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誰讓前人的熱血白流?(二)/劉漢鼎

我們今天重讀林肯總統的蓋茨堡演說:
「八十七年前,我們的祖先在這個大陸上創立了一個新國家,她孕育於自由之中,並奉獻於人類生而平等的主張。
現在,我們正進行一場偉大的內戰,它正考驗著這個國家或任何孕育於自由並為相同主張而奉獻的國家,是否能夠長久存在。我們聚集在這場戰爭中的一個偉大戰場上,我們前來此地要將這個戰場的一部分土地奉獻給為了國家的生存而犧牲生命的人們,作為最後安息之所。我們這樣做是完全恰當正確的。

[閱讀全文]

一份被退回的包裹/江淑文

今年十月中,新使者雜誌收到一封來信,收件人的地址是台灣某地區的郵政信箱。寄信人提到,他看到今年新使者的聖誕特刊「圓來是愛」,其中的見證文章讓他很感動,請我們再寄過去的聖誕特刊、新使者雜誌和有其他相關書籍的信息,並附上劃撥單及訂閱、付費方式,他會匯款過來。

[閱讀全文]

誰讓前人的熱血白流?(一)/劉漢鼎

最近陽明大學的洪蘭大教授在部落格上發表一篇名為「別讓前人的熱血白流」的文章,文中強調現代的學子生在沒有戰爭的時代,活在安樂的環境中,卻不能體會生命的可貴,每天叫嚷,覺得國家社會虧欠他們。文末更大力批判「...到處抗爭、隨意翹課、丟鞋子打人時,回頭想一下,我們有沒有辜負當年犧牲者的期望,使台灣變得更好?他們的熱血有沒有白流?」我很直覺地聯想到美國總統林肯的「蓋茨堡演說」中,結尾也有一句「...我們在此下定最大決心,要使這些死者不致白白犧牲──務使我們的國家,在上帝的庇佑之下,獲得自由的新生──並願民有、民治、民享的政府將永存於世。」雖然洪教授的大作和林肯總統的演說,無法相提並論,但兩者都是以前人灑下熱血,犧牲生命的偉大情操來勉勵和督促生者及來者的所言所行。我在讀完洪教授的大作後,必須誠實地說,兩篇文章或許出發點的立意接近,但格局卻天差地遠,也因此結論完全不同。

[閱讀全文]

「貧窮人的豐富」Mentor,人生的良師益友/方麗華

希臘大詩人荷馬 (Homer) 留給了世人兩部偉大的史詩,一部是「伊里亞德」(Hiad),另一部是「奧德賽」(Odyssey)。前者寫的是特洛伊 (Trojan war) 戰爭第十年所發生的事,後者寫的是特洛伊戰爭結束後十年間所發生的事。「奧德賽」這部史詩的主角是尤利西斯 (Ulysses),也叫做奧德修斯 (Odysseus)。

[閱讀全文]

為何程序正義如此重要/陳業鑫

透過上世紀九零年代轟動全美國的OJ辛普森案,我們學到了「程序正義」、「毒樹果實」理論:意思是,違法取得證據,不能在法庭上使用,不能作為定罪的基礎。所以就算辛普森對於前妻被謀殺乙事涉嫌重大,還是不能用違法的證據定他的罪。這樣的做法,對長期以來深受包青天用龍頭鍘、狗頭鍘伸張正義故事影響的華人社會而言,是非常不可思議的。

[閱讀全文]

憶兒時馬尼拉死裡逃生(六)/黃東昇

八、Santo Tomas 大學裡面的故事
我小時在馬尼拉死裡逃生的記憶一直刻印在腦海裏, 但是小孩所能觀察的事情只是片面的,我一直想更進一步了解那一段時期的歷史,特別是當時美軍與日軍巿街戰的情形。2007年,Ken Burns 製作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完整記錄影片(The War, An Intimate History, 1941 - 1945),這電視影片分七部演出,東亞洲戰爭有詳細記錄。此影片給我大開眼界,是我七十年來首次看到馬尼拉巿街戰之記錄。更重要的是經由該影片我認識了Sascha Weinzheimer。Sascha出生於1933年,日軍佔領馬尼拉時,她與家人被關在Santo Tomas大學。她被Ken Burns邀請在此影片裡口述當時Santo Tomas大學的生活情況。目前她退休住在舊金山附近的小鎮。

[閱讀全文]

順服與擺上/陳詠文 Echo Chen

~獻給進富兆伶一家(特別是Mason),兒童營的同工,為我們代禱的每一個人和我們在天上的父~
熱熱鬧鬧的兒童營結束了,雖然已經是10:30pm,很想睡。但我怕不寫我會漸漸地忘了...就以這篇文章紀念我此時的心情。

[閱讀全文]

憶兒時馬尼拉死裡逃生(五)/黃東昇

六、戰後在馬尼拉求生存(1945)
1945年8月6日美國在日本廣島投原子彈,日本宣告投降,大東亞戰爭就告結束。馬尼拉巿內的戰爭早五個月結束。麥克阿瑟將軍於1945年初進入該巿,打敗日軍就於3月3日宣佈完成解放馬尼拉。雖然該巿戰爭已結束,因日軍殘忍對待當地居民,後者一向要找機會報仇,日本軍人或平民如被發見,他們都當場被打死或吊在樹上鞭死。美國軍方很重視人命及人權,他們進駐該巿後就立刻設立日本戰俘(POW)集中營。他們到處尋找收容日本人,以防止他們被殺害。美軍仁慈的作法使我想起小學日本女老師的訓話,她真是胡說八道,說美國軍人進城會殺死所有的人。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