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做在最微小者的身上/水平

任憑誰都不願意進警察局,此刻,我猶豫了一下,但還是走了進去。「警察先生,我們這附近長久以來,有位衣不蔽體的街友...「知道呀!之前都在二號出口」「那怎麼辦呢?」(警察先生或許不知道街友現已移到五號出口了)坐在辦公桌前的警察按了他桌上的電鈴,要後面的警察查一查"社會局"的電話,不久後面的警察說『沒有登記』...我不知怎樣走出警察局的,晃呀!晃的突然想到這附近就有一家很大專做慈善工作團體的服務處,我就跟姊妹抱著很大的感動,走了進去說:

[閱讀全文]

希臘哲學家普羅泰戈拉(Protagoras)有一句經典而世俗化的哲學思維流傳後世(至少在八〇年代末司迪麥口香糖廣告流行的台灣是如此),他說「人是萬物的尺度」。這一句被簡化的哲學說詞,表達了不斷流變的萬物現象裡,人如何以自身經驗作為主觀真理的準則。希哲的說法打破了以神學或未知論作為衡量事物的標準,把人的感覺提升到主動理解現實的地位。縱使笛卡兒的「我思」為此唯感覺論角度加入了心物二元的思維角度之後,卻不曾改變人對世界的宰制觀點,反而形成了一種「技術思維是萬物尺度」的仿擬效果:似乎這個世界可以完全由理性駕馭,似乎這個社會可以依照發展設計的脈絡持續前進。這樣的前進讓我們看到,這個千禧年帶給人們各類革命的「成果」:產業,能源,糧食,皆因技術而走到了當前的這個死結。

[閱讀全文]

走投無路的時候/劉漢鼎

 

Ihave been driven many times upon my knees by the overwhelming conviction that I had no where else to go. My own wisdom and that of all about me seemed insufficient for that day.」(Abraham Lincoln)

「曾有多次,我被走投無路的強烈信念所逼,不得不到上帝的面前跪禱,因我的智慧和才能不足一日所用。](美國第16任總統,亞伯拉罕林肯)

[閱讀全文]

聖歌隊和平島教會獻詩/鄧安婷

四月二十日一早,聖歌隊隊員陸陸續續進到禮拜堂,站定各聲部,集合時間一到便開始拉拉筋、動動腰,好鬆開早晨剛醒起的身體。每回必走的發聲練習,由張大的嘴巴開始。配著令人精神抖擻的和弦琴聲,將聲音拋向高處投到最前,再隨琴音斜走下階,雖當天天氣頗為濕冷,但已經讓身體熱了不少。

[閱讀全文]

創世記37-50章 -- 一個家族的衝突與和解2/鄭燕嬪

論到故事的另一個屬於道德-心理方面的主軸,文中對每個人物最初的情緒、心思、個性到後來轉變的精彩描述,使故事更引人入勝。約瑟當然是我們注意到的第一位主角,我們看著他以一位被寵壞的十七歲少年之姿態出場,立刻又以報馬仔的形象出現,之後更是白目地在家人面前吹噓著他"尊貴的夢境",年少的他對別人的感受不知是反應遲鈍,還是完全不理會別人的感受,更遑論會覺察到自己將因此而招來兄長們的恨惡。俗話常說︰「人的性格會造就自己的命運。」約瑟也因在家裡的表現,終於招來兄長的出賣,而開始他另一段起伏曲折的人生。

[閱讀全文]

《耶路撒冷三千年》
這一個多月來,在台灣的書店裡可以看到兩本介紹當代世界宗教的好書。第一本是由既博學又睿智的猶太歷史學者賽門.蒙提費歐里(Simon Sebag Montefiore)所撰寫的《耶路撒冷三千年》。該書試圖跳脫過去從政治、宗教、族群角度出發的「獨佔性思維」,以最廣義、追求事實的角度來陳述三千年來發生在這座曾經是「世界之中心」的城市,也是源自亞伯拉罕的三大宗教(猶太教、基督教、伊斯蘭教)之聖地的故事。

[閱讀全文]

創世記37-50章 -- 一個家族的衝突與和解1/鄭燕嬪

創世記三十七章到五十章在過去的印象中是以約瑟為主角的故事,若是在經過仔細的研讀,將會發現這其實是一個家族的故事,雖然是以約瑟曲折起伏的遭遇為整段故事的骨架,但是當中的靈魂人物卻包含了約瑟的所有兄弟們,他們的父親雅各在這段故事中仍然扮演重要的角色。這個家族的重要性在於他是一個民族的起源,所以這個家族的愛恨糾葛,其實是描述一個民族的形成。最重要的是這個民族的形成是在上帝的應許與計劃中完成。

[閱讀全文]

解構與建構/Mingku陳彥龍傳道

不知道我們有多少人曾經很認真地思考過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的代議制度,或是疑問過為什麼從加爾文這一脈絡發展出所謂的長老代議制度?可能看到這樣的疑問,又會覺得傳道又在挑戰制度了,其實不是,而是因為這禮拜聽了一場小小的分享,過程中講員談到有關民主制度,當然這不是主要的主題,而是在談論社會許多議題跟運動時,間接談到的,這就讓我去想到我們教會的制度也是滿接近的,對於選舉出來的公僕,人民好像沒有一個有效的辦法要讓這些公僕聽命於有投票權的人民,同樣的,如果教會中選舉出來的服事者,在公共事務上沒有盡到信仰的責任,那信眾有方法可以制衡嗎?如果沒有,那這樣的民主或是代議制度真的是完善的嗎?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