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歌仔戲時代/蔣茉春

記得二十幾年前在宜蘭教書,中午辦公室的電視剛好在播歌仔戲,我正看得入神,沒想到校長說了句:「原來台北人也愛看歌仔戲啊!」他應該沒有惡意,只是我有點不好意思,重點是我真的喜歡看歌仔戲。而且校長和同事們都不知道,1994年我還在台北的時候,就去參加社教館的歌仔戲研習,跟廖瓊枝老師學了三個月。所以後來當我知道今年5月七七歌仔戲團要演出的大稻埕戲苑就在我當年上課的永樂市場樓上,其實嚇了一跳,因為怎麼樣也想像不到,首次正式公演竟然會回到當年學戲的地方。

當年原本也認真考慮過要繼續學歌仔戲,可是因為結婚生子離開台北,後來只能看著蘭陽戲劇團的演出海報發呆,回想當年練習的情景。那時候想說「應該沒有機會了」,然後在心裡默默嘆氣。在我的想像當中,粉墨登場有著不小的門檻,況且當初跟廖瓊枝老師只學了基本唱腔還來不及學身段,哪裡有辦法上台?舞台再怎麼迷人,也不是屬於毫無準備的人。

在忙碌的職場和家庭生活當中,這個看來不切實際的小小夢想似乎也飄得更遠。可是2004年碩士論文寫新劇,也要順便看舊劇的資料,然後就開始讀歌仔戲的論著。閱讀文字資料雖然對演出沒有直接的幫助,可是至少可以架構出對於過去戲劇形式的想像。即使是古早人古早戲,可是人的故事並沒有時空的限制,反而會因為時代的距離更加清晰,也讓後來的觀眾可以有更寬廣的視野去看劇中人物的侷限和努力。我知道歌仔戲到目前仍然有各種不同的演出型式,不過戲是戲,我是我,論文寫完似乎又回到這樣的關係。

只是代誌似乎不是我這個戇人所想的遐爾簡單,可能是歌仔戲的功課還沒做完,所以有幸成為七七歌仔戲團的一員。也是跟著大家一起練習之後,才發現原先的顧慮以及所想像的困難,並沒有原先那麼巨大。雖然我們有時會把「雞頭」講成「假頭」,還會一直把別人的台詞搶來唸,到了自己應該出聲的時候又整個忘詞,但是上帝沒有忘記我們這群小羊,還是差派了許多天使在我們身邊,成為我們的依靠和幫助。

而我原先以為不可能踏上的舞台,在學過台語文,寫碩論做文本分析,聖歌隊學習發聲技巧之後,竟然全都派上了用場。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