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理智與感性/林信男

聖經:我要用靈禱告,也要用理智禱告;我要用靈歌唱,也要用理智歌唱。(林前14:15)
剛剛我們唱的詩歌「平安七月夜」,乃是基督徒針對台灣一般百姓視農歷七月為不祥鬼月的民間信仰,所做的基督信仰回應。民間所持不祥鬼月的觀念,也曾經呈現在醫療領域。過去的人曾盡可能避免在農歷七月住醫院,特別是要避免住院接受外科手術,以免被惡鬼煞到。此種對七月的恐懼,感性面多於理智面。其實早年醫藥比較不發達的年代,七、八月的台灣氣候炎熱,容易有細菌、病毒感染,但又缺少有效的抗生素來控制感染。加上七、八月又是醫院醫療人員異動,新手上任的期間。因此,從理智上來分析,此段期間相對起來本來就比較會有意外狀況發生,不必把「惡鬼」扯進來。

[閱讀全文]

會友來函/思岑

明儒傳道、昭璇傳道娘、彥龍傳道、東門各位長執與兄姐收信平安!

來到 Duke University所在的Durham 已經兩星期了,第一週安頓生活、第二週則是學校的orientation,目前已經大致適應這裡的生活。

[閱讀全文]

李庥牧師1875年東台灣旅行記2/劉漢鼎 譯

雖然天花流行在某些部落奪走了近半的人命,奇怪的是我沒有看到任何一座墳墓。當丈夫或妻子過世時,他或她會被埋在兩人的床下。假如丈夫先死,妻子至死都不可以離開她的住處。她可以選擇再婚,但第二任丈夫必須進來與她同住。至於家族的其他成員過世則是埋在屋子中央或門口,埋的深度和歐洲人差不多。有些族裏的老年男子會掛竹子做成的耳環,差不多軟木塞大小,內襯有貝殼的裝飾。這種裝飾以前很流行,但後來中年人和年輕人卻越來越不敢戴,他們耳上雖有耳洞,卻沒有掛耳環。

[閱讀全文]

一個大學生與街友/水平

有個官員說:〔台灣的核電廠像是蓋在一個堅固的"蓮花座"上〕倒是讓我想起一個街友每天都坐在高約1公尺、長約4公尺、寬約4公尺的水泥台上,四平八穩的,才像是一個"佛祖"坐在一個堅固的"蓮花座"上。
記得頭一次與姊妹跟他說話......
〔喂!給你的新衣服為什麼不換,髒兮兮的......〕
〔沒有呀!在那裡?〕

[閱讀全文]

李庥牧師1875年東台灣旅行記1/劉漢鼎 譯

3月15日我在一位長老和僕人的志願陪同下,展開了一場宣教之旅。我們從打狗(今高雄)搭戎克船來到了東海岸的寶桑(今台東)。途中我們兩次停靠在港灣,經過了15天漫長的旅程,終於到達了目的地。以前沒有特別感受,但在坐過這種當地的小船後,我這個歐洲人不禁對設備良好的蒸汽船得重新評價了。寶桑是東部唯一的漢人據點,由官府選定設立,有二十到三十間漢人的房舍,即將設立一所衙門。它是西岸來的移民的第一個據點,也即將成為未來漢人的文化中心。寶桑沒有海港,所有的戎克船或蒸汽船都可能面臨無法下貨,或是在強風中勉強下貨的風險。我在到達當地的二十四小時之後,仍然無法下船,被迫只能在船上聽著海濤,望著北太平洋無止無盡的波浪。其實這種在貿易上的天然障礙,只要選定海岸邊的某個河口,是可以輕易克服的。寶桑的北邊有好幾個內陸港灣,水深四到五噚(一噚為兩臂之長,約1.83米),底部是黏土土質,若是能好好丈量,對清政府在東南半隅的開發墾殖有莫大助益,同時也有利於其他港灣的開發,而避免了在艱困海岸登陸的危險。

[閱讀全文]

10年在花蓮的日子/以加&以安的爸爸

結束10年在花蓮基層診所的工作返回台北,心中有一些感想。首先要感謝上帝和父母,從小就給我滿滿的愛及信仰上的身教、言教,讓我這樣一個小教會牧師的小孩,又在台北市最貧窮的里(萬華區和德里)長大,可以成為醫師,並且有機會在台灣最好的教學醫院及小兒科(台大及馬偕)接受完整的臨床訓練。當年小兒專科訓練結束後,面臨是否繼續待在醫院的抉擇,我沒有考慮太久,經過禱告、讀經靈修後,就接受的姊夫楊醫師邀請到東部一起服務。

[閱讀全文]

我和國內約五分之一的精神科醫師一樣是基督徒,面對有自殺意念的基督徒,聖經的話常常是幫助病人的良方,但是十誡明示不可殺人,所以自殺也是一種殺人,這或許可以嚇阻基督徒選擇自殺結束生命,但雖然自殺意念也可以算是自殺行為的開端,然而有自殺意念畢竟未必會自殺身亡。所以當「基督徒可不可以自殺」這仍有討論空間的神學議題時,如果身為基督徒,在面對有「自殺意念」的另一位基督徒時,必須考慮是否還可以從其他角度來協助他們走出死蔭幽谷。

[閱讀全文]

跟上帝一起走/陳詠文

我們家是七年前搬到澳洲的,那時我兒子祈一五歲,女兒祈双三歲。當時覺得讀聖經和學中文很重要,可是孩子注意力有限,所以我的方法就是讀聖經學中文。因為每天要讀聖經,所以每天學中文。一舉兩得!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