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安七月夜/Mingku陳彥龍傳道

第一次聽到這首詩歌,是在大學的時候,那時讚美之泉的詩歌開始傳唱在教會或是學校的團契,我記得這首詩歌的開始,是一對祖孫在聊天,從阿公問小女孩:「在暗時會驚嗎?」開始,然後小女孩請阿公再講一次耶穌的故事,就進入這首詩歌。在前幾年,我們北二區也辦過以「平安七月夜」為名的福音聚會。平安對我們基督徒來說,是隨時隨地上帝同在的確據,這也是耶和華上帝的名字之一,當猶太人說:「耶和華沙龍」的意思,就是在說耶和華是平安,就是耶和華的名字。以色列人會在他們的處境之下回應上帝的帶領與作為,然後稱耶和華的名是當時發生事件的象徵,就像我們很熟知的「耶和華以勒」的意思一樣,亞伯拉罕在獻以撒的故事中,上帝親自預備了燔祭的羊羔,因此亞伯拉罕就稱上帝的名是「耶和華以勒」。在聖經裡面有很多關於耶和華的名,如果我們遇到身體有病痛,就可以說「耶和華沙法」,上帝是醫治者。


刻意去強調「平安七月夜」,是因應了我們台灣的傳統宗教信仰,對於農曆七月的恐懼與擔心,就好像在西洋有所謂的萬聖節,但是「不給糖就搗蛋」的萬聖節跟我們在台灣的心理層次又好像不太一樣,在西洋萬聖節的日子,會有很多化妝舞會的party,要是我們去到後火車站,還會發現有賣很多這個節日可以用的裝飾品、服裝等等,好像是個歡樂的日子,而不是讓人很害怕或是有很多禁忌的日子。可是在台灣,農曆七月被蒙上了不平安、恐懼、諸事不順等的價值,不止在心靈上的不安,在經濟上更是明顯,七八月盡量不要辦結婚喜事、也不要在這時買車、更不要到海邊或是有水的地方,不管哪個行業在這時好像都變的很清淡,做什麼事都要更加小心注意。


面對台灣的傳統信仰,基督教可以提供的是什麼呢?或是我們要如何回應呢?雖說我們的民間信仰有很多禁忌,可是信仰基督教的我們,真的就百無禁忌嗎?抽煙、喝酒這種事情就不需要談論了,「凡事都可行,但不見得有益處」。當然我不是鼓勵也沒有支持,因為像我自己的家族聚會,回台南過年,餐桌上也都會喝酒。但我就不抽煙,為什麼?因為我自己很討厭煙味,同時這件事對身體是絕對沒有益處,二手煙的危害更是大的。可是拜過的食物可以吃嗎?如果家族是傳統宗教,當我們參加家族的祭拜儀式時,該怎麼辦?拿不拿香?我記得有一次我的朋友就問我說,拜過的東西吃不吃啊?我很毫不考慮的回答:「不吃耶。」然後他又問:「吃了會怎樣?」我說:「會肚子痛吧。」很好笑的回答,也太「靈界」的思考了,後來他又問:「如果不知道呢?」我想了一下,好像也不會怎樣。所以有時去他家作客,他父親就會故意地在我吃完東西後說:「這是拜過的。」


保羅在哥林多前書第八章說:「論到祭偶像之物,我們曉得我們都有知識。但知識是叫人自高自大,惟有愛心能造就人。......論到吃祭偶像之物,我們知道偶像在世上算不得甚麼,也知道上帝只有一位,再沒有別的上帝。......然而我們只有一位神,就是父-萬物都本於他;我們也歸於他--並有一位主,就是耶穌基督-萬物都是藉著他有的;我們也是藉著他有的。但人不都有這等知識。......其實食物不能叫上帝看重我們,因為我們不吃也無損,吃也無益。只是你們要謹慎,恐怕你們這自由竟成了那軟弱人的絆腳石。......因此,基督為他死的那軟弱弟兄,也就因你的知識沉淪了。你們這樣得罪弟兄們,傷了他們軟弱的良心,就是得罪基督。所以,食物若叫我弟兄跌倒,我就永遠不吃肉,免得叫我弟兄跌倒了。」


保羅給了我們很好的標準,不是東西能不能吃,而是為什麼吃或不吃,這裡面有幾個很重要的詞句:唯有愛心能造就人、免得叫弟兄跌倒了。還有最重要的就是我們只有一位上帝,這些加在一起,就是我們百無禁忌的原因,因為我們知道沒有任何東西或事物可以超過上帝,可以勝過上帝的全能,如果我吃卻會使那信心軟弱的弟兄跌倒,那我就不吃;同樣地,如果我不吃,會讓那些吃的人感到不受尊重,那我就吃。食物對我們的上帝不會有任何損害。


因為祖母過世了,禮拜三回台南奔喪,,參加一整場的佛教儀式的告別式。一下跪,一下拜,很多很繁瑣的儀式,還有不同輩分與身份穿的喪服樣式就不一樣,站的位置也不一樣,然後還會對沖某個生肖,很明顯男女有別,其實仔細研究還滿有意思的。可能你會問我有沒拿香?我的答案是有。當我在參加的時候,我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就整個家族來說,只有我們家是基督徒,不跟著跪、不跟著行禮,只因為宗教的因素嗎?相互尊重,存著對長輩懷念的心才是最重要的。


這真的是很有趣的一個現象,神學家馬丁路德曾談論過「基督徒的自由」,他主要是在講論一個基督徒願意捨己的奉獻精神,這種自由就是我們因著耶穌,我們在萬人之上,但也因為耶穌,我們願意成為那萬人之下的僕人。我把路德講的「自由」借過來,我們基督徒的生命與生活準則就是在上帝,所以我們是不受綑綁的,但我們自己卻常常把自己設限了,為自己訂下了一些「規範」,殊不知我們這樣是把我們的上帝看小了,綑綁了。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34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