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忘了,再來!/曾榮振

到巴黎旅行,相信人人有經驗,只是感受各有不同。

1975、1995年,我兩次跟團遊歷巴黎,唯獨1979年冬末全家開車自由行,印象最是深刻。

當年,從維也納家中出發,途經莫札特故鄉薩爾斯堡,分別在德國第二古城奧格斯堡(Augsburg)和大學之城海德堡(Heidelberg)過夜,直抵世界花都巴黎,距離1,200公里,需要三天車程。

令人著迷稱羨的巴黎,19世紀被譽為世界的首都。徐志摩(1897〜1931)遊歷後,在《巴黎的鱗爪》一文這樣寫道:
巴黎,軟綿綿的巴黎,只在你臨別的時候輕輕囑咐一聲:「別忘了,再來!」其實連這都是多餘的。誰不想再去? 誰忘得了?
香草在你的腳下,春風在你的臉上,微笑在你的周邊。讚美是多餘的,正如讚美天堂是多餘的。
對我而言,巴黎的確是世界最美的都市。心想,巴黎的風貌真是看不完寫不盡,原來就長得這樣子。
一個悠遠而深沉的千年古都,風情萬千,交織著多少人情韻味與歷史風華,世世代代守護著花都變與不變的永恒,在在體現了巴黎是個絕美城市,令人沉醉不已。
古代,高盧(Gaul)漁夫在塞納河的西堤島捕魚,以此為中心逐漸擴展,奠定今日巴黎城規模。西元前曾被羅馬帝國征服,演變至今,高盧即為現今法國的主體。
中世紀,路易王朝崛起,「太陽王」路易十四自誇「朕即國家」,在位54年打過31次仗,戰火掏空了國庫。大肆對外擴張以外,也讓巴黎有了基本骨架。他在1662年傾全國之力,建造當今世界最為華麗龐大的凡爾賽宮,財政發生匱乏,成為法國大革命的起因之一。
1757年,路易十五下令開闢協和廣場(原名路易十五廣場),面積7.5萬平方公尺,僅次於天安門廣場,用以展示國王雕像(中央豎立三千多年歷史的埃及方尖碑,則為1829年埃及所贈送)。不料,1793年法國爆發大革命,他的孫子路易十六和皇后瑪麗.安東尼雙雙在此上了斷頭台,說來不勝唏噓。
以塞納河為中心的左岸和右岸,靜靜守護著這座美麗城市。兩岸分布眾多重要建築,其中以聖母院、凱旋門和艾菲爾鐵塔為代表,形成巴黎的地標。
位在西堤島上的聖母院,建於1163年,歷時二百年完成,是歷任國王加冕的地方,1804年民選的拿破崙一世也不例外。唯一的差別是,拿破崙一世卻是未經教皇授與而自行戴上皇冠,他說:「皇帝的地位是我自己爭取來的」,此舉打破了慣例,成了真正的獨裁者。據說,大文豪雨果(Hugo Victor,1802 - 1885)來到聖母院,發現鐘樓上的希臘文刻印:「命運」,因而觸動靈感,創作了膾炙人口的《鐘樓怪人》這部動人小說。
凱旋門,是1806年拿破崙一世為稱頌戰勝普魯奧聯軍,仿照羅馬「君士坦丁凱旋門」而建,到1836年完工。不過,他在生前不曾見過這座「法國歷史的光榮」,
真是千古憾事。正當巴黎人心中有口難言時,從遙遠的南大西洋聖赫勒拿島(Saint Helena)傳來一個聲音:
我願躺在塞納河邊,
躺在我如此愛過的法蘭西人民中間。
這個聲音,就是1821年五十二歲病逝的拿破崙一世。
風情萬種的法國人,遂在1840年把他的遺體迎回,通過剛剛完成的凱旋門,堪稱「無言的凱旋」。從此,花都不會再有比他偉大的人了。
1889年,為紀念法國大革命100周年,適逢巴黎萬國博覽會,乃於塞納河畔建造了320公尺高的艾菲爾鐵塔。法國人自誇「鐵塔雖高,卻是既輕又牢固」,白天可眺望75公里遠,夜晚打燈則熠熠生輝,那是無與倫比的美。
在塞納河畔漫步,看著蒼蠅船順流而下航行,黃昏時刻,播放高昂的藝術歌曲《香頌》。被陶醉的遊人,一邊在喝,一邊在看,此情似乎只應天上有,引用一句詩來形容:「天邊綺夢不可及,人間仙境塞納河。」
巴黎是一個只讓行人看見的城市,只有閒逛才能將耀眼的美景盡收眼底。
光說羅浮宮,其典藏之富舉世無出其右。遊客來到這裡,主要是看三個女人:達文西(蒙娜麗莎的微笑)、古希臘(米洛島的維納斯)、(有翼的勝利女神)。那些藝術家已死,作品卻還活在博物館裡。
現今巴黎舊城規模,是拿破崙三世1853年改造形成。取而代之的是寬廣的線形街廓,連成一氣的牆面,放射狀大道(凱旋門有10條放射道圍繞)廣場林立以及創新的街道家具,構築了古典現代兼具的絕美城市。
香榭麗舍大道(寬124公尺,長三公里)從凱旋門直通協和廣場,綠意盎然,林蔭蔽天。兩側遍布劇場、餐館、精品和露天咖啡座,在此街頭歇一歇腳,啜飲一杯卡布基諾,享受一個愉悅的夜晚。此情此景已然「不飲而醉」,讓人迷住而驚嘆不已。
真的,巴黎的名勝實在不勝枚舉--皇宮、博物館、美術館、塞納河畔、林蔭大道、誘人的露天咖啡......族繁不及備載。重要的是:「別忘了,再來!」。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9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