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8教師節,台灣人當紀念 為學生犧牲的淡江中學教師/蔣茉春

儘管社會輿論對於9月28日勞工放假教師不放假的議題有不少意見,但是筆者認為放假與否並不是重點,而是應該思考:台灣的教師節真的應該定在孔子誕辰的這一天嗎?台灣有沒有其他發揮教育愛的典範?

  其實在淡江中學校園內,有一座「埔頂二二八蒙難紀念碑」,就是為了紀念1947年3月無辜身亡的淡江中學師生。二二八事件之後全台灣實施戒嚴,淡江中學的學生郭曉鐘3月10日在淡水街上不幸被國府軍槍殺,當時的校長陳能通牧師和訓導主任黃阿統不忍心讓學生橫屍街頭,為學生處理後事,又將遺體運回學校體育館暫放。隔天早上黃阿統的妻子擔心野狗啃咬遺體,要先生過去查看(一說是黃阿統想要通知學生住在南部的家長領回遺體),但是國府兵進入校園,逮捕了陳能通、陳旺(陳能通之父)和黃阿統,而另一位盧園老師聽聞陳校長被抓,連忙起床套上外衣,出門之後就被國府兵開槍打中右肩,延誤送醫後不治。而陳旺牧師後來被放回來,但是陳能通校長和黃阿統主任從此下落不明。

  其實這個故事我從7月底聖歌隊淡水靈修營回來之後,就一直考慮要寫。可是借了《淡水流域二二八》(吳三連台灣史料基金會出版)之後,翻閱了一半就一直擱著,不忍心繼續讀。這幾位淡江中學的老師無論是學歷(陳能通是日本京都帝大畢業,東京神學院進修;黃阿統是台北第二師範學校畢業;盧園是淡江中學校友,日本長野上田專門學校畢業)或是教育熱忱,即使用現今的標準來看也都是一等一的,不管他們是不是基督徒,都將自己的生命貢獻給了教育,但是許多台灣人對他們的故事一無所知,實在是很可惜。

現今台灣有人在討論「轉型正義」議題,其實轉型正義的基礎,就是歷史的真相。小至個人、家族,大至縣市、國家,無論數十年或是幾千年,總有演變的歷程。儘管台灣史過去曾經是敏感的禁忌,但是在先行者們掀開了潘朵拉的盒子之後,台灣史從過去的「險學」成為「顯學」,而筆者也有幸成為入門者。不管教學或是研究,我會將她視為上帝交付的任務,努力做到最好。

最後謹以此文紀念張炎憲老師(1947年3月10日〜2014年10月3日)逝世二週年。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4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