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思摯愛的父兄:蘇璧輝、蘇齊睦/鄭蘇嫣嫣

父親蘇璧輝1884年10月15日出生於台北艋舺
卒於1937年10月初廈門
長兄蘇齊睦1915年3月5日生於台北艋舺
卒於1937年10月初廈門

父親出生的第二年,1885年日本統治台灣。1906年父親畢業於台北師範學校(當時的日本國語學校),即在太平公學校(現在的台北太平國小)任教。1910年左挑右選,迎娶了未纏足的陳琨誠。不久與兄弟合開四壁商行,經營貿易,銷售台灣農產品。當時曾加入友人蔡培火等人創辦的台灣文化協會,為台灣打拼。1929年長女珊珊剛從第三女高(現在中山女高)畢業遠赴日本,與在日本深造的林國彥醫師結婚。父親業務加倍繁忙,以致同年母親因腹膜炎延誤就醫而過世,不滿一歲還在吃奶的小妹蓁蓁只好送人領養。

1931年大姊夫婦回台在台南開設婦產科醫院,父親乃將我們兄妹四人--長兄齊睦(16歲)、二姊岫雲(11歲)、三姊岫霞(9歲)和我嫣嫣(6歲)帶到台南與大姊夫婦同住,自己則南北奔波繼續經營商行。

1934年大姊夫搬到廈門開業行醫,除了長兄留在台南就讀台南一中高中部以外,父親為就近陪伴照顧,乃又帶著我們姊妹三人同赴廈門,並且在南國貿易公司上班,一大家人生活安定和樂。

1937年7月蘆溝橋事件發生後,中日雙方戰事爆發,局勢緊繃。日本駐廈門領事館擔心日本僑民(包括台灣人)的安危,乃下令撤僑--搬回日本或台灣。一家人盤算再三,父親決定把我們三姊妹交給大姊和姊夫,跟隨他們全家,搭乘最後一班撤僑船班回台。而父親自己則和剛從就讀東京工業大學回來過暑假的長兄齊睦留在廈門,替他的女婿看顧醫院房舍。不久國民黨的廣東軍157師領軍黃濤進駐廈門,當時父親心想,雖身為日籍台灣人,卻也同為漢民族,應不會有甚麼危險。未料,在一次徹底清除日本間諜的活動中,大肆搜捕,父親與長兄亦遭逮捕。雖然廈門鼓浪嶼工務局的巴局長出面證明父子兩人的清白,卻在國民黨當時寧可錯殺一百不枉縱一人的原則下,斡旋、求情,均無效。且不放過父子任何一人,而於10月初,兩人同遭槍斃。

在台灣的我們,先是父兄音訊全無,第二年才輾轉聽到噩耗,卻是不敢置信。一直等到廈門淪陷在日本軍之後,我們才得以趕去廈門,經由巴局長查證,才傷心欲絕地接受實情。實在不能相信我們親愛的、思念的父兄就這麼遺體全無的慘死在國民黨手中。

我們不敢相信,更不甘心,一生正直、敬愛的父親,和英氣煥發、攻讀東京工業大學、前途似錦的年輕長兄,父子倆在53歲、22歲的英年就這麼無端冤枉地被奪去寶貴的生命。

這些都是78年前的事情了,但是每一想起,都心如刀割,都是一次次的椎心痛。尤其是近年來,看到228事件的冤屈都已得到平反,而我父兄的冤死,又何時才能伸張呢?

--四女嫣嫣2017年2月28日含淚寫於台北寓所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3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