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婚姻議題,給林牧師的回饋/劉興政

2017/3/12週報內林瑞隆牧師的文章談到同性婚姻的議題。這個問題先前在社會上已經有許多的爭論,東門教會似乎一直都保持沈默。難得在週報上看到這篇文章,因為這一定會招來免不了的論戰,贊成和反對的都各有其立場。我想事情都可以討論,這也是我寫這篇的原因。

林牧師文中,對於個人主義和集體社會的論述說得確實很詳實。不過一些衍生性的推論我並不贊同。其中一個是「同性戀議題也牽涉到性解放的主張」,我不知道這怎麼推來的。牧師要說的是淫亂,但事實上異性戀的淫亂更是可觀。現在各類廣告到處充滿性暗示,眾明星的穿著打扮更是引人遐思。整體來說,我感受到異性戀的性解放訴求遠大於同性戀,對這些性解放的產物沒看過衛道的基督徒嚴加指責。另一個是「多元成家的法案的終極目標的確是在消滅現代的婚姻制度」,我想更適當的用詞應是「多元成家改變現代狹隘的婚姻制度」,現在原本的婚姻制度並不會被多元成家給消滅掉,只是容許有另外的觀點。林牧師的文章暗示「約定俗成,社會傳統」的重要性。沒錯,「傳統」是大家依循的準則,但約定的傳統都不能改變嗎?以前在台灣女兒不能分家產也是傳統吧,現在呢?回到教會歷史,面對宗教改革500週年的今天,實在不適合拿傳統來約束人,要拿道理來說服人。

部分人怕台灣如果通過同性婚姻,那下一代全部都會變成同性戀,那台灣就滅亡了。醫學上,治療嗎啡成癮最被建議採用美沙冬等替代藥物。先前,不少衛道人士說,成癮除罪化和開放美沙冬的治療會讓台灣的嗎啡濫用成災。結果並不是如此。就像社會上尊重你可以吸菸,也沒每個人都跑去吸菸一樣。
之前一位基督徒朋友跟我說,所多瑪和蛾摩拉被毀滅就是因為同性性行為氾濫。我想,如果是這樣,為了救天使的羅得應該是把自己給推出去,而不是他的女兒。創18:20上主說「所多瑪和蛾摩拉的控訴聲音很大,罪惡極大」。長期受壓迫的人連喊叫都被說成只有他們的聲音,那我還真是無言。不知道上主聽到的和我們聽的一不一樣?耶穌說「你們在我餓的時候給我吃,渴的時候給我喝,赤身露體時給我穿,生病時照顧我,坐牢時來看我」。現在,有機會給他們蓋上一件保護衣裳的法案,我們要把它拿掉嗎?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