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光影之間----我的攝影經驗(續)/許大雄

攝影的興味
這興味,或許是讓人延續的動力。我在攝影體會許多這樣的興味----來自對周遭環境敏感度的大幅提升、對光影掌握的漸次熟捻、對相機這工具的把握日深、也對神所創造萬物興起更多更大的讚嘆...。

[閱讀全文]

憶兒時馬尼拉死裡逃生(二)/黃東昇

二、馬尼拉開創新天地(1940)
家父在東京慶應醫學部完成學業及婦產科訓練後就於1938年5月搬回故鄉台南,此時還不能決定在何處開業。剛好當時家父的姑表妹(黃鶯女士)及她的丈夫(張海籐醫師)兩位眼科醫生在馬尼拉己開業幾年,業績非常好。他們說馬尼拉醫生治療患者的報酬比台灣至少好五倍,上班方式採納美國式,每週開業五天,每天看患者八個小時。家父另外一位遠親(張招弟女士)幾年前由台南嫁到馬尼拉,丈夫是當地華僑盧遠綏,是一位米商,他的工廠將粗糙米處理成白米,招弟姑也非常歡迎我們搬去馬尼拉。由於他們的鼓勵,家父就動心、決定嘗試到馬尼拉。他於1939年底,獨自先到馬尼拉參加醫生執照的考試。很幸運,一年後拿到執照,全家三口於1940年冬天搬到馬尼拉。

[閱讀全文]

憶兒時馬尼拉死裡逃生(一)/黃東昇

一、前言
最近拜讀貴刊黃昭陽博士的"類自傳"後,發覺我小時在馬尼拉逃難的不尋常經驗也許值得發表。感謝張良澤教授的同意,本文能在此踏上貴台灣文學評論之末班車。我於1987年看過名導演Steven Spielberg拍的電影(Empire of the Sun),描述一個10歲的英國小孩,於1940年代在上海逃命的故事,我覺得此電影故事是一個台灣小孩在馬尼拉經歷的重演。

[閱讀全文]

小時候,父母因為工作的關係,就把我送到阿公阿嬤家,請他們照顧我。雖然我跟阿嬤很親近,但我晚上還是會想媽媽,所以萬能的阿嬤,就幫我想了幾個解決的方法:1.聽媽媽錄製的CD。2.在窗口找她開的車。3.畫媽媽。4.貼照片在床頭,睡前可以看。漸漸的我長大了,比較不黏爸媽,因為覺得和他們分離,就等於跟練琴、功課、碎碎唸分開,所以覺得還不錯。

[閱讀全文]

光影之間----我的攝影經驗/許大雄

序曲
學攝影的這一段時日,我常提醒自己不要忘了初衷----它是為了服事人、榮耀神,也讓自己身、心、靈愉悅,能用新眼光欣賞與觀察神所創造萬物的手段。手段不是目的,目的更不能與手段混淆。但人是健忘、又有罪性與惰性的獨特物種,因此,我得時時提醒自己,才不會走偏走窄。走偏指的是,當我為攝影而攝影,就很容易偏離神;走窄指的是,當攝影成為唯一,它就很容易變成另一個偶像。

[閱讀全文]

少契園地/蔡慕昀

大家平安!好久不見了!少契專欄這次為大家帶來的是,暑假各式活動特別分享!每週日早上9點查經,10點到11點半為團契聚會,在禮拜堂地下室,歡迎正值國高中的會友們一起加入我們!:D

[閱讀全文]

企業要什麼,學校就教什麼/陳業鑫

教導兒童走正路,他自幼到老終身不忘。(箴言22:6)

當韓國成均館大學與三星集團合作,為企業量身打造人才時,我國的大學畢業生還困在22K的低薪困境中,人看不到未來,形成集體失落的世代。當年輕人盲目地進大學,浪費人生最精華、學習力最強的四年青春歲月,甚至一畢業就背負大筆就學貸款,卻仍找不到待遇理想的工作,又受到高房價、高物價的擠壓,對整個國家、社會當然充滿憤怒。

[閱讀全文]

會友來函/劉漢鼎

各位東門教會的長執,兄姊平安:

我們已經在八月中全家搬到台東,目前住在娜魯灣大酒店附近的醫院宿舍,環境相當優美、安靜。

剛搬進來時的確是手忙腳亂,由於這棟房舍先前沒有人住過,很多問題都需要找人來幫忙處理。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