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二十蒙恩九十/林恩朋

「人生二十」的真諦意味著開始與結束,開始的是一位青年光榮地去履行上帝還有國家賦予他的責任,結束的是正要燃燒的青春將會隨著戰火而消失殆盡。

「人生九十」的真諦意味著蒙恩與祝福,蒙恩是那位青年因感於神的憐憫獲得重生決志將餘生都奉獻給上帝,祝福是未來的人生將因奇異恩典轉變為豐富且美麗燦爛,直到生命的終站。
日本在第二次大戰期間沒有空軍的編制,所有的飛行部隊隸屬於陸空軍與海空軍,戰爭末期的空中自殺特攻隊分別是陸軍振武特攻隊與海軍神風特攻隊。鄭連德牧師當年在陸軍航空士官學校受訓結束後將是陸軍振武特攻隊的一員,這一批五十人後來被稱為「陸軍特攻隊最後訓練班」,預定1945年9月20日結訓,雖然在埼玉縣豐岡航空基地受訓,而正式擔任最後出擊的死亡之任務是由九州鹿兒島縣知覽町陸軍振武特攻隊知覽航空基地出發,受訓時教官常說:「人生二十」在登機執行自殺飛行攻擊後,你們的生命就宣告結束。

第二次世界大戰末期,1945年4月1日美軍登陸沖繩島,此時位於日本本土最南方的鹿兒島縣知覽町陸軍振武特攻隊航空基地,四處充滿悲憤緊張的情緒,那裏是距琉球群島最近的機場,隨時都有戰鬪機起飛到沖繩海域向二千艘以上的大小型美國及聯軍戰艦作自殺式攻擊。來自日本各地陸軍航空學校年紀僅有19、20歲的結訓生,在受訓末期早已寫好遺書並留下相片、頭髮、指甲等遺物,執行任務前頭綁白帶頸披白巾,在地面上和長官同袍一同舉杯向天皇致敬並喝下最後一杯酒,高呼天皇萬歲,隨後登上已裝滿炸彈的飛機飛向海上直接往美軍軍艦的煙筒衝撞下去撞擊底部的鍋爐,瞬間爆炸人機共毀,玉石俱焚,真是又殘酷又悲壯。這些只有二十歲人生的年輕人,猶如正值盛開燦爛無比的櫻花受到狂風暴雨無情的襲擊,無奈地紛紛落地凋謝。

即將執行特攻隊任務的鄭牧師,在面臨死亡邊緣時,信仰是他唯一的寄託,靜心等待為國捐軀,原本將在二十歲消逝的生命,因美軍8月6日在廣島與8月9日在長崎投下原子彈戰爭提前結束,日本宣告戰敗,剩餘三十六天結訓,他感於上帝的憐憫,獲得重生,決心將餘生都奉獻給上帝。擔任牧師61年,牧會之處有墩仔腳、新店、城中、台北東門這四間教會,期間致力於對台灣社會的關懷,再加上留學美國時主修教會關懷社會等相關課程,除了奠定往後創辦「良鄰會」、「生命線」、「協談中心」、「家事法庭」、「社會互談會」的基礎也開啟了他人生的另一個重要階段─「教會的社會關懷」。

「人生二十」轉變成為「人生九十」不僅僅是心靈的成長更是台灣人對台灣歷史的見證,在獲得重生後他決心奉獻一切,首創台灣第一個自殺防治中心「生命線」,幫助輕生之人找回對生命的渴望,這也成為人們心中尋求慰藉的代名詞,而擁有「台灣生命線之父」的美名。1974年元旦在台北地方法院正式成立「家事法庭」(獨立庭),擔任第一號榮譽調解人。也擔任中國廣播公司「家庭漫談」與聯播節目「每日一談」服務十三年之久,為民族晚報撰寫「生命線專欄」為期六年。還有成立良鄰服務、牧會協談、家庭協談在馬偕醫院創立全台灣第一個「協談室」及成立家庭協談門診,及關懷都市的原住民,可以看出他對台灣社會的深刻觀察,顯示對台灣人民、土地的疼惜,在上帝的帶領下盡自己所能,無怨無悔地付出。鄭牧師一生鼓勵眾人經營美好的婚姻,進而建立美滿的家庭,促進社會的和諧,是公認的婚姻與家庭協調專家,至今已為350對新人主持或證婚。1991年6月30日在台北東門教會退休後在世界各地訪問200間以上的教會,協助牧會及講道,把自己的力量用盡,並將所有的榮耀歸於至高的神,來回報上帝的恩惠與慈愛。

2013年9月28日筆者代表台灣無惑隊在鹿兒島市鴨池綠地公園球場和鹿兒島櫻惑與川內童惑聯隊舉行橄欖球比賽,在日本最南方的大城市停留三天,期間經由當地居民進一步了解距此地不遠的知覽町航空基地現況,目前建有「知覽特攻和平會館」,這是第二次世界大戰末期,日本陸軍振武特攻隊航空基地所在。為了紀念這支充滿傳奇色彩,卻又令人無奈哀傷的特殊部隊,該館陳列了1036名年僅二十歲上下英年早逝振武特攻隊隊員的遺照、遺書和遺物、館內還保存當年珍貴戰時影像與僅存的特攻隊「飛燕戰鬪機」,希望世人永遠不忘戰爭的殘酷無情,記取教訓進而追求世界和平。

鄭連德牧師1926年11月8日出生於台中大甲鎮,現今已屆滿九十大壽,2016年聖誕節寄來用僅存微弱視力寫出的一封信如下:


恭賀 快樂的聖誕
以及和平的新年
自美麗島台灣,
祝賀各位 蒙主賜福!
2016年一月的全國選舉,瞭解台灣人民的政黨大勝利,阮希望以後會用「台灣就是台灣,中國是別的國家」為目標。雖然有困難多多,人民必須以「疼心、人權、正義、民主」來建立美麗島台灣的前途。
多謝各位數十年來的恩情,這時一面寫信一面懷念每一位的面貌親像「天使」亮光笑容給我欣喜,也感覺真幸福的人際關係。
蒙主恩惠,我有得到家族,親友及護理(菲籍)的支持、照顧,每一日都充滿感謝。
前月已滿90歲,日常拿「杖仔」,早晨用「四支腳」散步頂樓,有時會去永康街小公園,就利用「輪椅」。
上帝的計劃有祂的「時期」,我不知尚在地上多久,總是「心靈」已經有準備好勢。
感謝 主的憐憫。
台灣川柳:「特攻飛行兵 已經寫過遺書了,你看尚在那(chià`)」

祈主恩滿溢

2016年12月
鄭連德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3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