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七不是什麼碗糕 / 曾一心

一顆小小種籽
今年五月底,在七七歌仔戲「四兄弟」宣教的演出後,一個小學五年級的學生自發性的報名,表示希望加入七七的行列。「小學五年級?正值多樣、好奇、好動、不安定的年紀,台語輪轉嗎?喜歡台語嗎?練習很辛苦、要放棄每一個週六假期,承受的了嗎?」當我收到接待組的資訊時,這許多疑問如迅雷般的速度閃入腦海中。

籌劃「四兄弟」尋找角色演員時所碰的壁、吃的軟釘子,坦白說那真不是很好的經驗,可是期待,期待見到那一顆小小種籽,卻也害怕,害怕只是一時興起的熱情,然後再一次被拒絕。我不是積極的人,很多時候是慵懶怠散的,「做!放膽去做!我就在妳身邊」一個這樣的聲音、一股這樣的力量一直催推我前進。
再一次!深呼吸,拿起電話,嘟啲嘟-嘟啲啲嘟啲嘟嘟⋯⋯

初見面
稚嫩的臉龐,講話時發出乳臭未乾濃濃的娃娃撒嬌音,講台語?大部份的字攪和在一起,看著她,我一直傻笑一直點頭,腦子想著我該怎麼做;這是初見面。不顧炎熱的暑夏,小種籽要求一對一加練,兩天後,「我背起來了。」小種籽這樣說,我睜大眼睛看著她沒說話,「她整天抱著劇本」小種籽的媽媽加碼回應;小種籽讀著劇本,認真把每一個字咬清楚,結果一粒一粒生澀字詞夾在快速古溜而過的簡易句字中,練著、聽著,我一樣傻笑,一樣點頭,傻笑,因為她的認真讓我自然會心而笑,點頭,因為她的進步。

炙熱的天氣和熾熱的種籽
天氣著實太炙熱,台北盆地攝氏37點多度的高溫,怕小種籽中暑不敢約週間的一對一練習;手機的訊息再度出現「今天要練習嗎?」「她連睡覺都抱著劇本⋯」媽媽繼續傳來訊息,「我們明天去台南,星期五晚上回來,她不想錯過星期六的排練」

一顆努力勃芛的種籽,散發著生命的力量,這股力量讓我似乎就要看到上帝從雲朵後方放射狀光芒的天梯走下來,雀躍喜樂的氣氛在我們練習的時間裏擴散著;是的,上帝的事工是如此輕省、愉悅,雖然十月有艋舺教會,十一月有利河伯聖教會的社區宣教演出邀請,時間迫在眉睫,雖然七七面臨缺人的囧境,雖然七七有經費的問題,雖然完全沒有把握下一場的演出能否順利,雖然有這麼多的雖然,然而我只是工具,只需要像小種籽一樣熱切、認真做好份內的工作,祂是主,祂,是領導者。

七七毋是什物碗糕
相信很多人對七七歌仔戲團是陌生的,七七歌仔戲團創團的動機和使命是:
1.傳承台語文字:用咱的文字寫咱的戲劇。
2.傳講台灣語言:用咱的語言唱咱的歌。
3.保存戲劇結連福音本土化:用咱的話宣教福音。

所有演員除了高難度動作的武行外,其他的演員都是教會的會友,都是素人,如此這般的成團,可以想像一切就是從零的開始。

不要害怕困境,患難中必看見上帝的存在
許多時候,都以為「就這樣了」、「應該練不下去了」、「盡頭了」、「拆戲台了」,疑!卻又是一個階段的進步,又有新的進展......甚至,上帝親自安排遞補拒絕我的人的飾角人選。

更多時候我想到以利沙和寡婦的油瓶,以利沙對寡婦說把妳僅有的做餅給我吃,以利沙對寡婦說去找空器皿來,不要少借;我和團員們只管倒出僅有的,再倒一點出來,還可以再倒一點,努力再倒再倒再倒,零開始的我們是空器皿,上帝的恩賜經過這些器皿一直加進來倒出去,加進來倒出去,與其說我們聚在一起排練,倒不如說我們一起體驗「黑門的油流到嘴鬚流到衫墘」的恩典。

基督徒的集結是上帝的大能
一個人的熱忱不算什麼,也不一定能成就什麼。不過,當我們集結多人的力量(眾鄰舍的空器皿),上帝是會使用的。神蹟的發生是上帝的工作,不叫人袖手旁觀閒晃在一邊,也不是單靠一、兩個人來完成。神蹟的出現往往是眾人的力量。所以,基督徒們是上帝的大能下被呼召集結起來成為別人幫助的人。

您是不是也希望成為上帝呼召集結起來的一員?您是不是也希望上帝的油經過您流出來?您是不是也希望上帝的恩典在您身上見證?同齊來吧!用咱的文化演唱咱的本土歌劇作伙傳播上帝的疼,七七歌仔戲團非常需要您來鬥陣,歡迎加入我們的行列,榮神益人。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9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