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六十五歩のマーチ /陳賜兵

美國總統歐巴馬訪問廣島市

2016年5月27日,美國歐巴馬總統在伊勢志摩七國高峰會議結束後,直奔廣島市,向和平紀念園的原爆歿者慰靈碑獻花,僅十分鐘參觀紀念寫真資料館,然後用17分鐘以「無核子武器的世界」為題,沒透過翻譯直接演講,然後匆匆從廣島直飛回美國。2016年8月初我接到廣島市政府參加原子彈轟炸71週年紀念會邀請函,我以健康為由辭謝邀請。其實我是不願意再回憶起當時的淒慘、殘酷,阿鼻叫喚的活地獄情形重現。據林俊義教授講座資料顯示福島核電1 號機組爆炸威力是廣島原子彈的168倍,而僅是福島的168分之一威力的廣島型炸彈,在當時已經把廣島市夷為平地,可見核子武器多麼恐怖!我們應該呼籲全世界放棄核子武器。據2016年5月份《文藝春秋》所刊載歐巴馬總統突訪廣島是另有原因,就是1945年7月28日,一艘日本戰艦「榛名」(haruna)從新加坡回來,停泊於江田市小浦港等待大修時,被美國空軍發現,遭受密集攻擊,該艦終於擱淺不能動彈,但美軍也損失兩架B24轟炸機,被日本防空火砲打中,迫降山口縣安倍首相的故鄉。兩架機員全都無傷遭到俘虜,除了隆三夫人號機長一人被解送東京接受調查以外,其餘全部被收容於廣島憲兵隊,據聞這些俘虜曾被綁在跨越元安川通往和平公園的「相生橋」欄杆上示眾,然後全部死於8月6日之原子彈轟炸。歐巴馬總統為要祭拜這些美國軍人以及其遺族才趕往廣島市。政治家之言論我不敢全部相信。自從美國杜魯門總統命令轟炸廣島和長崎,而提早結束了第二次世界大戰後,至第44代歐巴馬總統為了平息國內輿論,沒有任何總統為了殺死無辜非戰鬥人員而向日本道歉過。

被日本政府兩度宣告死亡的特攻隊員
我向來很「鐵齒」太自私,相信自己又很驕傲,自認凡事只靠自己即可。當過日本兵,本來必死於第二次世界大戰。因為當時我被編入水上特攻隊,守護日本東部軍管區、相模灣和千葉縣的九十九里海濱。第1戰隊至第30戰隊都被派去琉球、台灣和菲律賓,除了派至台灣的以外,都死於琉球和菲律賓戰役,我是屬於第49戰隊,在秘密基地江田島北端離廣島灣7公里的「幸之浦」接受特訓。美軍佔領琉球後,原本計畫投入五百萬大軍,預計犧牲五分之一的一百萬兵力,來打敗日本軍以便結束戰爭。後來因原子彈研究成功,於是投下在廣島和長崎的原子彈造成嚴重傷亡。我們部隊離廣島最近,為此立即被派去廣島市救援,那是第二度被宣告死亡。體驗過這次大災難後,完全改變我的人生觀,我好像按照神所編寫的劇本在演我的人生戲,當我面臨危險時,都有隻大手在我的背後扶持我、保護我。公館教會陳滄敏長老,東門教會蔡英士長老以及鄭連德牧師這三位是我信主的導師,我很感謝他們三位。2015年7月31日,日本「non fiction作家」豐田正義寫了一本《與原爆戰過的特攻兵》。在封面上它這樣寫著:「救援廣島市的青年們由國家二度宣告死亡。」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日本曾經擁有叫「圓零」的秘密武器,那不是戰鬥機也不是潛水艇,那是用三夾板製造的水上特攻艇。因圓零特攻隊是秘密部隊,戰後在世人不知中被遺忘消失。可是這特攻隊卻擁有更大的密史。在8月6日廣島被原子彈轟炸時第一時間進去救援的就是這支秘密部隊,後來這些人都成為原爆受害者,雖經過了71 年,這些人仍然與「後遺症」搏鬥中。當初進去救援的台灣戰友共有7人,回台後現在僅剩我一人仍然活著,我年輕時喉嚨動過刀,曾患十二指腸潰瘍,接受過膽囊切除,腳關節置換手術等,我不敢確定這些與後遺症有沒有直接關係,總是對後遺症有所疑慮。因此我很注意身體的健康,每天都要步行七、八千步(約五公里)來防止身體加速老化。

三百六十五步進行曲
我每天必從「天のお父様、おはようございます。天父早安」開始禱告後步行繞大安公園兩周,在路上邊走邊哼熟悉的日語老歌。尤其我最喜愛的就是由水前寺清子在NHK紅白合戰唱紅的《三百六十五步進行曲》。以前在大安公園步行時偶爾會遇到已故王雲昌長老,我們必行舉手禮後互道平安,我很懷念他。現在常遇到教友張秀貞姐,她認真優雅的健美操姿態令我印象深刻,我經過她們運動場地時,她常以Smile揮手打招呼。而在我家附近連雲公園則常遇到東門學苑陳淑美同學,她以嚴肅面孔悠然地由看護陪伴繞行公園,每次亦令我極其佩服,據我觀察她每次約走60分鐘以上,她的堅強意志力令人欽佩,希望她能早日恢復健康。

與大家分享《三百六十五步進行曲》之歌詞原文與漢譯如下:
「幸せは歩いてこない
だから歩いて行くんだね
一日一歩 三日で三歩
三歩進んで二歩下がる
人生はワンツーパンチ
汗かき べそかき 歩こうよ
あなたのつけた足跡にゃ
綺麗な花が咲くでしょう
腕を振って 足を上げて
ワンツー ワンツー
休まないで歩け
それ!ワンツー ワンツー
ワンツー ワンツー
幸せの扉は狭い
だからしゃがんで通るのね
百日百歩 千日千歩
ままになる日もならぬ日も
人生はワンツーパンチ
明日の明日は また明日
あなたはいつも
新しい希望の虹を抱いている
腕を振って 足を上げて
ワンツー ワンツー
休まないで歩け
幸せの隣にいてもわからない日もあるんだね
一年三百六十五日
一歩違いで逃しても
人生はワンツーパンチ
歩みを止めずに夢見よう
千里の道も一歩から始まることを信じよう
腕を振って 足を上げて
ワンツー ワンツー
ワンツー ワンツー
休まないで歩け
それ!ワンツー ワンツー
ワンツー ワンツー
それ!ワンツー ワンツー
ワンツー ワンツー」
漢譯如下:
「幸福不會走過來
因此要自己走向它
一日走一步 三日就走三步
儘管前進了三步卻後退兩步
人生就是ONE、TWO,加油!
流汗仔 愛哭鬼 走哟
你留下的足跡上
終會開出美麗的花
揮舞手臂 抬起腳步
ONE、TWO、ONE、TWO
往前走別休息
那就ONE、TWO ONE、TWO
幸福的門很狹窄
因此要彎腰通過它
百日走了百步
千日就走了千步
日子有時如意 有時不順
人生就是ONE、TWO 加油!
明天的明天 再明天見
你會像懷抱著希望嶄新的彩虹般
揮舞手臂 抬起腳步
ONE、TWO ONE、TWO
往前走別休息
那就ONE、TWO ONE、TWO
幸福即使就在身邊
也有不覺的時候
一年三百六十五日
即使一步之差而錯過它
人生就是ONE、TWO 加油!
為了夢想別停止腳步喲
千里的路是從一步開始
要相信自己開始所做之事
揮舞手臂 抬起腳步
ONE、TWO ONE、TWO
往前走別休息
那就ONE、TWO ONE、TWO」
註:日本詩人很愛用「八十路」、「九十路」,指八十歲和九十歲。讀音分別為「やそじ」(ya so ji)和「ここのそじ」(ko ko no so ji)。我不知道其緣由,我仿他們以此文當做我「九十路」之感言。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5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