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感恩知足的心回饋過晚年/王嘉男

我本是藥師,只因早期擁有一張國家經建特考相關高考的及格證書,7年前才有機會到國科會所屬新竹科學園區管理局擔任國會聯絡人的工作。由於本人長期在藥界工作,突然跨到不同工作的領域上,所謂隔行如隔山,因此心裡非常的惶恐,那時我想到咱東門教會有3位曾在政府部門上工作的信仰前輩,一是歐德堅長老(已故),二是鄭有田長老(已故),三是曾擔任國科會主委的夏漢民教授,他們那清風亮骨的德範仍教我十分敬仰。我雖然比不上他們,我也是很貪戀世俗、容易犯錯的人,但我下定決心,約束自己只要達成他們的十分之一就好,心存有「不求有功,但求無過」的心情,絕不使基督之名受辱,這是我七年來力守的原則。

[閱讀全文]

台灣自古幾百年以來以瘴癘之氣惡名,荷蘭人視台灣為「不適合居住之島」當殖民地看待,獵取台灣鹿皮、樟腦轉賣,對於衛生制度毫無改善,前鄭成功時代也是如此毫無建樹,日本人喻為「鬼界之島」。感謝上帝、上主一百年前派宣教師(醫師),馬雅各醫師(南部)、馬偕博士(北部)、蘭大衛醫師父子(中部)等先賢相繼來台進行醫療宣道,才開始照亮台灣現代化醫療史的點點星光。滿清慈禧太后因受列強入侵,誤信義和團可與列強對抗,結果列強(八國聯軍)直攻北京,把頤和園搗毀,關於頤和園的攝影圖樣,直到2018年(今年),英國博物館始解密,始見原始圖樣,非常漂亮,恍如人間仙境,為慈禧太后獨自享用。義和團之亂戰敗後慈禧太后逃到西安避難,最後清朝議和(但要賠償四萬萬兩銀子,全部庫銀兩之一半)約為清朝僅剩款項,美國美國分得八分之一,當時把這款項銀子當庚子賠款,作下列事項:

[閱讀全文]

1.斐羅(Philo of Alexandria)
BC25~AD4年,亞歷山太(Alexandria)的猶太人,猶太教神學家。對猶太神學和希臘哲學有相當的學識,是一位猶太神學與希臘哲學折衷的代表人物。他認為神與世界是對立的,邏格斯(logos)是神的智慧、言語,第一位的神是宇宙的創造者、支配者。
他在該猶斯(Gaius Julius Caesar Augustus Germanicus,羅馬帝國第三任皇帝)主張自己神格化時,說過:「神降生為人,比人修身成為神格化更容易的事。」

[閱讀全文]

在無聲中「聽」見祝福/蔡尚志

一個月的收入是2萬5千元,其中有2萬元要幫家族償還債務,剩下5千元,要支應一家三口的生活費。聖經教導要將收入的十分之一奉獻,該奉獻2500元還是500元?
「2500元」,師母毫不遲疑地回答。

[閱讀全文]

一場無聲勝有聲的禮拜/許昱寰

今年,傳道組同工在牧師呼籲下分批拜訪東門教會的夥伴教會,關心在台灣各地默默傳福音的牧者與教會現況。待降節第一個主日(12月2日),賴史明長老與我一起去探訪夥伴教會中最特別的一間--博愛手語教會,這是一間為聽語障朋友設立的教會,聚會地點借用長老教會總會地下室一樓。不知大家是否還有印象,博愛手語教會的吳信蒼牧師與陳慈美師母曾於今年中帶領全體會友拜訪東門教會,吳牧師本身是聽語障者,全程以手語證道,陳師母在旁以口語翻譯,相信對大家來說是一個完全不同的體驗。

[閱讀全文]

他們讓我們有機會服侍上帝/蔡尚穎

今年度傳道組的同工,在牧師的呼籲下分批拜訪我們的夥伴教會,關心默默傳福音的牧者。過往我們稱呼他們為「弱小教會」,但是在上帝的眼中,我們都是傳福音的夥伴,或許上帝要我們互助,但是我們反而要感謝這些夥伴教會,讓我們得以透過關心、代禱與奉獻,有機會來服事上帝。本周起,傳道組同工將陸續介紹我們的夥伴教會,在這個耶穌聖誕的季節中,大家一起在禱告中彼此紀念互報佳音。

[閱讀全文]

與土地有約/林以撒

你有多久沒有感受過春風吹拂臉頰的舒服,或是呼吸過夏雨過後的清新空氣呢?我們都知道,這些經驗是無法在人造的環境中找到,必須是在上帝創造的自然環境裡才能體會到的。對於身處忙碌世代的我們而言,這些經驗似乎變成了一種奢求。但是,其實它一直是造物主給人們最直接與單純的「免費」恩典!曾經在部落裡面有一位幽默的大叔,有一天他對幾位青年說了一首詩,我只記得其中的一句,那句話是這樣說的:「我問青山何時老?青山問我何時閒?」連接他的上下文,他的意思是說:人們的歲月及智慧都不及青山,若是青山可以開口說話的話,他一定會像一位智者,呼籲人們常來山上走一走,向大自然學習吧!

[閱讀全文]

關於數位奉獻的隨想/達米

10月底正是秋風颯颯的的季節,我們因著原勝協會哲榮傳道的邀約,到了花東進行拍攝工作,和煦的暖陽領我們一路到了台東海端鄉的崁頂,抵達布農族部落的中福教會,期間拜會邱雅各牧師,進行專訪的工作,也紀錄下整個禮拜的過程。感覺中福教會的空間寬敞溫馨,看似人數不多,但參與的族人和信徒都沉浸在聖靈的洗滌和滋養當中。原鄉人口眾所皆知,結構上就是老人與小孩,和各地方的部落一樣,教會中壯的人口幾乎都離鄉出外闢生機拚經濟找未來,所以一起參與教會活動的信徒和同工若能維持在二三十人已算不少,我看著教會外的景緻顯得草木扶疏門庭有序,想像應該是花了很多心力在建構維護。然而偏鄉要維持一間教會的正常運作要有多少的供應,這除了靠神的恩典外,我認為靠著信徒在奉獻上的甘心樂意,還要穩定持續地付出才能行的長久。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