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院小札--我未受洗 但我體驗了上帝的存在/許華陽

用「鬼門關前走了一圈」來形容那個禮拜我的個人體驗,其實一點也不為過。

話說10月28日(週五)晚上,正在看電視的時候,突然感到左半身從頸部往下到肚臍為止,包含前胸、後背、及左臂等全都不舒服。因為個人是「冠心病」的老病號,所以就循往例含了一片「舌下片」,準備早點上床就寢,平躺之後卻遲遲未覺舒緩,自我警覺狀況異常,遂於深夜12點到萬芳醫院(因為家住木柵交通方便)掛急診,按照SOP標準流程作業,經過二次抽血(間隔4小時)檢查,「心肌酵素」都在標準範圍,熬到次日清晨5點,終於判定「與心臟無關」而辦理出院,當時個人的確也感覺一切OK!

未料事隔二天,到了30日(星期天)晚上,再度感覺身體不適,狀似日前但更為加劇,因為適逢星期假日,大小院所全部休診,欲求診只得大醫院之急診部,心想70之軀「全身痠痛」在所難免,且兩天前的「深夜急診」是「無恙」返家,所以就自行決定隔天(星期一)早上再到萬芳看「門診」,(因為我有12年的完整病歷及固定看診的心內主治大夫),這一夜就準備與病痛和平共處吧。

但是整個夜裡,站也不對,坐也不是,躺也不得眠,整個左胸仿如遭受二塊石板前後擠壓,整顆心臟如同端午節粽子被緊緊捆綁,有時又像有隻無形的手在揪扭它,可謂苦不堪言,甚或欲去之而後快。

於是我開始向上帝禱告,雖然我並非教徒,但在基督長老教會「東門學苑」出入三年,平日的耳濡目染,讓我領悟到「上帝創造宇宙」及「萬物有主,神愛世人」的啟示,知道萬能的上帝是可以對話的,所以在冥冥之中我感受到上帝的存在,因此漫漫長夜裡我並不孤單,也不畏懼。

次日(週一)一早趕赴萬芳看診,果真是「急性心肌梗塞」,事不宜遲,立即進行「心導管檢查並按裝支架」,經過住院一週觀察療養之後,終於平安回家。

回顧這次經驗的確不可思議,除了感受到現代醫療的發達與進步之外,個人也深深體驗到「上帝與我同在」的奇異恩典(Amazing Grace)。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2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