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的恩典 (下)/孫巧玲

我真是感謝這幾位主修老師和我的論文指導老師們,他們碰上了一個令人頭痛的學生,而他們選擇想盡辦法來調教她。我在資格考以前,完成了應該要有的三場音樂會,對我來說,除了講說音樂會外,其他的音樂會演出是自然而然,得心應手的事。從練琴與演出過程中,我得到了許多的讚賞與快樂,也結交了許多的好朋友,每一場音樂會都讓我都感覺到自己又向前踏了一步。

1999年,大兒子竟然已經很積極地去參選班長,我還記得當時他的競選口號是 "We Aim High!" 這時,我正努力地修許多課,適應困難的學習,希望可以及時完成學位。2000年,大部分課程已經修完,開始要寫論文,在這時候,大學研究生家庭宿舍旁邊新設了一個小學,好像是專為我們設立的一般。所以兒子搬來與我同住,他成了那個小學的第一屆學生,之前的班長競選宣傳海報成了我們的座右銘,貼在臥房牆壁上,不時提醒著我們要繼續努力。

在UCSB,大兒子有多彩多姿的生活。首先,他考上為了歌劇演出而組成的兒童合唱團,從童聲一直唱到他變聲,最後還參與了正式的歌劇演出。再來,由於宿舍旁就是高爾夫球場,每天下課他頂著烈日去球場練球,小學五年級的他,已經學會了打高爾夫球。最精彩的是,他的家教就是住右邊的鄰居,而左邊那一戶熱情的墨西哥家裡的女主人,是兒子的西班牙文老師。我真的如願和兒子住在一起了,一起生活、同時求學,感謝主﹗這簡直不可能的安排,這是上帝給我的第三個恩典。

課程都修完了,接下來的挑戰是博士資格考。就像前面提到的,有了提琴演奏博士班五年還沒有人畢得了業,換句話說,沒有考古題,沒有題庫,不知道要考什麼,也不知道要怎麼準備。就這在這令人一籌莫展的時候,上帝派來了一個天使,一位當時不是很熟的音樂學博士生告訴我說:「資格考分成兩個部分:就是筆試和口試。並且分成四個考試時段,也就是三個時段的筆試和一個時段的口試。每個時段三個小時,各會有3個申論題,考生自選2題作答,答案要寫在藍簿子上(blue book),每一本簿子至少要寫10張紙的內容,每一題大概可以寫滿一本藍簿子。」

對我的英文程度來說,一個小時要寫滿一張兩面就很不錯了,3個小時要寫滿兩本,那就是40頁以上,這樣要寫三個時段,這絶對是「不可能的任務」。加上口考的部分更是完全不知道要如何去準備,結果會是怎麼樣? 資格考如果過不了,就該捲鋪蓋走人了⋯⋯。我到底要如何面對呢?博士資格考試時間已經排定,該面對的挑戰,終究還是要面對。我告訴自己,只能靠自己去準備考試,沒有萬全的準備是過不了關的,但是什麼是萬全的準備呢?我給自己設計了以下一套博士資格考備戰策略:
1. 不能讓自己到時候才寫答案或文章,因為緊張的時候一定什麼都寫不出來。
所以,我要把答案都事先寫好,準備妥當。

2. 沒有題目,怎麼會有答案?我本來就是老師,為什麼不為自己出些題目呢?
如果我是考官,會出什麼樣的題目?所以,我為自己出了100個不同時代、各曲種的發展史,及不同作曲家特色和風格的相關題目。

3. 題目出來以後,再過來當然就要寫答案了。我去買了許多藍簿子 blue book,到圖書館去借了許多書回家,也訂購了一套 Grove Dictionary,開始
找答案,整理資料,融會貫通,並將答案寫在藍簿子上,確定要回答得夠完整、夠正確、夠份量。

4. 開始背答案,資格考的這段時間,我不得不把重心擺在考試準備。一樣,每天早上六點,帶著今天要背的題目、答案以及相關CD,開著車往學校的方
向,路上經過 Jack-in-the-Box,先買一套 99 cent 的漢堡加咖啡,然後到學校旁的海邊停車場,把車面向大海停妥,播放準備好的CD音樂,再打開車子的天窗,這樣我就開始一整天「海邊朗讀背頌」的功課。

其實,我並不是武功特異的獨行俠,每天陸陸續續周圍都會加入一樣到海邊去唸書的夥伴。很有趣地,大家的車相鄰地排成一排,面向著海,共同擁有藍天和帶著鹹味的海風。各自努力地在唸書,唸累了就出去走走、跑跑。這就是為什麼那一陣子曬得有夠黑,好久都回不來正常膚色,當然,也是格外的健康。背100題聽起來很辛苦,但是大家可以想像一下,看著海,一邊聽德布西的音樂,一邊雲遊在字裡行間的情境。我不能再抱怨了,從一早看天、看海,直到太陽下山,感受到的其實是無限的歡愉與被祝福。派來一位天使告訴我考試如何進行,讓滿腹經綸的教授們來指導協助我如何準備,我竟然可以一次就通過博士資格考,這絕不是偶然,感謝上帝的第四個恩典!

完成博士學位,除了資格考試的挑戰外,還需要完成論文和開五場音樂會,其中包括三場小提琴獨奏會、一場室內樂音樂會和一場講說音樂會(lecture recital)。三場獨奏會其中的一場如願在紐約的卡內基音樂廳 ( Carnegie Hall) 舉辦。因為自己是駐校四重奏樂團的團員(Young Artist String Quartet),駐校樂團經常有演出,所以一場室內樂音樂會沒問題。比較困難的,是完成論文和演講音樂會。我用盡全力,並且使用各種工具及方法去準備論文和演講音樂會,在音樂會中,教授們提問的問題是什麼?我已經不記得了,因為實在太緊張。而我回答了什麼?我更記不得,只記得看到聽眾們的眼神,他們應該沒有聽得很懂⋯⋯。

感謝上帝!無論如何,我真的一步步地去完成了學位,從UCSB畢業了,和另外一位駐校樂團的小提琴家Byron Wallis於2001年同時成為UCSB 的首屆小提琴博士。畢業典禮時,校長夫人特別幫我準備了大大的「SUN」標籤,貼在觀禮席的最前排,為我的家人留下了最好的貴賓席。感謝我的忘年好友的用心與祝福!感謝我的家人們,從各地前來參觀畢業典禮!感謝我所有的教授們沿途教導與訓練!感謝同學、好朋友們大家互相安慰與鼓勵!感謝我的家人們都自始至終地支持與愛護!

在UC Santa Barbara 三年的記憶裡,有許多如「我的忘年好友」一般的陳年舊事,這些美好的人事物、點點滴滴,例如:卡內基音樂廳 Dr. Joel Feigin的《貼布》(Tapestry) 鋼琴三重奏作品首演、孫巧玲的紐約卡內基音樂廳首演、慶功宴的鳳梨可樂達(piña colada)、親朋好友的拜訪探班、臺灣同學會、聖塔芭芭拉的節慶,講也講不完,也許未來退休以後,再慢慢來回想。

對我來說,這整件事像作夢一樣,我從在臺藝大繁重的演出與教學狀態,突然成為一個博士生,帶職帶薪出國,領全額獎學金,兒子有人照顧,還考過了GRE,最經典的是我受邀到紐約卡內基音樂廳為當代作曲家發表作品,還在那兒開了個人的小提琴獨奏會,並且在41歲時完成博士學位。如果不是上帝的安排,這一連串的奇妙事蹟是不可能同時發生的。哈利路亞!感謝上帝一路上的保守、指引與陪伴,我好珍惜在那段記憶裡「滿滿的祝福」與「寶貴的恩典」!(全文完)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4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