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駱維仁博士獲榮譽神學博士感言

駱維仁,2012/9/22

1.認同受剝削的原住民

我們全家人都很尊重原住民,把他們看成自己的家人。1928年暑假,我們的爸爸受派到鳳林教會實習。有一天,他看到一位太魯閣族同胞從山上揹著一大籃的香蕉下來到街上賣給一間小店鋪。店主給他一角五分錢,他馬上將九分錢拿去買了一瓶米酒,又用三分錢買小魚乾,坐在樹下開始喝酒;不久之後,他開始唱酒歌,說醉話,喝完之後,就躺在地上睡覺。一覺醒來,看到太陽即將下山,也覺得肚子餓了,就回到同一間店鋪,用剩下的三分錢買了幾條已經爛熟的香蕉一口氣吃光光,然後,顛顛倒倒地空手回家,沒買任何東西給在家裡等候的飢餓妻兒。

[閱讀全文]

貧窮人的豐富/有志

哈馬紹出生於瑞典,童年主要是在烏普薩拉渡過的,父親亞爾馬‧哈瑪紹是1914年到1917年間的瑞典首相。他是六個孩子中的第四個。家族從17世紀開始就為瑞典王室服務。談到父母的影響,他說 :「從我父親這一邊 (政府官員與軍人),我傳承"沒有比無私地為你的國家或人類服務是為更滿意的人生" 這樣的信念。這種服務需要無私地犧牲個人的所有的利益,但同樣地需要有毫不畏縮的勇氣來維護自己的信仰。從我母親這邊(學者和神職人員),我傳承了聖經福音書的教義就是人類生而同等,都是上帝的小孩」。

[閱讀全文]

祝福盧牧師/陳必欣

榮獲1947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的法國作家紀德Andre Gide(1869-1951)曾說:「斷奶的嬰兒推開母親的乳房,並不是忘情或無情。」其實這情況有如男人要離開自己的父母, 跟妻子結合(創世記2:24)。

[閱讀全文]

為主見證/謝美姿

我踏上一段神祕的旅程 

走過一道道敞開的,深鎖的門

閒適和慾望不斷從裡面探頭張望

繽紛的香氣不時從另一扇門陣陣輕漫

我腳步徬徨地走著

走得緩慢而令人擔心

[閱讀全文]

在菲律賓街頭,有許多美軍吉普車改裝而成的私人小公車,上面有各種車主自行彩繪的圖騰。有次我在馬尼拉的吉普車上看到一個熟悉的圖樣: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詢問當地友人原因,他說應該是曾來台灣工作的菲律賓外勞,感謝台灣的雇主給他工作機會,存了人生第一桶金,買了這輛吉普車,他才能做生意養家活口。

[閱讀全文]

思父親,念大哥/王芬芳

二二八過後,我不但失去母親、也失去了父親。我和六個兄弟姐妹,在這之後,就成了一群孤兒們,而大哥也就成為了我們的大家長。當時年幼的我,一點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也只有他,就像父親一般,帶著我們走過往後的日子。當時大哥只有22歲,而最小的我、也只有4歲半。

[閱讀全文]

泰澤靈修之旅/鄭沐慧

我回來了。沒聽過泰澤的朋友會問我,泰澤好玩嗎?法國很冷嗎?你們都在幹嘛啊?聽過或去過泰澤的人則會問,你選了什麼工作?食物是不是真的很難吃呢... 感謝上帝,也感謝馬約翰牧師和總會幹事蔡南信牧師,讓我這次有機會能參與泰澤靈修之旅。第一次接觸到泰澤,是我們教會當時的少契輔導從泰澤回來分享時送了我一個綠色和平鴿的項鍊,那時我只覺得很好看,泰澤的歌蠻好聽的。

[閱讀全文]

溫暖的陽光照亮我的人生/蔡宜修

1994年媽媽帶哥哥與我一同進教會受洗,信主前我們家是佛教家庭,信主後,拆掉佛像、佛具、佛畫,擺上耶穌基督的匾額及放上十字架,在信主的過程當中,父母哥哥心力交瘁,全家為了我改信基督教,我國中12、13歲因課業壓力大,上學常遲到或無故不去,雖想轉學但因學區關係不能轉,後來不去上學長達一年,在週日媽媽帶著哥哥與我做主日禮拜及參加小組聚會還有春季旅遊。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