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阿樹的故事(四) /劉漢鼎

幾天後我和幾位同工一起去鸞山阿樹的老家參加他的追思禮拜。我們一同用布農語聖詩來讚美敬拜,感謝上帝豐盛的恩典。從他的親人和牧師口中,我們得知阿樹是一個心思單純的人,雖然從小手有殘缺,他並不以為恥,反而會用那像螃蟹鉗子一樣的手來逗小朋友開心。

[閱讀全文]

我的惑/莊壽洺

「駱維道」牧師(用「英語」表示:駱牧師「Jr或Jn」簡略)是位多才多藝牧者。三月2日,「鄭仰恩」牧師「講道」後的「報告」中說『「復活節」時,全面採用「新聖詩」,並說大部份新聖詩結束時沒唱「Amen阿們,心所願」!』頓時「本能反應」,「不對勁」,駱牧師該是「年輕」較radical激進主義的人──不過昨天在「東門長老教會」講道時,才發覺是位「歲壽多,但無老」──「吃米吃鹽」比我卡少的「老小弟」。

[閱讀全文]

老母與子兒/洪林美櫻

詞:盧雲生 曲:呂泉生
嬰仔嬰嬰睏,一暝大一寸;
嬰仔嬰嬰惜,一暝大一尺,
搖子日落山,抱子金金看,
子是我心肝,驚你受風寒。

這首歌是第二次世界大戰戰後創作的歌曲,那時台灣人每天面對躲空襲的恐懼,也目睹許多生離死別的悲劇,對於生與死的感觸甚多,所以寫下這首歌。

[閱讀全文]

阿樹的故事(三)/劉漢鼎

十二月時,阿樹的病情得到穩定的控制,體力恢復得也還不錯,他先前一直表達想回部落的意願,但我只能以他體力不足為理由,鼓勵他持續復健,等他恢復得較好時再來安排。每次當我這樣告訴他時,他都顯露出失望落寞的表情,到後來甚至連胃口也越來越差,復健的進度也是進一步退兩步。

[閱讀全文]

阿樹的故事(二)/劉漢鼎

到台北後,和信醫院以最快速度為阿樹安排了電腦斷層導引穿刺切片,也用全身骨掃描確認了多處的骨骼轉移。幾天後病理報告確認是肺腺癌,而且有特殊的基因突變,是有很高的機會可以靠標靶藥物來加以控制。家屬後來選擇到台大醫院就診,也開始服用標靶藥物治療。

[閱讀全文]

阿樹的故事(一)/劉漢鼎

阿樹(化名)先生是我來台東後照顧的一位原住民肺癌患者。本來我以為自己累積十多年下來照顧癌症患者的經驗,照顧像阿樹這樣的患者是綽綽有餘,沒想到在上帝的安排下,讓我在照顧他的過程中看到自己和團隊的盲點所在,也從他身上學到了很多生命的功課。在徵詢過他的家屬同意後,我將阿樹的故事披露,以見證上帝的愛如何臨到一位卑微的弟兄身上。

[閱讀全文]

試煉中的恩典/蒙恩的人

有一個上班族,十分典型普通的平凡人,在一家中等規模的公司上班,日復一日,過著規律朝九晚五的生活,突然間公司財務出了狀況,許多員工被資遣,不少高階主管「跳槽」到別家公司,公司面臨倒閉,老板用哀求的語氣拜託這位主角幫他扛下這個爛攤子,努力撐過這一段危機,他答應了。他接下了經理的職位,但相對的,工作量增加許多,每天必須加班到深夜才能拖著疲憊的身子回家,但一上床還必須為明天的業務與工作而憂心,為了拯救公司,甚至假日均自動加班,「賣命」的工作壓力,體力逐漸不支,火氣大,「嘴巴破了」「舌頭根部潰爛了」

[閱讀全文]

當我在苦難中,祢做了什麼?/陳詠文

這次團契查經,會長排士正跟我來主理有關約瑟故事的分享,其實我個人非常心虛。因為題目是「逆境中上帝的同在」。坦白說,直到現在,我的一生算是順利,我有愛我的家人、朋友。結婚後我的老公孩子公婆一家人...都對我超級好。來澳洲我連續遇到好老闆,有一份不錯的工作。我也認識像親人一般的教會朋友。大家眼中的逆境我不曾有過,我只能感謝上帝真是恩待我,我也求上帝讓我就這樣平淡平凡過一生。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