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振惠 先生〜我的啟蒙恩師/莊壽洺

大東亞戰爭也就是第二次世界大戰 "終戰"後,由塩水小學校(現今的塩水國中。初中)轉到台南成功國民學校(日本時代是明治國民學校是 "女子學校")。五年級時有位剛由 "台南師範學校"出業的王振惠老師教導我們。當時台灣經濟"很差",生活辛苦,許多孩童沒辦法 "上學"(我的同學 "阿才。郭x才"蠻bright聰明伶俐,只得幫父親當 "馬伕")

(※)為啥台灣是 "米。糖"盛產,却 "經濟很差"呢?其實是:外來政權中國國民黨KMT將台灣的 "米。糖"運往中國打 "內戰"!

王老師常以"自己管理自己,也就是自治"教導我們:不僅是"言教"而是"身教",『武士道解題。李登輝先生原著』所謂"自律",而不是"他律" !

◎便當盒。飯盒事件:有一天快要"下課"時,有位同學報告老師:前天遺失"便當盒"這時王振惠老師顯出老師 "智慧":令全班約二、三十位同學跪在地板(很涼快的 "磨石"地板),而老師則注視同學們的"反應"......不久"天色漸漸昏暗",老師大概"感觸"到哪位同學"犯錯"。因為天色昏暗,王老師就親自騎"自轉車。腳踏車"載住郊外"三分子"的王同學與我回到家......
『便當盒事件』就結束了,只有王老師,偷 "便當盒" 的同學與我。三個人知道實情("情感"敏銳或過敏的我為啥知道誰 "偷"的呢?我也不知所以然,大概是 "直覺intuition" 吧→?70年前的往事,還記得很清楚呢→?"怪人"→? "該記"的不記。"不必記"的却 "記得"!---懷念恩師王振惠老師之恩惠---心內響起
『日語灑歌:あおげばとうとし、わが師の恩。
教(おしえ)の庭にも、はや幾年(いくとせ)。
思えばいと疾(と)し、この年月(としつき)。
今こそ別れめ、いざさらば。

不知不覺地滴下所謂 "感恩淚水"!

於教師節深夜2016.9.28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0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