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拉松/洪斌凱

2015年的11月15日那天,日本兵庫縣神戶市是個適合跑步的好天氣,在神戶港的船隻噴水應援下。我流失了超過兩公升的汗水,燃燒了將近三千大卡的熱量,用自己的雙腿跨出四萬多步,完成了42.195公里的全程馬拉松。

  如同認識神或是重修和神的關係,特別是離家出走的浪子,一定需要某種動機才有可能開始改變。回想一年多前,荒廢運動習慣近十年的我,臉頰浮腫、身材走樣,全身散發出濃濃中年大叔味。在朋友的慫恿下,參加了一場路跑活動:一定得團體報名,成績是採隊伍中最後一名跑者成績。報完名才發現麻煩來了,其他隊友不是鐵人三項高手,就是跑步練家子...。我不想當那個拖累全隊的害群之馬,默默地開始了兩個月的訓練。一開始,連雙運動鞋都沒有,繞著附近的公園一小圈一小圈慢慢跑。後來發現這樣不行,下定決心買了兩雙跑鞋替換,認真安排課表練習。當然最後是順利跑完十公里也沒拖累隊友。恢復運動習慣的我發現跑步並不是那麼無趣。更覺得有甚麼東西是從來沒想過,若不去試試,這輩子會後悔的。
  認識神之後屬靈的操練,工具和方法就很重要了,有人可以消化一年期的讀經計畫,有人在詩歌讚美會有所感動。

為了負荷越來越重的自主練習,我從一開始穿著卡通T shirt、海灘褲跑,漸漸所有的配備都有排汗機能。上網爬文作功課、圖書館借書研究各種理論......甚至要穿甚麼樣的襪子才能解決起水泡或提升速度都開始講究。調整姿勢更是個辛苦的過程,一開始認為舒服的跑步方法,可能會導致運動傷害或是降低運動效率,如同武俠小說打掉重練。放棄舊習慣一開始讓人不知所措,速度下降、續航力變差......比剛開始練習的狀況更差。堅持下去會比較好嗎?回到習慣舒適的姿勢吧!事實證明,跑步沒有奇蹟只有累積。

  另一方面,我也建立了固定的靈修習慣,找到屬於自己的團契或聚會,和兄姊一起成長一同分享,堅固自己的靈命的感覺真的會興奮到想跟其他人分享。

這段日子,參加過在戰鬥機滑行道伴著IDF衝場起跑、在安平港古老巷弄隨著鹹鹹海水味漫跑、在高低起伏的雙潭跟著嘉農的光榮衝刺。隨著不斷的經驗累積,開始注重正確的姿勢、均衡的飲食、規律的作息...,我的身體也開始起了變化:腳步聲從沉重的碰碰聲不知不覺中變成輕快的噠噠聲;短促急速的呼吸不知不覺中變成沉穩而細長。每天,我期待在城市尚未甦醒的清晨醒來,繫上鞋帶,站在河濱步道的起點,隨著風起跑。聞到帶著水氣的青草香,我知道春天腳步近了,聽到喜鵲的聒噪,我知道已經快到政治大學了。熟悉每一路段的起伏,如數家珍地經過的每一座橋。除了和環境互動,我清楚地感受到大口空氣吸進肺部的深處,強而有力的心臟透過血液把氧氣送到正在運作的每一塊肌肉,儲存的養分正有效率的燃燒著,調整溫度和代謝廢物的汗水在陽光下閃閃發光。早就不需要耳機來排解無聊,我和上帝創造的萬物在同一塊土地,一同呼吸,感受相同的溫度。

  想要真正成為天國的一份子,洗禮是最後下定決心認罪悔改的宣告,過程是辛苦的,而且受洗之後真正的操練才要開始。

回想起來,最難的是下定決心報名那足以證明夠格成為一名真正跑者的里程碑-42.195公里的全程馬拉松。隨著訓練時間和強度的提高。開始遇到所謂的撞牆期、跑者膝、足底筋膜炎...等肉體上的痛苦,更要學習解決嚴寒、酷暑、強風、暴雨、飢餓、口渴...所帶來的問題;越來越長的距離代表需要持續運動越來越長的時間,越來越陌生的境界代表需要克服對未知越來越多的恐懼。曾經遇到雙腿不聽使喚,怎麼就是跑不動;曾經在雷電交加大雨滂沱下跑完沒有回頭路的最後二十公里;曾經在半途突然出現烈日曝曬而信心潰散放棄。長跑由於需要長時間及長距離,永遠不知道下一秒會發生什麼事。但是訓練持續一段時間之後,我學會傾聽身體的聲音,知道甚麼時候該休息、該補充甚麼營養、需要穿著甚麼樣的服裝、攜帶甚麼樣的水和食物出發。那感覺就像很多人抱怨上帝為何沒有回應人們的禱告,後來才發現上帝早就回應你了,只是自以為是的人們不願去面對甚或根本不想聽而已。

  那天,我和一樣飽受地震傷痛又重新站起來的神戶市民一同站在起跑點,這場馬拉松是為了回應外界對他們的援助而設立,主題就是「友情與感謝」。決定將禦寒外套脫下,將所有行李交給工作人員的同時,也代表只能靠著身上的衣物和大會的水及食物獨自奮戰。當我在如此陌生環境面對著42公里未知的挑戰,有日本跑者看到衣服別上國旗的我主動上前寒暄打氣,回台灣還成了好朋友。很榮幸和這麼一群熱愛運動且無國界藩籬的人們在賽道上一同競技。通過日本馬拉松發源地紀念碑,我的旅程正式開始,夾道加油的群眾和身旁的跑者讓人腎上腺素分泌,但是我調整步伐好整以暇地享受這難得的封街市區觀光,跑著跑著眼前出現的房子漸漸低矮,甚至來到海邊,另一邊沿著鐵路奔跑的感覺真是暢快。除此之外,人更是不容錯過的風景,日本跑者素質之高甚至角色扮演讓整個賽事歡樂無比這眾所皆知;四十二公里從起點到終點跑道兩旁從不間斷的加油群眾是一雙雙熱情擊掌的手,有天真無邪的手、有強而有力的手、有修長柔軟的手、有佈滿皺紋的手......賽前我希望透過這個機會,可以大大方方碰觸路邊每一雙白皙細緻的手,但叫我最難忘的是一位坐著輪椅的老先生,彷彿把我當成拯救他的英雄,用粗糙鬆垮的雙手拉著我的手用殷切的眼神告訴我一定要加油,幫他完成他已經沒辦法實現的夢想,自此我希望能觸碰每一雙渴望親自進入跑道的手,用我的雙腳實現他們的願望。通過所謂的三十二公里關卡,一年多的準備讓我輕鬆跨越,回到神戶港區的同時,我知道我一定可以完賽,所以放心邁開步伐堅定地通過終點拱門。

啊!原來就是這種感覺:彷彿受洗的時候,天父上帝在終點給你一個溫暖的擁抱:孩子,歡迎你!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