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西洋賞鯨記/曾榮振

1997年初秋,我從加拿大西部門戶溫哥華,一路玩到風光秀麗的洛磯山脈,沿途遊覽渥太華、多倫多和蒙特屢,最終抵達北美最大法語城市魁北克(Quebec)。

印地安話中的魁北克(Quebec)也就是「河流變窄的地方」,被城牆環繞的市區,居高臨下面向聖羅倫斯河(Saint Lawrence River),自古以來便是兵家必爭之地,曾被喻為「北美的直布羅陀」(Gibraltar,位在西班牙南端的小島,與北非摩洛哥的休達(Ceuta)遙遙相望,為地中海通往大西洋的重要孔道,現仍歸英國統治。)

1893年落成的芳堤納克城堡飯店(Chateau Frontenac)曾是二戰末期美國總統羅斯福、英國首相邱吉爾、加拿大總理麥肯奇三人,密商歐洲諾曼第(Normandie)登陸計劃的地方(諾曼第登陸策略,盟軍簡稱D - Day,是決定納粹戰敗的關鍵,雖然死傷慘重,仍成功上岸,有名的電影「最長的一日」,便是描寫這場慘烈的戰役)。

賞鯨船從聖羅倫斯灣出發,搭載二百多人,向紐芬蘭海(Newfoundland Sea)挺進。十月的灰白天空,冷風刺骨,彷彿是從月球看見的景觀一般。船緩緩駛出河口,穿梭於星羅棋布的大小島嶼之間,感覺開始進入一種規律的起伏中,似乎大海的浪濤已經接納了這艘中型船隻。

航行途中,雖然風平浪靜,卻感覺海底下有個龐大憤怒的怪物,正等待著冒出來驚嚇我們。屏息凝神良久,看見前方一座島嶼似地徐徐自水中升起,在眼前展開。然而它並不是島嶼,而是一隻巨大鯨魚 - 大得超乎想像,有如巨獸。仔細瞧瞧,那是頭平而寬的藍鯨(Bluewhale),體長超過30公尺,重達190噸,在海上更是威海凛凛。

藍鯨是現存最大的哺乳動物,不但比恐龍重,還大得像一艘巨型的船隻。據信目前海洋存活的不到一萬隻,極為珍奇罕見。當牠出來換氣時,首先看到一塊小小的黑色隆起,然後立刻噴出灰色水霧,上達9公尺,垂直升上冰冷的空氣中,非常壯觀。這種巨鯨沒有牙齒,喜吃磷蝦,是以背轉動翻滾上升,體表斑駁,頂上有鉤子似的背鰭,旋即整個沒入,瞬間消失了蹤影。

然後,一群座頭鯨(Hampback)開始出現,素以躍身擊浪馳名,海面激起陣陣漣漪。瞬間,身軀正對著船體浮出水面,再度潛入海中。不難想像,那隻龐然怪物鼻孔中噴氣的「嘶嘶聲......」,每當浮出水面之前,開始清除鼻腔內的水,往空中噴出可達數公尺,形成美妙的水柱,隨即浮出水面呼吸。我深知座頭鯨不會光是靜靜臥在那裡,牠總要耍些把戲,模仿鮭魚 - 高高躍起。

此際,四周是一片漫長而駭人的寂靜,船隻滯留海面時,一群路過的殺人鯨(Killer Whale,又名虎鯨,體長8 - 10 公尺,身黑腹白,背鰭窄而高聳,屬於海豚科最大一類,大多分布寒冷岸邊海域)發現了我們。

殺人鯨是非常聰明的肉食性動物,食慾非常旺盛,牙齒巨大而尖銳,上下顎兩邊各有10 - 13顆粗大的利牙,而且以習性殘暴著稱,除了吃魚,還是唯一捕食其他溫血動物的鯨魚品種。殺人鯨的胃一次可容納13隻海豹或海獅,一大群殺人鯨甚至集體行動合力捕殺比牠們更大型的藍鯨,活生生地吞下對方的舌頭,是海洋食物鏈的頂端,也是最凶猛的海霸王。難怪漁民稱牠們為「海中之狼」,野狼就是以這樣的陣勢狩獵。

這次看到的殺人鯨,至少百隻為群,結夥獵食。從近距離觀察,牠們近平水平地以背鰭破水躍出,一波又一波,直直往前衝。通常7 - 8隻排列併游,黑白相間又高背鰭的身軀,不時伸出口鼻,差不多伸展到眼睛處開始噴水,然後縮回水面下,如此周而復始,令人目不暇給。

所有的鯨魚均需呼吸空氣,無法在冰蓋住的海面下生存,必須在大片冰緣地帶活動,正好也是獵物豐富的區域。

回程中,又見到遠處無數有如黑點的東西,「嘶嘶......」就在這節骨眼上,有個巨大聲響,像大氣球放氣一般,接著伴隨溫和的撕裂聲。可以想像,那是一群鯨魚在海面上一齊翻滾、跳躍、噴氣,然後沉入水中,前仆後繼,日以繼夜,看起來驚喜連連,真的盡興極了。

暮色來臨,我們仍不忍放棄,屏息以待,時間彷彿凍結。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2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