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的愛補我破網(2)/林信男

美麗島事件
1979年底發生的高雄事件(美麗島事件),對我們家是一大衝擊。四弟弘宣被點名為代表台灣長老教會參與所謂「叛亂」的神職人員。那年某日寒冷的深夜裡,我們被急促的按門鈴聲吵醒。當我應聲開門時,由里長帶著警察及憲兵進來,說是要搜查四弟林弘宣是否藏匿在我家,逐間搜索衣櫃及箱子。而我們的樓上、樓下及屋外都早已站著監視的人員。往後的日子,在生活、工作、通信上,我都受到情治單位及警察人員的特別照顧。每次要出國參加國際學術研討會也都被百般刁難。五弟在美國聲援抗議政府對高雄事件不義的行為,於是他原本在美國求學期間被打小報告而列黑名單的罪名,就罪上加罪。甚至在母親病危時,由幾位在野黨立法委員聯名請求讓他回台灣見母親最後一面的訴求也遭否決。在這風聲鶴唳,草木皆兵的氣氛下,一群基督徒勇敢地站出來。他們每週聚會,關懷所有遭受此苦難的人及家屬。他們唱詩、讀聖經、代禱,並以實際行動拜訪關心受難者的需要。不管遭此困難的人是不是基督徒,都同樣表達關切之情。在戒嚴的白色恐怖氣氛下,這群基督徒實踐了耶穌「我病了,你看顧我。我下在監牢,你來探望我」的教導。主藉著讓我參加這些聚會與探監,使我恐懼的心獲得安慰。高雄事件及其延續下來的白色恐怖給台灣社會的心網捅了一個大洞,希望似乎要破滅了。我也曾一度灰心想離開台大醫學院的教職。感謝上帝,透過基督徒所表達主耶穌的愛,醫治了我們心靈的創傷,修補了我希望之網的破洞。

第二、三次手術
接受眼睛手術並休息一個多星期後,我回到台北的家,並繼續由台大醫院的眼科醫師照顧。再過一個多星期,原本拿下眼罩還能看到東西的右眼又有了變化。於是再度住院。接下來的一個月,因為第一次手術後發生併發症,眼底出血蓋住了視網膜,我前後再接受兩次眼科手術清除視網膜下的血塊。第二次手術前,鄭連德牧師夫婦來為我禱告,當我們同心說「阿門」後,我心裡出現一生以來從未曾經歷過的安寧及祥和,桂芳也有類似的感覺。在台大醫院的兩次手術並沒有挽回我右眼的視力。我成為只剩下左眼視力的獨眼人。從小我就被稱讚有一對炯炯有神的大眼睛。現在不但只有一眼的視力,兩眼看起來也一大一小。我的立體感變差,不再能像以前那樣穿針線,或準確伸手捕捉眼前的蚊子。這次的生病,使我學習許多新的功課。上帝通過此苦難,使我更能了解耶穌十字架苦難的意義。更能體會病人及家屬的苦難。在我臥病期間,內科戴東原教授到病房探視,他看我那麼辛苦地按照眼科醫師的吩咐,整天面朝下躺著。他說「這種身體及精神的辛苦,你這個精神科大教授要好自為之」。戴教授是在鼓勵我,但他可能忘了我還有一位大醫師耶穌在看顧我。在人看來,我的生涯在這個時刻出現了大破洞,但上帝再次給我修補了。

網、望、夢
打魚的人,不論多麼有經驗,如果魚網有破洞,撈到的魚也會溜掉,導致徒勞無功。「網」與「望」這二個字台語都念bang。李臨秋先生作詞的台語歌謠「補破網」,充分發揮台語之美,描述討海人之辛苦與希望。其第一節歌詞說:「見著網,目眶紅,破甲即大孔,想要補,無半項,誰人知阮苦痛,今日若將這來放,是永遠無希望,為著前途罔活動,找傢司補破網。」台語,「魚網」和「希望」都念成hi-bang。破了大洞的魚網若不把它補起來,那就永遠沒有希望捕到魚了。同樣,一個人的希望無法實現時,若就此絕望放棄,那就真的永遠沒有希望了。可是如果能努力去修補過去的漏洞、缺陷,就會有轉機。除了前面所提「網」與「望」這二個字台語都念bang外,「夢」這個字台語也念bang。信耶穌使我們有一個美麗的夢,使我們能網住永生的盼望。台語將「網、望、夢」三個字美妙的以同樣的發音bang連結在一起,實在讓人讚嘆!以前我在精神科門診看診工作中,最常聽到的訴苦是失眠。多數失眠者會抱怨整夜做夢,干擾睡眠。其實,夢是睡覺的一部分。我們每天睡覺都會做夢,不管你覺得是一覺到天亮,或是整夜做夢,多數情況下,作夢所佔的時間長短都差不了多少。夢既然是上帝在我們的睡眠裡頭設計的一部分,我們最好存著感恩的心接受。我常常勸那些抱怨睡覺做夢的人,腦筋要轉個彎。睡覺做夢就像看一場電影,做恐怖的夢就是上帝請你看一場免費的恐怖電影。倒是如果真的利用睡眠腦波觀察,只要一出現做夢記錄,就把你搖醒,既所謂「夢的剝奪」,那你真的會身心俱疲而生病。所以睡覺做夢是不可或缺的。「有夢最美」這句話還是有它的道理的。

研修神學的夢
若沒有發生嚴重的視網膜剝離和手術的併發症,我可能會繼續留在成大醫學院和醫院忙到退休為止。上帝似乎在通過此次的眼疾叫我停下腳步想一想。在臥病期間,精神醫學界大老林宗義教授從加拿大來台時,特地打電話鼓勵我,並要我放慢腳步。經過禱告反省,我決定辭去成功大學的一切職務回台北。當時我並不知道未來會如何,但確定必須重新安排生活。我雖然離開台大不到一年,但也只能以新進人員身分申請台大醫學院教職。從1990年7月我重新回台大醫學院到2004年8月退休的14年期間,我承接台大醫學院、台大醫院和台灣精神醫學會的各種任務。但感謝上帝,在我工作職務最繁重的時期,引領我修讀神學課程。我先利用晚上時間修讀完台灣神學院信徒神學系的神學士課程。2001年台灣大學給我一年進修學假,讓我得以考試進入台灣神學院修讀文學碩士課程。先當一年全時間學生,然後分段研修,於2005年完成此課程,圓了我修讀神學的夢。

我有一個夢
美國人權運動者金恩牧師於1963年8月28日,在華盛頓林肯紀念堂前所發表的演講「我有一個夢I have a dream」被票選為美國20世紀最佳一百篇演講的第一名。美國政府訂1月20日為「馬丁金恩日」,他是獲得美國三個以紀念個人名義設立的國定紀念日之一(另兩位是華盛頓及林肯總統)。金恩牧師本著基督信仰,夢想有一天睡醒起床時,看到白人與黑人的小朋友能手牽手平等生活在一起。金恩牧師像耶穌一樣,在世上的時候受盡羞辱,最後被殺死了。但是他死後他的美夢成真。今天,黑人也已被選為美國總統了。主禱文裡面有一句「願你的國降臨,願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金恩牧師的夢就是要落實耶穌基督教導我們的這句禱告詞。歷代愛主的基督徒延續做「願你的國降臨,願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的夢。

各位親愛的姐妹兄弟,當面對人生困境時,讓我們撇下我們的破網,聽從耶穌的聲音「把船划到深的地方」,我們就有希望。在這新春年頭的時候,我有一個夢,希望上帝的旨意行在台北東門教會。我有一個夢,我們能找到合上帝旨意的下一任主任牧師。我有一個夢,我們的長老、執事、團契同工能將個人的主觀意見擺一邊,上帝擺中間,同心協力,為上帝所託付的工作盡心盡力。我有一個夢,我們每一位信徒除了參與主日禮拜,也能主動關心、參與團契活動及教會的各種事工。我有一個夢,當我與別人互動時,我能多聽少批判;專注的聽,而不急著回應。

上帝是愛
1997年在信徒神學系修讀王陽明牧師的「靈修神學」時,老師要我們根據日本的連續劇「阿信」在台灣電視台上演時的主題曲「感恩的心」,改寫成個人的信仰告白。我把改寫的詞錄以「我相信有愛」附在文末。
我相信有愛
我來自創造,是上帝兒女,
上帝清楚我的軟弱。
我來自上帝,我能依靠祂,
祂在每一刻呼喚我。
美麗世界,如今充滿苦難,
我嚐盡這人間各種苦難。
我雖流盡眼淚,我仍相信有愛,因我確信,上帝是愛。
感恩的心,感謝上帝,伴我一生,讓我有勇氣做祂兒女。
感恩的心,感謝上帝,悲歡離合,我都感謝上帝。(全文完)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21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