歡加上一大圈奶油或是甜蜜的糖漿,Menu總是長長一列,外地人看得眼花撩亂,不知所措。

維也納咖啡少不了音樂家、政治家......駐足於此,尋找屬於自己的靈感,手風琴或手提琴演奏自不用說,甚至閱讀寫作也在這裡。據說,18世紀樂聖莫札特和貝多芬,常將新譜出的曲子交由樂手在此演奏,自是不同凡響。

總之,維也納堪稱現代音樂之都,市容優美,卓爾不凡,街景是無與倫比的美。來到維也納可別忘了,歇一下腳,啜飲一杯Melange,然後說聲Bye-bye,再來。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