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學生涯見證上帝的奇蹟和禱告的力量/蘇玉守

2012年9月9日是我們抵達美國剛滿一個月,也是第一次去賓州那伯斯長老教會(Narberth Presbyterian Church, NPC)做禮拜,會去這間教會是因為內人(沈郁如)日前上網用Google找到的。記得首次去禮拜時,我們鼓足勇氣,帶著忐忑不安的心,推開進入了百年城堡式的教會。當日禮拜,由於語言問題,我是完全聽不懂牧師(Steve Weed)在講什麼道,還好唱詩歌時,教會內兩旁都有投影字幕可以看,勉強看得懂一些英文。讓我印象最深刻的是,牧師在一開始就表示歡迎我們全家,也可能因為在白人教會內格外醒目。當日禮拜後,與牧師簡短寒暄,讓他知道我們是剛從台灣來這留學,他也邀請我們下午來參加活動並用餐。

之後的幾個月,我嘗試著想聽牧師在講什麼道,但實在無法克服。有時牧師幽默地講道,會眾都會齊聲大笑,但只有我們不會笑,也完全感受不到牧師講道的幽默話語。不過,我們還是持續去做禮拜,主要原因有二:一是可以讓小犬(蘇愛格)去上主日學,讓小孩假日學英語; 二是禮拜後都會準備各式各樣甜甜圈(Donuts,真的是好甜),還有熱咖啡,我們全家禮拜最開心的事,就是能夠在結束後吃甜甜圈,尤其在賓州寒冬大雪的氣候,熱騰騰的咖啡和甜甜圈,真的是絕配。基本上,我們那段期間是因為咖啡和甜甜圈而持續去做禮拜。我們第一次感到禮拜的奇蹟是在2012年12月24日的聖誕夜,也是我們第一年在美國的聖誕夜,當晚禮拜一開始,牧師就問會友:你們有多少人禱告今晚是個白色聖誕夜(White Christmas)?大家就哈哈大笑而已,但說來神奇,禮拜後,我們步出教會時,眼前大雪紛飛,我們好開心,認為這就是"神蹟",也讓我們渡過了生平第一個白色聖誕夜。

牧師每週三晚上會帶查經班,約二三十人上課,當晚可提供托嬰服務及免費且豐盛的晚餐,每個月會有一次週三晚餐是由會友出主意做晚餐,服務當日來上課的查經班學員,我和會友們在2013年5月22日晚上做了水餃、壽司、茶葉蛋、雜菜乾麵等亞洲料理,服務上課學員,猶記得愛格下課後來教會幫忙剝茶葉蛋的景象,也和不少會友建立起友誼,漸漸融入教會。此外,六十歲的牧師有著一顆童心,特別喜歡小孩子,每週四下午都歡迎住在附近的孩子,下課後能到教會的室內體育館玩踢球(Kick-Ball,棒球規則,但用足球踢),愛格總是喜歡去玩踢球,我們也介紹朋友帶小孩子去玩踢球,還記得愛格剛去踢球,不太會踢,但牧師總是很鼓勵他、稱讚他。若當日有新成員要玩踢球時,牧師總是會讓新人優先踢球,讓新人倍感重視。牧師每年4月都會參加當地為囊胞性纖維症(CF)募款而跑的馬拉松,我2013年首次參加,牧師和會友們於週六早上相約練跑,4月20日牧師給了我一件大紅色的運動短衫,前面是教會名稱和十字架,背後寫著以賽亞書第40章31節的經文:Those who hope in the Lord will soar on wings like eagles; they will run and not grow weary (那些仰望耶和華的人,必像鷹一樣展翅上騰;他們奔跑,也不困倦)。但是,當日練跑,我膝蓋疼痛到不行,牧師看得出我有狀況,牧師問我如何?要我別勉強跑,中途幫我禱告一下,我就退出練習。還好,之後比賽,我順利跑完,跑完後,我也和牧師說:希望我六十歲時,也能像你一樣跑全程。因而,這段期間,由於教會週三查經班、週四踢球活動、週六練跑等,拉近了我們和牧師的距離。

另外,牧師娘(Teri Weed)也組織起女性會友,每週一天聚在教會,會友帶(借)來幾台Singer裁縫機,親手織棉被送去給附近的兒童醫院,2013年2月28日內人郁如帶著我去教會,看她們每週的織棉被成果。牧師娘也特定向我展示郁如的第一條手做棉被,以及縫在背後的標籤:帶著愛與禱告製作送給你(Made for you with love and prayer)。就這樣,我們也漸漸地認識牧師娘。此外,郁如也參加助理牧師(Debbi Watson)的烘培課、棒鐘隊、女性分享會等,認識不少會友,也受到更多會友對我們留學生活的關心。記得2013、2014年的感恩節(Thanksgiving,美國最大的節日,家人團聚日子),牧師娘或會友都會很體貼我們這些出外人,邀請我們到家裡吃火雞團聚,把我們當作自家人款待。

到了我留學的最後一年,由於撰寫博士論文需要尋求適合的編輯者協助修改語法與潤稿,當我2015年3月8日去禮拜時,告訴助理牧師(Debbi Watson)時,她馬上回我一句:我會幫你找到編輯。隔天即告訴我有一位會友(Donna Carson)願意提供協助。於是,之後幾個月,我花很多時間待在教會的會議室與Donna Carson女士一起討論修改我的論文,常常累了,就趴在桌上睡著,偶爾牧師經過時,他總是對我說:"沒有開會,只希望你把這裡當作自己的家"。也許也因為在教會內修改論文,特別受上帝眷顧與牧師祝福,就這樣,博士論文寫得很順利,而我能夠畢業,自己也認為這是很大的"神蹟",也因而與那伯斯長老教會建立起深厚感情。2015年5月10日是我生平首次站上那伯斯教會教會舞台和400位會友做感恩見證,是第一位外國留學生上台見證,我分享了我留學、做禮拜的過程,更感謝教會的每一首歌撫平我疲憊的心、每一個擁抱讓我倍受溫暖、每一個朋友都是我生命中的天使,最後感謝大家幫我禱告。見證結束後,有不少會友帶著淚水前來與我擁抱,感受到我留學一路來的悲歡喜樂,也和我一同見證上帝的奇蹟。

2015年8月23日是我離美回臺前的最後一次禮拜,上午兩場禮拜,Debbi Watson助理牧師當司會,邀請我和愛格上台,特別為我們禱告與祝福。下台後,我無法做禮拜,因為淚流如注、全身顫抖,深刻體會到離別不捨,會後Steve Weed牧師也幫我們禱告,當下想起牧師曾講約翰福音第14章27節的話語:"Peace I leave with you; my peace I give you. I do not give to you as the world gives. Do not let your hearts be troubled and do not be afraid."(我留下平安給你們,我將我的平安賜給你們;我所賜的,不像世人所賜的;你們心裏不要憂愁,也不要膽怯)。最後,我感受到平安,帶著基督的平安完成了我的留學生涯,見證了上帝的奇蹟和禱告的力量。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2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