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2019年1月底,剛下過豪雪的中歐造成火車頻頻誤點,連準點率尚佳的德國國鐵也不例外。從德國東部大城德勒斯登,搭火車一路往南只要二小時就可到捷克共和國的首都布拉格,沿途還會經過捷克國民樂派音樂家「德弗札克」的出生地Nelahozeves小鎮。德弗札克曾說:「若能讓他放棄音樂一生追求的東西,就是火車。」喜歡火車的人也會喜歡旅行,或許是這樣造就他音樂作品的多樣元素和色彩。我,這趟旅行,利用火車拜訪初次踏上的捷克和布拉格,就是為了追隨德弗札克的腳蹤。

[閱讀全文]

2019年1月底,剛下過豪雪的中歐造成火車頻頻誤點,連準點率尚佳的德國國鐵也不例外。從德國東部大城德勒斯登,搭火車一路往南只要二小時就可到捷克共和國的首都布拉格,沿途還會經過捷克國民樂派音樂家「德弗札克」的出生地Nelahozeves小鎮。德弗札克曾說:「若能讓他放棄音樂一生追求的東西,就是火車。」喜歡火車的人也會喜歡旅行,或許是這樣造就他音樂作品的多樣元素和色彩。我,這趟旅行,利用火車拜訪初次踏上的捷克和布拉格,就是為了追隨德弗札克的腳蹤。

[閱讀全文]

諮商是什麼?/黃柏威

常跟個案說,諮商像我們一起整理房間,把凌亂的事物找到適合它存放的位置。那些佔據心思的憂傷、煩惱、焦慮,好像散落房裡遍處的碎片,它們到處都是,走到哪,你都避不開,讓人無處可躲。想要一個人整理,說來真的很辛苦。

[閱讀全文]

大發見,主耶穌的血/郭榮彬

美國懷特(White)考古學研究所於1982年1月發表他們發現了耶穌曾經受釘十字架地點:正如《路加福音》23:33到了一個地方,名叫「骷髏地」,就在那裏把耶穌釘在十字架上。「骷髏地」的崖壁地點,馬太稱它為各各他:《馬太福音》27:33到了一個地方名叫各各他,意思就是「骷髏地」之原始地點。他們發掘至二千年前羅馬時代的地層,發現有岩層,其中有三個固定十字架用的坑穴及封閉耶穌的墓的封印大石,以及耶穌背負十字架走過的苦殤路(Via Dolorosa)等等。在三個十字架坑穴中間的坑穴是在較後方且約10公分高的岩板上。坑穴的寬度是32.5公分及35公分,深58公分。中間的坑穴有岩盤裂開的痕跡。似係《馬太福音》27:51忽然,殿裏的幔子從上到下列為兩半,地也震動,磐石也崩裂所述情況。在裂開岩盤口發現已經變黑而凝固的血跡流入該坑穴中。他們採取這血跡帶回美國,用塩化溶液浸三天後,用電子顯微鏡鑑定DNA,鑑定結果這是二千年前的男性血跡。

[閱讀全文]

在安寧病房的年初二在復活節清晨說再見 /郭世鼎

清晨六點,急促電話鈴聲,太太娘家妹妹來電。

剛剛過了耶穌受難週,原本為復活節預備的節慶心情,倏然變成明瞭時候已到的扎心不捨。

[閱讀全文]

耶穌復活那一天/郭榮彬 修中文詞:林仁惠

(一)耶穌復活時的記述文獻

1. 《馬太福音》第28章1~6節
過了安息日,星期日黎明的時候,抹大拉的馬利亞跟另一個馬利亞一起到墳地去看。忽然有強烈的地震,主的天使從天上降下來,把石頭滾開,坐在上面。他的容貌像閃電,他的衣服像雪一樣潔白。守衛們驚嚇得渾身發抖,像死人一般。那天使向婦女們說:「不要害怕,我知道你們要找那被釘十字架的耶穌。他不在這裏,照他所說的,他已經復活了。你們過來,看安放他的地方。


[閱讀全文]

從木棉花談現代英語之演變過程 /曾義治

這幾天,台北市街道旁的木棉花又掉落了。

首次接觸到木棉花,約在1965/1966年在台北當兵時,從牯嶺街買回的某一期半新英文版讀者文摘,中間有配上彩色木棉花樹的一篇文章。記得當時從未見過此種花樹,但查小字典一下就背起來了,至今未忘 kapok 這個單字,只是當時單字都是死背的。那時有越戰美軍顧問在台,所以當時有很多現均已絕版難尋的中文小說英譯書 (例如:《三國演義》The Romance of the Three Kingdoms,,以及《聊齋誌異》 Strange Stories from A Chinese Studio 等)。

[閱讀全文]

懷念林瑞隆牧師/黃傳吉

懷念上帝的同工,主的忠心僕人林瑞隆牧師;林牧師本科是法律,獻身當傳道,神學院畢業就到東門當傳道師,從1975~1980五年。林牧師處事嚴謹思考細膩,寡言又不善交際,外表嚴肅,其實為人隨和,不會計較唯講求原則說道理,本身生活很隨便,穿著飲食只求溫飽,有時流於隨便,因此身體一直不夠強壯。東門服事時與鄭有田長老千金鄭明敏相識相愛結婚。結婚時我協助他,當新娘車的司機,我去接林牧師出門,看到林牧師打了一條色彩不是很搭配的領帶,當場我就將我的領帶跟林牧師的對調。

[閱讀全文]