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業20年同學會有感/蔡尚穎

「彷彿只在昨天,才和你說再見,就這麼眨一眼,已經過了許多年。 你的一切都改變,再也不像從前,那帶笑的嘴邊皺紋已呈現;......

1979年熱得很舒服的夏末,我升上台南一中高二也選擇「丙組」每天夢想將來當醫生,當時很喜歡這首「闊別」的旋律與歌詞,心想有一天歌中的情境會發生在我的身上。


1989年6月12日在台北社教館畢業典禮完畢後,我們北醫醫科24屆全班把學士帽往天空擲去的頃刻,用10年的時間我夢想成真。而2009年7月19日是這群人畢業後的第一次同學會,想不到是30年後,讓我終於進入歌中。


這次同學闊別20年後的相聚,最該感謝幾位熱心的同學,在繁忙的診所或醫院診療業務之下,透過網路、電話追蹤與同學口耳相傳,幾乎把全班同學都聯絡上了。又有人自動成立部落格,更加強了聯繫的功能。南部的聯絡人也號召同學北上,終於這一天就這樣全班150位同學有91位同學報名,包括也有遠從美國專程全家返台。我負責在學校附設醫院大廳報到,用一張全國地圖另貼上一小小的美國地圖,來報到就在一張小貼紙寫上名字,貼在地圖上自己工作的地點,看看當年窩在北醫的一群人,像種子般可以散播到哪些角落。


然後分成兩隊校園巡禮,當年熟悉到不足為奇的校門、百米道、鐵皮屋已不復見了,所以還可以懷念的是重回當年大一迎新的老教室,大家紛紛憶起以前上課最常坐的位置在哪裡。每個人坐在暌違20年的位置上就不想離開,起身那一刻的椅子碰撞聲,有人說:「就是這個聲音,20幾年沒聽過了!」。或許以後同學會應該在舊教室而不是新禮堂舉辦,因為當年大學生涯就是由此開始。

集合到國際會議廳後,邱文達校長致歡迎詞並報告學校現況,然後是在本班同學的薩克斯風伴奏下唱校歌,以前這校歌我唱到痲痺的「上醫醫國,博愛濟世,勤學末負少年時」,現在唱得快哽咽,多年以後才知道,這期許是如此的崇高以及深切,又令人覺得光陰飛逝,捨不得的年少已遠去。然後,播放大家自己提供的近照與現況PowerPoint檔。當年攝影社的我覺得有義務替自己與大家紀錄醫學院的生活,因此拍了很多校園生活照,所以我另播放一段影像檔,從20年前擲學士帽前錄影機攝下的每人身影拉開序幕,配合著三首歌「闊別」、「我多麼羨慕你」以及「再出發」做一個回顧,時光回到大一迎新活動、註冊、穿青蛙裝上體運課打跆拳、領講義、實驗課、解剖課、病理跑檯子、寄生蟲考「混」蛋、分發、畢業考、放鞭炮、校外聯誼、也重新回到已消失的校園。


「曾許下的狂言是否都已實現?」是「闊別」這首歌最後一句歌詞,這些年來我一直用這句話反覆問自己,上課時我也會鼓勵學生趁年輕要「許下狂言」且真的努力去做,即使沒有達成,但結果一定會比漫無目標來得好。這次相聚,大家平均都超過45歲,人生下半場早已開始,同學們八成是在負責基層醫療的診所或群醫中心執業,此後人生或許不會有太大變化,應已無狂言可許,所以「年齡是一個數據,而年輕是一種心態;預祝大家成功追求影響力!」,是我結束懷舊相片之旅的最後一行話。而我也迫不及待的去問我那些老死黨:「看病人以外,你現在都在做什麼?」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43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