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就是德國--從古怪的德意志民族談起-/曾榮振

正當德國總理梅克爾大開國門,收容中東80萬難民之際,頃閱聯合報刊載王健壯教授(梅克爾上的這堂課)一文,深有感觸,爰就淺見略述一二。

從歷史看,德意志民族的祖先是古代日耳曼人,早期就是個封建的城邦。然而,日耳曼,這個經常與「德意志」聯繫在一起的名詞,要比德意志出現得久遠許多。它的意思是「令人生畏的好戰之士」,此在德意志的軀體中埋藏了很深很久,人類歷史的進程中,一再表現出令人驚悚的特質,倒是如雷貫耳,舉世皆知。

西元前,日耳曼是個野蠻的民族,直到西元一世紀,日耳曼被納入羅馬帝國統治。四世紀末,日耳曼民族大遷移,造成羅馬帝國分裂成東西兩部分,最終在476年滅了西羅馬帝國(遷都伊斯坦堡的東羅馬帝國,國祚延續了一千年才被土耳其消滅)。

961年,德意志皇帝奧圖一世(Otto I,936〜973),幫助教皇鎮壓羅馬貴族的反抗,翌年聖誕節的晚上,穿著古羅馬的紫色長袍,腰束金帶,來到聖彼得大教堂,面向祭壇下跪祈禱,授意教皇為他加冕,自稱「羅馬人的皇帝」。此後845年,歷代德意志君主均稱為神聖羅馬皇帝,領土擴及今之德、奧、捷、荷、比及義大利北部,史稱「神聖羅馬帝國」,基本上是一個鬆散的政治結合,有名無實。晚期皇帝除了兩個外,其餘都是奧匈帝國哈布斯堡(Habsburg)王室的人世襲。

到了1806年,拿破崙輕易征服德意志,割地賠款之外,並以一紙命令把德意志王朝轟然解體,至此,神聖羅馬帝國壽終正寢。當年,一個矮個子的法國巨人帶著大批軍官來到柏林郊外,用馬鞭指著一座墓碑對部下說:「要是他還活著,我們就不可能站在這裡了。」說話的人是拿破崙,而墓碑的主人是德皇腓特烈大帝。

此際,國家的屈辱降臨,當這片土地連一個名義上的國家都不復存在時,人們想起了德意志詩人席勒1795年的呼喊:「德意志,它在哪裡?我找不到那塊地方。」喚醒了深藏德意志人心靈中的沉痛回憶。

戰敗的屈辱尚不止此,這一年拿破崙騎著白馬通過柏林的凱旋門--布蘭登堡門進入市區,身後跟著一群騎兵,柏林市民在驚恐中向他歡呼:「皇帝萬歲!」兵臨城下,拿破崙來了,還把「勝利女神」駿馬戰車當戰利品運回巴黎。直到1814年德意志打敗法國,才把這座凱旋門上的古典地標拉回來。其間,德意志受到空前恥辱,國格掃地無以復加。

現在看來,拿破崙對德意志往後的發展,影響至為深遠。他把法國大革命的成果(拿破崙法典)帶入德意志,將當時的專制衝得支離破碎,整合內部大小邦國,形成德意志統一的主要觸媒。可以說,有志於一統德意志的諸侯所未完成的任務,卻由拿破崙完成了一大半。文學泰斗歌德寫道:「既然痛苦是快樂的泉源,那又何必因痛苦而傷心。」的確,由敵人來推動自己的統一大業,而且在痛苦中快樂著,這也正是德意志民族最為古怪之處。

儘管如此,德意志仍然四分五裂,還有100多個大小城邦各據一方,1848年才組成鬆散聯邦,各擁完整主權,離所謂民族國家相差甚遠。

德意志雖為中歐最大國家,但有許多強權環伺,唯一的港口竟是冰冷的海洋。他們說:「德意志誕生於包圍之中」,西有英法強權,東方毗鄰巨大的俄國,難以擴張勢力,於是傾向於爭取締結同盟。歷史證實了這一事實,兩次規模龐大的世界大戰都顯露無遺,導致的結果便是徹底的毀滅。

1862年,俾斯麥(Bismarck,1815〜1898)輔佐普魯士國王威廉一世(Wilhelm I,1861〜1888在位),四年後擊敗奧地利和法國,德意志統一的最後一個障礙被掃除。那時中國已是清同治10 年,慈禧當政,光緒帝維新不成,就快被囚禁瀛台了。

威廉一世挾著勝利者姿態,跑去巴黎凡爾賽宮加冕,封為德意志皇帝,宣告德意志帝國成立。那是1871年,日本明治維新剛剛開始,而美國立國也有百年之久。鐵血宰相俾斯麥急起直追,強力推行「富國強兵」,並說:「要用鐵(兵器)和血(士兵)進行終一」,在四分之一世紀內,國力等同美國,僅次於大英帝國,結果產生逞威心態,德意志人民手中瘋狂揮舞著刀槍。

果如預期,1914年爆發一次大戰,那不是德國的戰爭,卻與奧地利結盟,造成歐陸強權對抗,演變成前所未有的總體戰,死傷慘重,哀鴻遍野。1919年,敗戰的德國被迫簽訂《凡爾賽和約》,背負了鉅額賠款,形同國家破產。當時英法兩國高調表示「榨乾德國最後一滴油」,英國經濟學家凱恩斯為此退席抗議,並出書抨擊此等條件嚴苛的不平等條約。莫名其妙捲入這場大戰,德國人不啻挨了一棍,舉國悲憤怨恨,替納粹的興起提供了溫床,成為二次大戰的導火線。

飽受屈辱和摧殘的德國,民生凋敝,物資匱乏,出現混亂的時局,於是一個支配命運的人--希特勒出現了。

希特勒是奧地利人,一個強烈的民族主義者。一次大戰時跨越國界,參加一支德國兵團同時投身政治。他以「國家元首」創建的德意志帝國雖僅存在12年(1933-45),但這個帝國所激起的狂風驟雨,真正改變了世界。1933年掌權後馬上片面廢除《凡爾賽和約》,決心將德國打造為歐洲最大強權,進而成為世界第一。

1939年二次大戰爆發,希特勒把德國綁上戰車,像脫韁的野馬--狂奔、猛突、殘踏,裹著烈火硝煙滾滾而來,千百萬鮮活生命悲慘死去。

柏林猶太屠殺博物館,見證了600萬猶太人遭到種族滅絕,令人髮指。1970年德國總理布蘭德在波蘭受難者紀念碑前跪倒在地,深刻反省,勇於承擔,最終讓德國回到了世界舞台。

戰後的德國被一分為二,並以柏林圍牆為界。1990年,分裂41年的東西德再次統一,東德的五個邦加入西德,東德不存在了。這次不是東邊統一西邊,而是西邊買回東邊,1946年被邱吉爾形容的「鐵幕」至此消失。

環視世界列強之中,沒有一個國家像德國那樣--國祚短促,變化莫測,最終都變成了另外一個德意志。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566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