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磯山觀景列車/曾榮振

第一次遊歷洛磯山脈,當我第一眼看到露易絲湖(Lake Louise),的確被眼前的美景驚懾住。雪山、碧湖、森林,美極了的顏色和構圖,經過五次遊歷,至今記憶猶深。

洛磯山脈,從加拿大一直延伸到美國西部,形狀由冰河與河流聯手形塑。在漫長歲月中,大自然鬼斧神工造就今日的山水,美得難以想像,令人震撼不已。

夢想中的洛磯山脈,就是山峰和湖泊,人們可能窮其一生都在尋找而且讚嘆的地方。遊歷過後的感覺是「萬仞絕壁」,使人自然而然想起陶淵明《桃花源記》,神思飛揚,竟忘了身在何處。

一趟全新體驗的火車之旅,在此揭開序幕。每一段路程帶領你更接近目的地,旅遊景點已變成細微小道,不足觀矣。重要的是,旅途中的過程其實與抵達一樣繽紛多彩。

1900年,加拿大太平洋鐵路開通,橫貫東西兩岸,經過高山、隧道、河流、湖泊、瀑布和冰河,穿越整個洛磯山脈,途經幽鶴(Yoho)、庫特尼(Kootenay)、班夫(Banff)三座聞名於世的國家公園,擁有全世界最壯麗的火車之美稱。

洛磯山登山者號(Rockies Mountaineer)觀景列車,恍若一隻又長又肥的鋁合金馬陸(馬陸,或稱千足蟲,節肢動物,生活在腐敗植物上並以其為食),前面掛二個蒸汽火車頭,一個用來牽引,一個負責電力供應。超大視野觀景車廂位於尾端,360度透天帷幕車頂天窗,四周全是玻璃,視野絕佳。火車緩緩駛離溫哥華,嘎嘎作響地顛簸前進,時速48公里,一層又一層的白雪山峰延展到天際,無數的湖泊倒影與蜿蜒河流穿梭其中,冷漠包圍壯麗的峰頂,極目望去,真是一幅美妙絕倫的圖畫。

這款劇烈搖擺的火車,需在洛磯山門戶甘露市(Kam Loops)過夜,翌日繼續駛往目的地。沿途映入眼簾的,仍是巧奪天工的自然雕琢 - 河谷、瀑布、山巒、湖水和倒影。置身群山之間,四顧皆是驚人的景象,原來,它們本身就有令人望而生畏的特質。

火車在山谷和河流間不斷穿越,直直往東開。晚秋的天氣陰沉未散,在這二千公尺高的海拔,天凍地寒,冷風刺骨。地面所有的山峰都是東西走向,想來必是冰河時期切割所致。途中,碧綠湖泊一個接一個連綿不絕,景象千變萬化,各個山谷向四方擴散,周遭都是綠色針葉林,美得令人心醉。

現在,火車駛入霧氣繚繞山谷中,在山腹前進後退,一個隧道又一個隧道,再三經過溪流和隘口,看起來陡峭險峻,氣勢磅礡。這裡依然又冷又乾,雪繼續往下降,來到滂沱大雪的酷寒地帶,大小山峰參差錯落,山間怪石天成,湖泊湛藍見底。煙雲變幻,飛瀑流泉,不論春夏秋冬,山上山下都有景可賞。

當火車進入濃霧區後便迷失其中,空茫茫吞噬了鐵道,暗淡了整個峽谷。然後,路不見了,河谷不見了,山脊不見了,天空也不見了,剩下灰濛濛的霧海一片。直到通過朱砂隘口,坡度漸漸平緩,彷彿太魯閣峽谷般,沿路景觀十分壯麗,火車有如一條巨龍,只見前段早已鑽出洞口,後段還在山的那一邊。此情此景,似是「只應天上有」,宛如置身瑞士山水中。

夕陽西沉前,火車抵達終點--班夫小鎮。它是哥倫比亞冰原(Columbia Icefield,面積230平方公里,為北極以南最大冰原)的門戶,為群山圍繞,空氣乾燥,雨量稀少,霧更是沒見過,陽光幾乎終年不斷,周遭一片寂靜,除了弓河瀑布(Bow Falls,瑪麗蓮夢露主演「大江東去」電影外景拍攝地)神秘的急湍聲之外,什麼也聽不見,景致奇妙無比。

這樣的場景,讓我想起郁達夫(1896〜1945)在《還鄉後記》一文寫道:
風煙俱淨,天山共色......奇山異水,天下獨絕。水皆縹綠,千丈見底......
急湍甚箭,猛浪若奔......
遊畢洛磯山脈,只見巨大山峰的痕跡,駭人的大自然,極端冷冽,所有的生命都被掩蓋,景色十分孤絕。
在此,我想說出一句話--看到洛磯山的那一刻,真美。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2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