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你企鵝回巢記/曾榮振

地球上17種企鵝中,阿德利企鵝(Adolie penguin)、神仙企鵝(Eudyphula Minor)兩種,體型最小,高約二十多公分,重僅一公斤,被譽為迷你型企鵝,實非浪得虛名。

阿德利企鵝棲息於南極大陸北端冰棚海域,據說有17萬對企鵝夫妻在此繁衍,穿著藍色及黑色的外套,白色襯衫式前胸,個子不高,模樣可愛。從遠處看,牠們如影隨形,漆黑一片,給人帶來無盡的樂趣和驚奇。

澳洲南部菲力浦島(Philip Island),離墨爾本(Melbourne)約135公里的西灣港上,則是神仙企鵝的新天地,數目也在數萬對之譜。此種企鵝只在澳洲東南沿海懸崖邊出沒,鐵藍色背套與雪白色胸袍,是世界上體型最小的企鵝,超級受人憐愛。

1996年,我來到菲力浦島,親眼觀賞成千上萬的神仙企鵝從海上登陸「回巢」的絕妙景象,塑造了對澳洲的難忘印記。

時值澳洲盛夏,企鵝歸巢時間約在晚上8點,西邊天際仍泛著橙黃色的晚霞,時而浮雲飄浮,時而隱沒於一片銀海,落日的餘暉穿過夕陽金光流散,映射出絢麗的色彩,令人欣喜若狂,翩翩欲舞。

石階上坐滿來自世界各地的遊客,寂靜無聲,個個目不轉睛,眼神掃向大海,等待復等待,主角姍姍來遲,我在海的懷抱盼望,浪的節拍鋪展,興奮之色溢於言表。

瞬間,從這裡望去,我看到起伏推向岸邊的浪花出現一堆黑影,隨浪花推進漸漸近岸,不久一個個小黑點從浪中鑽出,跳撲沙灘上。哇!迷你企鵝回家了。
這是我第一次看到神仙企鵝,體型雖小,卻精靈得很。

登陸了,不知是以夫妻、區域、血統成群,或是友情深淺結合,還是在茫茫大海歸途中偶遇,我們無從明白。但現場觀察到,牠們全是幾十隻到幾百隻不等,一隊一隊回岸,卻是奇妙無比,構成一幅絕美的圖畫,一道世界奇觀。

當時,還未看清牠們的身軀樣貌,便見到超迷你的神仙企鵝,匆匆上來迎接我們,似乎在說,偉大的人類--你們來這裡啦。不久聽到牠們的叫聲了,這叫聲我們永遠部會忘記:「啊啊哈,啊啊哈。」牠們的聲音裡,充滿驚訝和好奇,還有點上氣不接下氣的樣子,不時停下來表達牠們的感覺,好像訴說什麼生命中的酸甜苦辣似的。

如此週而復始,一波又一波地上岸,歷時數小時。牠們每隔幾分鐘便有一 堆黑影出現,有些顯得慌張,有些看來從容不迫,從兩腳踏岸開始,勇敢地搖擺前行,頭一伸一縮,就是好奇加上不顧自己安危的愚蠢。此刻,便是牠們生兒育女享受天倫的愉悅時光,也是出海吃得飽飽回家後的悠然自得寫照。

有趣的是,母企鵝只生二個蛋,生完離巢而去,公企鵝則不吃不喝孵蛋35天。牠們一定是在隆冬產卵,在無法想像的酷寒和黑暗中孵育,公企鵝把蛋置於兩腳之間,利用厚厚雙層羽毛保暖,等到小企鵝出殼了,公企鵝已疲弱不堪,失去45%體重,這時在海裡吃得胖嘟嘟的母企鵝才回來接替,換公企鵝出海覓食補充體力。小企鵝8〜10週後隨父母出海,天生就會游泳吃磷蝦,無需父母教導,最終回到老巢繁殖後代,通常一夫一妻制,恩愛一生。

神仙企鵝在行為上很像人類,牠們小小的身體充滿好奇心,不知恐懼為何物。牠們愛登山、愛滑水、愛游泳、愛潛水,甚至愛演習。每天日出前1〜2小時出海時,企鵝叫叫嚷嚷站在岸邊,自邊緣探頭往下看,互相勸告說跳下去洗個澡多好。這是虛張聲勢,牠們其實擔心底下有海豹等著生吞第一個跳下去的。如果勸說不成,牠們迅速把同伴推下去,然後,碰!碰!一陣手忙腳亂,所有企鵝全跳下去了。

企鵝雖為野生,卻是有組織地規律生活,連回巢和出海都有規則可循,自詡為水禽國度的領袖,實至名歸,難怪世人皆愛企鵝。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9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